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迟家两口

chapter.10

重生之迟家两口 沈小画 1810 2016-09-17 01:55:34

  作为一个标准的唯物论者,段倾鹤是不相信鬼神论和前世的,但是现在这种状况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的信仰。

回了家,她又一次震惊了。

段妈妈给她开了门,吓了一跳:“怎么回来这么早?”

段倾鹤进了门,盯着妈妈那张年轻的脸看了半天说不出话。接着就被一百五十多平方屋子吸引了,这就是十年前他们住过的房子,咖啡色的沙发,墙上的照片,桌子上的陈列以及墙角那两盆花,都是二十八岁的她只能在老照片上看到的。

她又回头看向妈妈,一瞬间就心安了。“妈,我可能是重生了。”

段妈妈不解的怔住了,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巴掌拍到她头上:“乖女儿,你是学习学傻了?”

段倾鹤一脸认真,一丝丝开玩笑的意思都没,直勾勾的看着她。段妈妈被看的寒毛直竖,抖了抖肩说:“你赶紧去睡一觉,肯定是这几天没睡好神经都错乱了。”说着去推她。

这时段倾鹤才想起来回家干什么的,转过身对妈妈说:“给我一千块,我有急事。”

一千对于他们的家庭来说不算什么,但时段妈妈害怕的是她女儿那这些钱来做什么。

看着她极其不信任的眼神,段倾鹤胡编乱造起来:“我这几天就是因为成绩不理想才胡思乱想的,我去报个数学班。”

拿了钱段倾鹤简单收拾了下书包,连鞋都没换直接走了。

后面段妈妈挥着炒菜的铲子追到门口直喊:“你去哪啊?”

闻声段倾鹤又蹬蹬蹬跑回来,在那张年轻的脸上亲了一口,头也不回的跑了:“妈我上学了啊,这几天晚上我住校啊。”

坐上了火车,段倾鹤心里那根紧绷的弦才算松了松,她抱着书包缩在座椅上想着迟瑾瑜,两人谈婚论嫁时她二十八,他三十一,那现在,他应该二十一岁。

想着想着,她不仅想笑,真的很想看,还在上学的迟瑾瑜是什么样子。

她现在全身心的想念他。

上午出发的,到了终点站已经是傍晚了,段倾鹤背好书包下了火车拦了辆计价车,辗转反侧到了郊区。

计价车停在别墅群的门口。

下了车,她在别墅群中找迟家的房子。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我天,我居然不知道未婚夫家的房号!段倾鹤念叨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但是,迟家花园前不止有自己这一个人在找迟瑾瑜。

门口还站着一个中年妇女样的人,带这个眼睛,怀里抱着几本书,穿着古板的女士西服和同色及膝窄裙,标准的老师扮相。

段倾鹤想了想,见她也是站在迟家门前犹豫着,就上前叫她:“你找谁?”

她回过头打量了一遍段倾鹤,开口说:“我找迟瑾瑜,我是他老师,你是——”

她总不能说我是迟瑾瑜未婚妻吧。“我是他远方亲戚。”以后结了婚可不就是亲戚了么。

“奥,”老师放松了一些,问她:“你是来看迟瑾瑜爷爷的吧?”

“嗯?”段倾鹤刚想问,突然反应过来,回道:“是啊是啊,这会也是太急了也没拿什么东西,我爸妈还在外面停车呢。”

原来是真的啊。老师喃喃自语,“原来他这几天迟到都是因为这个,我今天还那样批评他,真是够小人之心了。”

恩?迟到?批评?段倾鹤蓦地想起上午昏睡中那声尖锐的“迟瑾瑜”,明明真的听到了他和老师的对话,一抬眼却什么都没有。难道真的发生过,只是在另一个地方?

“那行,你赶紧进去吧,我就先走了。”

段倾鹤从沉思中惊醒:“奥奥,好的。。。诶,您不进去看看?”

老师摇摇头,快步离开了,想起来以前她对迟瑾瑜的刻薄,他从来没有发过火生过气,即使是今天,这样谦逊的态度让她一直以为他与班上的同学背景都差不多或者更低一些,今天来看了他家,这样的豪华是他做梦都没梦见过的。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扇了好几记耳光。

段倾鹤没急着进去,而是在她出车祸那天马路上来回的走了几遍,停在一个位置,好像就是这里,她躺在血泊中,耳边是苏城穆撕心裂肺的和车轮与地面摩擦逐渐远离的声音,林芊雪的抽噎,她甚至能听见迟瑾瑜的鞋底在路上踩过来的声响。眼前是一片赤红,耳朵却灵敏了许多。

那次,迟瑾瑜是真的着急了吧。

但是,当他和苏城穆扭打车开过来的时候,林芊雪是下意识的保护迟瑾瑜的,但在最后一刻,几乎是车要开过来的那一刻,她却冒着生命危险横穿马路去抱她。段倾鹤哼笑一声,她明白了。林芊雪如果乖乖待着一定就不会有那场车祸了,之所以她非要跑过去,表面是为了救她,实际却是一把抱住段倾鹤,将她往车那边推了过去。

不需要多大力气,她本来就离车不远,加之当时的混乱,她的轻轻一推,就造成了这场看似意外的车祸。迟瑾瑜在那一边,不知道被车身挡住的这边发生了什么,无论她会不会因为车祸死掉,迟瑾瑜对这场意外的认知只能是从段倾鹤嘴里听到的,纵然他再怎么信任她,一个受惊吓的人说的话可信度也达不到百分之百。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林芊雪非要把他拽到马路那边。

不对。。。好像还有哪里漏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