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迟家两口

chapter.9

重生之迟家两口 沈小画 1370 2016-09-17 01:55:34

  “报告。”

  “你怎么又来晚了,知不知道今天划重点!”

  “老师我们家有点事。”

“有点事?啊?能有什么事非得你在,能有什么事比考大学还重要!啊?再有几天就该高考了知不知道?整天还吊儿郎当的样儿,心里都没点事儿么?啊?迟瑾瑜。”

迟瑾瑜白净的小脸始终绷着,隐忍不发,但是眼圈渐渐红了。最后他低着头道歉:“以后不会了,抱歉。”

老师还想说他两句时,下课铃就响了。迟瑾瑜走到自己桌子前收拾东西,把书都装到书包里单肩背起来,一言不发的走了。

迟瑾瑜去了年级办公室找到班主任请假,班主任就是刚才在讲台上训他的那个,此时看他连书包都收拾好了,哪有一点请假的样子,明明就是来通知她一声,于是,毫不留情的开口:“跟我说一个必须请假的理由。”

他的肩膀初有了成人的架子,此刻却瑟瑟发抖,快要缩起来的样子。“老师,这个假我一定要请。”

老师不放人:“不说理由是吧,要请假也是你爸妈来请,你自己过来算怎么回事,不批。”

迟瑾瑜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他沉默的呼吸着。

老师不耐烦了:“赶紧回去学习吧,转眼就该高考了,别折腾了。”说完就晾着他,搬来一摞作业改了起来。你不走是吧,行,我不管你,看谁熬得过谁。

过了一会,迟瑾瑜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书包里拿出纸和笔,刷刷的写了一行字放在桌子上,背好书包解释道:“我爸妈太忙了过不来,这是我家的地址,你随时可以过去看。”他停顿了一下,说:“老师,我爷爷现在。。。他。。。快要去世了,我必须守着他,我宁愿不高考。”

老师改作业的手明显的抖了一下。

“如果你不批假,我只好退学。”

安静的房间里,一个老人躺在床上,旁边的桌上有一瓶有点枯萎的马蹄莲。

迟瑾瑜轻轻走进房间,怀里还抱着一束新鲜的马蹄莲,他见老人闭着眼,就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把枯萎的花换掉了。

“瑾瑜。”老人突然睁开眼睛唤他。

“怎么了,爷爷。”他双手撑在床边上,微微弯腰。老人家说话已经快发不出声音了。

“我啊,刚才做了一个梦。”说着,他眼角眉梢都染上了一抹笑意,“我梦见我孙媳妇了,可漂亮了,我记得她的模样,还知道她叫什么。”

迟瑾瑜听了不由得低声笑起来,由着他的话问道:“她叫什么名字?您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找她。”

“嗯。。。”爷爷偏过头,“天机不可泄露。”

“爷爷,我才二十一岁。”

“那怎么了,我二十一都有你大伯跟你姑了。”

提起他们,迟瑾瑜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爷爷年轻的时候辛苦创办了一家公司,到老了为了他孩子们的和睦发展了几家差不多势均力敌的分公司,留给伯伯和姑姑们。他们平日还算孝顺,到了这个时候一个个人影都看不见。

迟瑾瑜把书包放在另一把椅子上,拿出一本历史书征求爷爷的意见:“今天想听什么?”

爷爷笑意满满看着他,只要孙子在,听什么都可以。

“这个好,我给您念咱们新中国的外交。说的是啊,二战后世界形成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阵营,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采取政治敌视、经济封锁和军事包围政策。。。”

迟瑾瑜轻声念着,没有丝毫不耐和反感,他知道爷爷喜欢历史,没事他就给他念一两段,最重要的是陪在他身边。这些天爷爷突然病倒了,但他执意不去医院,就住在能被阳光晒到的那间小屋子里。他情况时好时坏,有时犯糊涂谁也记不得,有时却还和他谈论国外的新政策对中国的影响。

医生二十四小时在旁边的房间候着,也很隐晦的跟迟瑾瑜表示,他时间不多了。

迟瑾瑜怎么还能,若无其事的上学,甚至给爷爷找他心心念念的孙媳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