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迟家两口

chapter.7

重生之迟家两口 沈小画 1355 2016-09-17 01:55:34

  书上说,当一个人遇到超出自身承受之外的事情时,会下意识的逃避抗拒,甚至不肯相信这是事实。

医院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迟瑾瑜的大脑,他仿佛置身事外一般坐在手术室外面的蓝皮椅子上,就这么盯着地板缝看,两手十指重合抵着刚毅的下巴,从把段倾鹤送过来亮起手术灯他就一直坐在那里了,一动不动,很冷漠的样子。

苏城穆一直在手术室门口踱步,现在跑去旁边的紧急出口的窗户边,一根一根不停的吸烟。吸够了又走回去踱步,一刻都停不下来。

天色泛白的时候,林芊雪去紧急出口那里透气,看见宽宽窗沿上己经有一小堆烟头和烟灰。

上午十点钟手术灯砰的灭了下去,苏城穆和迟瑾瑜同时走过去,迎着从里面出来的医生。医生疲倦的说:“手术很成功,但病人受伤太严重了,暂时还醒不过来。。。”他停顿了一下,用见惯了生死的,没有感情的语气继续说:“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吧。”说完,走进了手术室。

迟瑾瑜耳边莫名的想起了炸裂声,一声一声不绝入耳,做梦一般。他的眼底浮有明显的熬夜后的红血丝,乍一看他是事外人,一点也不着急,可他被吓得惨败甚至有点灰色的脸色,走起路来看似稳稳当当实际已经完全慌乱的步调都显示着他对手术室里的人的在意。

苏城穆目光沉重,半响才回过头认真的问迟瑾瑜:“你知道我不会发放弃她的对吧。”

迟瑾瑜没心思听他说的话,他的耳朵还是嗡嗡作响,甚至听不清楚他说的话。他看着医生的北行消失在白色的推拉门后,又坐了下来。

“我去办手续。”走之前苏城穆阴沉的的目光掺杂着狠辣,猝不及防的看向身后一直被两人忽略掉的林芊雪。她的长发半掩着脸,发出微弱的嘤嘤抽涕,柔弱的小眼神透过发丝撞到苏城穆时没有一丝的怔然,俨然一副被惊吓过度的模样。

过了五分钟,段倾鹤被推着出了手术室,迟瑾瑜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似的,踉跄着站起来晃了过去看着闭着眼睛仿佛已经没有灵魂的人。他的脸白的不输给躺着的人。

段倾鹤转移到病房后,林芊雪在病房外问医生她的情况,说完话刚一转身,就透着门上的玻璃看见了这样的一幕:向来骄傲自如的迟瑾瑜颤抖着弯下腰,过于慌乱的行为让他连站都快站不稳了。他隐忍克制的,在她额头轻轻烙下一吻。林芊雪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

迟瑾瑜仍旧弯着腰,眼中的痛苦和挣扎满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林芊雪就这么在外面看着,没出声,也没进去打扰。

吻了吻额头还不够,隔了几分钟他又忍不住用自己的鼻子轻蹭她的鼻尖,小心的绕过段倾鹤身下如电线般的导管, 摸了摸她的手,替她盖了盖被子,亲亲脸蛋,亲亲肩膀,移到手指上亲亲指尖。只是,都是轻的像羽毛一样的触感。

不是做戏,不是为了给谁看,他只是单纯的想要亲近她,是遵循心里快要爆炸的感觉。

病床桌旁边的心电图越来越弱,随着一阵猛烈的跳动,平息下去。

迟瑾瑜顿时所有的感官都消失了,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在梦里,太不真实了。

他握着她的冰凉的手,由轻到重,一直沉默着。从床上的人出了车祸到现在,他只字未说,心里的疼痛却远超过动了一场手术的段倾鹤。

过了好久好久,他轻启薄唇,声音都不自觉沙哑低沉:“喜欢你。”

苏城穆突然冲了进来,紧跟其后的还有几位医生,和两个小护士,林芊雪最后才挤进来。

“死亡时间,上午十时四十五分。”

病房乱作一团。

瑾瑜。。。迟瑾瑜。。。为什么到最后才知道谁最爱我。。。记得你问过我一个问题,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会做什么。。。如果真的可以,我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