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真奇鬼

第十章 逃出警局

真奇鬼 李门三 2314 2017-02-20 10:46:22

  王璐洋想了想问道:“你们真的有把握能找到那个英国人?”

黄道吉摇了摇头,“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找到他,不过我们确实有办法找他,所以我们才要请你放我们出去。”

王璐洋思索了会儿,“不如这样吧!你把那个办法告诉我,我去帮你们找。”

“要是你去找,那我们就只能在这儿等死了。”黄正阳还要说些什么,但是被黄道吉止住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王璐洋疑惑地问。

黄道吉想不出什么话来打这个圆场了,只能把自己的猜测全都告诉了王璐洋,王璐洋听后十分震惊,又有些半信半疑,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推测的很有道理,她现在脑子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先让我好好想想吧!等我想清楚了再来找你们。”王璐洋说完就起身走了。

王璐洋走后,黄正阳哀呼道:“我就说吧!她和那个胖子警察是一伙的,这下真玩完了!只可惜我临死前也没娶上个媳妇,我们老黄家一脉单传,想不到竟然到我这儿绝户了!不过幸好还有你(黄道吉)啊!你年纪小,应该不会挨枪子儿,顶多判个几十年也就放出去了,等你出去后一定别忘了要给我生几个儿子啊!”

黄正阳说完就哭了起来,哭得那叫一个天花烂坠啊!黄道吉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粗话,毕竟黄正阳那话说的不是一般的气人啊!不过看黄正阳哭的那么伤心,黄道吉也就没说什么。黄正阳不哭是不哭,一哭起来就没完,黄道吉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努力说一些好听的话劝黄正阳不要哭了,可是这样非但没有奏效,反而是哭声更大更凄惨了。黄道吉本来就不太会说话,平时话也不多,现在好听的话都说了个遍,只剩下难听的了。难听的话又说了一箩筐,还是不见效。现在只剩下哀求了,求到黄道吉自己都快哭出来时,黄正阳总算是断水了。

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只有一只木船,船上坐着黄道吉和黄正阳,黄正阳在不停的哭着,泪水飞流直下,木船里已经有半船的泪水了,再多些木船就会沉。

黄道吉扯着黄正阳的衣领大喊道:“喂!不要哭了,再哭船就沉了!”黄正阳听完还是继续哭,这时天空突然阴暗下来,海面上刮起了大风。黄道吉暗道不好,暴风雨要来了。

船下传来“嗞,嗞”的声音,黄道吉低头一看,看见了上百只山洞里的怪鱼,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身后又传来“呼,呼”的声音,黄道吉扭头一看,看见一条百米长的怪蛇正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自己。

“啊!”黄道吉大喊一声,然后就从床上摔到了地上,这一下可摔得不轻,门牙都磕得松动了。黄道吉一手捂着嘴,一手扶着床沿站了起来,耳边传来黄正阳洪亮的呼噜声,黄道吉觉得这呼噜声有点儿耳熟,好像跟梦中怪蛇的叫声十分相像。又是一阵电钻般钻心的呼噜声,黄道吉又觉出这呼噜声怎么和梦中怪鱼的叫声这么像啊?

好啊!原来是你害我做噩梦的,白天哭得我直想撞墙也就算了,晚上竟然还打呼噜,还打得这么响,而且竟然还打出了两种不同的音调!真是婶儿可忍,他大叔也不能忍!

想到这儿,黄道吉觉得真是不能忍了,于是就找来了黄正阳的臭袜子,想把它塞进黄正阳的嘴里。可是又转念一想,万一黄正阳醒后又哭可怎么办啊!还是算了吧!

黄道吉刚捂着鼻子把臭袜子放回黄正阳的脚边,突然注意到一个疑点。这个臭胖子(指黄正阳)原本不是睡在床里面吗?怎么现在躺到床边上了?难道是他把我挤下床的?想到这儿,黄道吉真是气的门牙疼啊!

外面传来脚步声,这时已是深夜,怎么会有人呢?该不会是这呼噜声太难听,把怨鬼给招来了吧!黄道吉小时候总是听黄正阳讲那些没谱的鬼故事,所以对鬼很是恐惧。

脚步声越来越近,黄道吉低头看了看黄正阳在他十六岁生日时买给他的儿童电子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半夜子时!看了这个时间,黄道吉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连推带打还带扇嘴巴得把黄正阳给弄醒了。

黄正阳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问了句:“天亮了吗?”

黄道吉急忙捂住了黄正阳的嘴,黄正阳刚才并没有看清楚捂他嘴的人是谁,所以就拼命挣扎,还喊了两声救命,黄道吉在黄正阳耳边小声说:“你别出声了,外面有鬼!”黄正阳听出了是黄道吉的声音,于是就停止了挣扎,黄道吉也把手拿开了。

“你疯了吧!大白天哪儿来的鬼?”黄道吉急忙又捂住了黄正阳的嘴,并让黄正阳看电子表,黄正阳盯着电子表,没有说话,黄道吉也是没敢再出声,安静下来后,外面的脚步声就听得更真切了。

黄正阳悲愤地拍了一下大腿,“我靠,真的有鬼啊!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把我爹给我的那个黑驴蹄子带在身上了。”

黄道吉急忙向黄正阳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小声点儿,你那个黑驴蹄子早就不知道被大黄埋到哪里去了,还有,你不说那玩意是防僵尸的吗?现在说它有什么用?要不你打呼噜打得太难听了,那鬼也不会找上咱们。”

这时,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外面,其中一道身影硬掰开了铁栅栏,另一道身影先是对身旁的那位比出一个大拇指,然后就从掰开的空隙穿过,走到了里面。她拍了拍黄道吉,黄道吉差点儿被吓的发出一声尖叫。“别怕,我是王璐洋。”

黄道吉扭头一看,真是王璐洋,于是连忙站了起来,“璐洋姐,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那边那位空手掰铁管的壮汉就是杨阴哥吧!”

杨阴摘下了警帽,冲黄道吉点了点头,“我们快走吧!先去我家。”

几人依次走走了出去,哦!不对,有一个是卡在中间然后被杨阴拽出去的。然后几人一起出了警局。路上,王璐洋笑着对黄道吉说:“原来你这么怕鬼啊!”

黄道吉顿时感到一阵脸红,“你们都听到了?”王璐洋笑着点了点头。“还不是那个臭胖子,从小就给我灌输封建迷信思想,给我讲了十几年的鬼故事,他那是在残害祖国的花朵啊!”

听了黄道吉的话,黄正阳有些不乐意了,“哎!你可别冤枉好人,我可记得你小时候听得劲儿劲儿的,怎么现在反悔了?还说我残害祖国花朵,要不是你成天求着我讲,你以为我愿意啊!”

黄道吉仔细一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于是就没有说什么。几人走到了杨阴家,王璐洋把他们送到楼下后就走了,杨阴的床已经被黄正阳压碎了,几人只好就地而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