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真奇鬼

第七章 复杂的案情

真奇鬼 李门三 2328 2017-01-24 17:19:35

  黄正阳和何志华都不再说话,王璐洋走到黄正阳身前问道:“黄正阳,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你在出院后就开始四处打听许心颖的住所,请问这是不是真的?”

“啊?这,这,这是真的又怎么样?我那是关心她,想去看看她。”黄正阳磕磕巴巴地说道。黄道吉在黄正阳耳边小声嘀咕一句,“你就作吧!”

“那你事后为什么没有去看许心颖,或者说你为什么没有当面看她,而是偷偷看?”王璐阳接着问。

“我,我那不是不好意思吗?”黄正阳低着头回答。黄道吉不可置信地看了眼黄正阳,小声问:“你平时脸皮不是挺厚的吗?”

“根据我们的调查,你是在一家物流公司当送货员,昨天,你们公司正好有一个送往被害人所在戏院的包裹,当时那个包裹应该是别人送,可是你主动要求要帮他送,而且不要钱,请问这是为了什么?”王璐洋又问道。

“我本来以为这样能见到许心颖来着,可惜没见着。”黄正阳的头更低了,满屋人都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黄道吉和杨阴都没想到黄正阳还有视金钱如粪土的时候。

“那你知道包裹里装的是什么吗?”王璐洋的声音一直都没变过。

黄正阳想了想,说:“那个包裹又大又沉,而且是送往戏院的,那里面应该是戏服吧!”

“恭喜你猜对了,不过这恰恰证明,你就是那个杀人凶手。”马国强指着黄道吉,兴奋地说。

王璐阳把马国强推到了一边,“没错,那里面就是戏服,而且我们还在那上面检测到了毒药,和杀死被害人的匕首上涂的毒药一致,所以我们怀疑是你让你身边的那个小孩儿拿着涂毒的匕首藏在装着戏服的包裹里,然后你把包裹送进戏院交给被害人,被害人是在拆包裹时被一刀捅死的。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杨阴刚想说什么,可是被黄道吉抢先了,“我有两点不同意,第一:我不是小孩儿,我已经十七岁了;第二:你说我们杀人,你都有什么证据?”黄道吉的语气中带着点儿火药味,显然他很不喜欢别人叫他小孩。

“之前我说的那些都是证据,还有那个包裹被拆开过两次,第一次被拆开后,被人用胶带重新封上了。这些证据加起来,足以证明你们有很大的嫌疑,所以请跟我们走一趟吧!”王璐洋说着,他身旁的马国强已经拿出了两副手铐。

“等等,他们不可能杀人的。”杨阴急忙说道。

“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王璐阳转身问道。

“他们人很好,应该不会杀人的。”杨阴说这话时没什么底气,显然他也明白这不能当作证据。

“对不起,你的这个证据很没有说服力。”王璐洋淡淡地说。

“我觉得你们的证据也很没有说服力,你说的物证无非就是那把涂毒的匕首,那你能证明那把匕首是我们的吗?还是你发现那上面有我们的指纹?”黄道吉冷冷地问。

“那把匕首上面没有任何指纹。”

王璐洋刚一说完,黄道吉就紧接着说:“那这件物证就不成立了,你说的那些人证都只能证明我哥(黄正阳)想去看许心颖,可是不能证明他想去杀人吧?”

“确实不行,可是还有一位目击证人。”王璐洋的眉头微微一皱。

“你说的目击证人就是他吧!”黄道吉指了指何志华,“我问你,你之前不是说是我哥杀的你师父吗?可是刚才那位警察阿姨说是我杀的人,你也没有反驳,请问这是为什么呀?”

“我之前那是口误,再说了,本来就是你和你哥联手杀人,我说是你哥杀我师傅也没什么不对。”何志华别过头说道。

“你师傅都被人杀了你也不掉一滴眼泪,你还真是个好徒弟啊!”黄道吉嘲讽的说道。

“喂,你说什么?你给我过来!”

黄道吉也不管何志华的叫嚷,只是缓缓地走向王璐洋,“警察阿姨,你说的哪些证据好像都没什么说服力呀!那你是不是应该带我们去案发现场好好看看呀?”

“好,就带你去案发现场看看,不过,你刚才叫我什么?”王璐洋目露凶光,死死盯着黄道吉。

“我不是小孩儿吗?叫你警察阿姨合情合理啊!还有,不要总是装成一幅冷冰冰的样子,很无聊的。”说完,黄道吉就走了出去,刚一出门就看见了两个拿着枪的警察,楼下还有四辆警车,两辆特种兵车,还有一排整装待发的特种兵。

“抓个嫌疑犯而已,用不着这么大场面吧!”黄道吉自言自语道。

“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颗子弹,所以他们就非要跟着来,怎么样?没被吓到吧!”王璐洋的声音没有之前那么冷清了。

“我没那么容易被吓到,你们发现的那颗子弹能不能给我看看?”

“在车上,上车吧!”说着王璐洋已经打开了车门。

杨阴黄正阳和黄道吉坐一辆车,王璐洋开车,杨阴坐在副驾驶上,黄正阳和黄道吉坐在后面。

“这就是那颗子弹,给你。”王璐洋递给黄道吉一个一个透明袋子,里面装着一颗子弹。

黄道吉接过袋子,仔细看着里面的子弹,感觉里面的子弹很眼熟,可是隔着袋子看得不够仔细,于是就把子弹拿了出来,这才想起这颗子弹和英国人手枪里的子弹一模一样!

“喂!你怎么把子弹拿出来了?赶紧把上面的指纹擦掉,然后放回去,你还真想成为头号嫌疑犯啊!真是的。”王璐洋边说边递给黄道吉一块毛巾。

黄道吉用毛巾把子弹上的指纹擦掉,然后把毛巾和子弹都还给了王璐洋,“谢谢你啊!警察姐。”

“现在怎么知道叫姐了?之前不是还叫阿姨吗?”王璐洋笑着问道。

“之前你总是冷着脸,我叫不出口。”

“你还是叫我王姐吧!叫警察姐怪别嘴的。”王璐洋的声音里透着阳光,不再是之前那么清冷。

“王姐这个称呼听着感觉好像比阿姨还老啊!”黄正阳插嘴道。

“那就叫璐洋姐吧!”

“鹿羊姐!好多小动物啊!”黄正阳的嘴依然是那么贱。

“对了,璐洋姐,你在调查的时候有没有听人提到过有一个可疑的英国人?”黄道吉问。

王璐洋想了想,“好像是听人提到过有一个十分可疑的外国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英国人。”

“哦,这样啊!”黄道吉头微低着,右手摸着下巴,在想些什么。

车很快就到了案发现场,一个看上去很破败的戏院。所有人都要下了车,走进院内,装着戏服的大纸箱子就放在院中央,箱子不远处有一滩血,尸体已经被挪走,不过尸体所在位置和尸体当时的姿态已经在地上画了出来,让人费解的是,双臂居然都没有被画出,难道被害人没有双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