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真奇鬼

第五章 绝处逢生

真奇鬼 李门三 4288 2017-01-21 10:52:01

  大黄狗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乱叫。鱼干一脸惊恐的看着黑暗中站着的两人,赵教授、杨阴和黄道吉也发觉来的人是那两个英国人。还好!还好!不是鬼。

其中一个英国人手里拿着大型号的手电筒,手电筒的光晃得几人睁不开眼。另一个英国人手里拿着手枪,枪口对准了离他最近的黄道吉。

“你们几个都不许动,双手抱头!还有你,鱼干,你给我滚过来!”拿着手枪的英国人狠狠地说道。

鱼干低着头,浑身发抖地走到了那个英国人身边,英国人一脚把他踹倒在地,然后就用英语骂他。这时,黄道吉吹了个口哨,听到哨声后大黄狗猛地扑向拿着手枪的英国人,然后黄道吉又撞倒了拿着手电的英国人。杨阴也抢过了手枪,用手枪抵着英国人的头。另一边,黄道吉也用右腿压住了拿着手电的英国人。

“你们手里的枪应该不是从英国带来的吧!我猜应该是内陆人给你们的,说吧!是谁指使你们来的。说起来那人也真是笨呐!竟然请了你们这两个废物。”黄道吉语带嘲讽地说。

“呵呵,小朋友,你知道的还真多!不过,骄傲不好。”说完,英国人用手电照黄道吉的眼睛,黄道吉感到先是眼前一白,又一黑,然后他就感觉自己浑身发痛。杨阴把头歪向这边查探情况,这一瞬间的失神导致他被英国人踹飞,手枪也被紧跟着的一记回旋踢踢飞了。杨阴回过神儿来,右拳打向英国人,一阵猛烈的拳风呼啸而过只可惜没打着,反而还被英国人打中了鼻子,杨阴又是一拳,又没打着,又是被打了鼻子,杨阴还是一拳,还没打着,还是被打了鼻子。这样打了十几拳后,杨阴终于站不住了,他的身子晃了晃,然后笔直的倒在了地上,只有鼻血还在止不住地流淌。赵教授看情况不妙,赶紧过来帮忙,只可惜还没走到跟前就被一脚踢晕了。另一边,黄道吉站起身后感到浑身无力、头还发晕。大黄狗扑向拿着手电的英国人,不过被一脚踹飞了。黄道吉狠咬了一下舌尖,然后把铁钩扔了出去,英国人闪开钩尖,抓住了钩把,然后用力向后一拉,黄道吉直接摔了个狗啃泥,然后就晕了。

杨阴睁开眼睛,发现一把手枪正抵在自己头上。英国人强迫他找墓主人的棺材,杨阴刚开始还假装不知道,可是那两个英国人也不是傻子,一顿胖揍后,杨阴终于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一旁的黄道吉一边捂着嘴,一边想着什么。

英国人让杨阴他们走在前面,手电也交到了杨阴手上,杨阴一手捂着还在流血的鼻子,另一只手拿着手电在前面慢悠悠地走着,黄道吉捂着嘴,紧跟在他身后,赵教授的脸上有一个大鞋印,眼镜片也碎了,他拽着杨阴的衣角,缓缓向前走,大黄狗和大蜘蛛也跟在一旁,而且它俩的关系好像还不错,狗总是围着蜘蛛转。

杨阴带着众人来到了悬崖边上,众人都感到有些奇怪,杨阴则是信誓旦旦地说棺材就在下面,有胆子的就下去。两个英国人看悬崖底下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于是就根本不相信杨阴的话。而杨阴则是主动要求自己先下去,如此一来两个英国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又怕杨阴借机逃跑,所以就想跟着他一起下去了。杨阴想让赵教授留在上面,可是他执意不肯,而且两个英国人也不同意,所以杨阴就只好让赵教授抱紧他,他自己抓着铁链慢慢往下爬,鱼干儿紧跟着杨阴往下爬,黄道吉右手拿着铁钩,并且把细绳紧紧拴在自己身上,左臂抱起大黄狗,把铁钩勾在了一根粗大的铁链上,然后就滑了下去。两个壮硕的英国人看众人都下去了,就也开始抓着铁链向下爬,最后大蜘蛛也下去了,不过它是跳下去的。

黄道吉感觉身旁一个庞然大物闪过,然后他就看一只大蜘蛛飞速下坠。黄道吉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糟了!这悬崖深不见底,大蜘蛛肯定摔死了!正想到这儿,黄道吉突然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咦?怎么这么快就到地上了?黄道吉把铁钩从大铁链上摘下来,突然感觉脚下一滑,刚想抓住铁链却身体一歪摔了下去,这一下摔得还不轻,骨头都酸了,肉更是一阵发麻,黄道吉扶着身旁的大石头想站起来,却感觉浑身一阵剧痛,忍痛站起后却突然感觉石头动了一下,扭头一看,原来是大蜘蛛,“太好了!原来你没事啊!”黄道吉冲大蜘蛛笑了笑,大蜘蛛的八个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到这个情景,黄道吉只感觉一阵无力险些摔倒,一扭头却又看到了一张相同的蜘蛛脸。黄道吉向四周围看了一圈,才发现原来他已经被一群大蜘蛛包围了,那群蜘蛛正用好奇的眼光盯着他,大黄狗此时正站在其中一只大蜘蛛身上,那只大蜘蛛好像就是之前救过黄道吉的那只。

杨阴他们此时也下来了,不过他们正站在一个大棺材上,赵教授正趴在棺材上,仔细地看着棺材上面的图案,黄道吉之前就是从那棺材上面摔下来的。黄道吉听到声响,抬头正好看见鱼干儿脸上的表情,黄道吉的眉头微微一皱,这时他注意到了悬崖里的奇怪之处,棺材上面飘散着一层厚厚的黑雾,那黑雾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之前他们就是看见这黑雾才会以为悬崖深不见底,其实这悬崖也就不到一百米,那既然这样,杨阴是怎么知道这里有棺材的?

正想到这儿,杨阴从棺材上跳了下来,正好落到黄道吉身旁,看到周围的一群蜘蛛,杨阴也是很惊讶。

“喂,你是怎么知道这下面有棺材的?”黄道吉轻声问。

“我看见的呗。”杨阴也轻声回答。

“怎么可能!”黄道吉的音调拔高了几分,因此被英国人听见了。“喂!你们在那儿嘀咕什么呢?下面怎么样?有没有危险?”

“放心吧!没什么危险,就是蜘蛛比较多。”杨阴冷声回答。

英国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就想让赵教授先下去,可赵教授抱住棺材的一角,死也不肯下去。英国人抬脚把赵教授踹了下去,摔在了一只大蜘蛛身上。然后,两个英国人又把鱼干儿推了下去,最后他们俩才一起跳下去。

赵教授和鱼干儿都摔得很疼,不过他们都没有杨阴惨,因为他被跳下来的一个英国人砸到了,而且是砸到了头。幸好杨阴早就是钢筋铁骨,要不然肯定晕。

两个英国人看着大棺材,眉头紧皱,这棺材和客车的大小差不多,棺材盖特别厚重,而且棺材还被数十条大铁链紧紧锁住,根本打不开,这下可麻烦了。

黄道吉站出来说他有办法,众人都看向了他。黄道吉先从兜里掏出一块儿巧克力,然后把巧克力高高举起,蜘蛛们的眼睛都死死地盯住巧克力。黄道吉晃了晃手,然后把巧克力扔到了棺材上。顿时,数十只蜘蛛高高跳起,然后又全部都落在棺材上,然后所有铁链都瞬间断裂。“砰”的一声,棺材掉在了地上,激起了一片灰尘,众人都被呛得直咳。

现在棺材上的铁链都断了,虽然还有一个厚重的棺材盖,但对于杨阴这个名副其实的大力士来说,这点儿重量根本就不算什么。很快棺材盖就被打开了,而且是只靠杨阴一个人。

棺材里有一块砖头大小的黑玉和一具不像尸体的尸体,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具不像人的尸体的尸体。尸体大约有两米高,整体呈黑色,体表有细小的鳞片,两条胳膊都有一米开外的长度,而且看上去比正常人的胳膊要粗壮很多。

众人看到这具尸体后都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杨阴害怕这具尸体就是传说中的大粽子,想把棺材盖盖上,但是被两个英国人和赵教授拦住了。

“放心吧!这应该不是僵尸,应该是某种基因变异,这才是九黎族的终极文明,我想这就是九黎族能称霸一时的真正原因吧!只是他们最终还是没落了,或许是因为他们控制不了这份力量吧!”赵教授近乎狂热地说。

“那现在怎么办?这里面除了这具尸体外就只有这块黑石头了。”杨阴叹息一声说。

“这好像不是石头,我看好像是玉。”黄道吉看着黑玉说。

正说着,杨阴伸手要拿那块黑玉,但是被黄道吉拦住了。“棺材里的东西不能随便用手碰。”黄道吉严肃的说。

“怕什么,不就是一块石头吗?真不明白那老家伙让我们找这块破石头干什么?”说着拿着手电的英国人已经拿起了黑玉,正在仔细地看着黑玉。英国人的眼睛突然瞪大,拿着黑玉的手剧烈地颤抖着,他大声惨叫,全身都开始颤抖,众人都被他吓得后退几步。黄道吉反应最快,他发觉原因后立即抡起铁钩砍向英国人拿着黑玉的手,可是为时已晚,英国人整条胳膊上都长满了黑色的小鳞片,硬的像钢铁。另一个英国人拿起手枪,朝着他的同伴连开两枪,他的同伴此时好像还有意识,张开嘴用愤怒的声音骂他混蛋,然后恶狠狠地扑向他。此时,英国人的全身都长满了黑色鳞片,两条胳膊也变得长而粗壮,眼睛全变成血红色,和棺材里的尸体一模一样,现在的他简直是一个人形怪兽。

英国人又朝怪兽连开三枪,可是都像打在钢铁上一样,三发子弹全部弹开,得到的效果只是把怪兽打退了三步。英国人见状不妙,赶紧跑到了杨阴身后,黄道吉把铁钩交到了杨阴手中,杨阴紧握铁钩冲到怪兽身前一顿乱砍,砍得直冒火星,可是怪兽还是一点儿事也没有,反倒是一拳把杨阴轰飞了。杨阴捂着胸口,咳出了一口鲜血,黄道吉和赵教授赶紧过来扶起他。

“我没事,他的力气好大,而且身体比钛合金还硬啊!”杨阴捂着胸口说。

这时怪物又扑了过来,黄道吉掏出了一块巧克力扔向了怪兽,然后怪兽就被一群蜘蛛淹没了。黄道吉带着众人骑到了大蜘蛛身上,然后大蜘蛛就带着他们一路狂奔。怪兽从蜘蛛堆里爬了出来,循着英国人的气味追了上去。怪兽的速度比大蜘蛛还要快,眼看就要追上了,杨阴从包里掏出了龙头炮,装上了铁球似的炮弹,“轰”的一声,炮弹发射了出去,正好打在怪兽的头上,一声闷响,怪兽被打得连退十几步后直接倒地。过了几分钟后,大蜘蛛就带着他们逃到了外面。

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感受着秋风的吹拂,杨阴感觉胸口的疼痛减轻了许多,精神上也感到一丝困乏,杨阴忍不住伸了个懒腰。这时英国人把手枪抵在了杨阴的后脑上,并且冷声说了句“再见了朋友。”杨阴愣在那里,伸起的双手都还没有放下。耳边一声枪响震得杨阴耳根发酸,大脑一阵嗡鸣,但是睁开眼,杨阴发现自己还没死,原来是黄道吉在关键时刻用铁钩钩住英国人的手臂,使英国人的这一枪打偏了。

英国人又把枪指向了黄正阳,恶狠狠地说:“可恶的小子,今天是你的死期。”

鱼干儿举着工兵铲挡在了黄道吉身前,“你不要杀他,他救过我,还救过你。”

“你给我让开,要不然我就先打死你。”英国人的语调强硬,丝毫没有要和鱼干儿商量的意思。

鱼干儿咽了口唾液,把工兵铲挡在身前,大声喊道:“这次我不会再听你的了,我要自己选择,你,你就先打死我吧!啊!!!”

一声枪响,鱼干儿被打得倒飞而出,黄道吉跑到鱼干儿身边扶住他,大黄狗也跑过来舔鱼干儿的脸,鱼干儿剧烈地咳嗽了一阵。

“你没事吧!”黄道吉哭着问。

“我,我没事,就是胸口有点儿闷,放心吧!”鱼干儿笑着回答。

黄道吉抹了把鼻涕,突然注意到了一个问题,就轻声问鱼干儿:“你怎么没流血啊?”

鱼干儿笑了笑,“子弹打在了工兵铲上,我当然不会流血啦!你看。”鱼干儿把工兵铲送到黄道吉眼前,工兵铲上镶着一颗子弹,黄道吉把上面的子弹拿了下来,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它也能挡住子弹啊!”

杨阴从后面锁住英国人另一只手去抢英国人的枪,英国人的脑袋使劲向后一撞,正好撞到了杨阴依然红肿的鼻子,杨阴惨叫一声,英国人趁机一个过肩摔把杨阴摔倒在地,然后把手枪对准杨阴的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