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真奇鬼

第四章 九黎魔都

真奇鬼 李门三 5147 2016-12-27 22:47:21

  众人走到山崖旁,往下面看了看,下面很黑,看不清有多深。杨阴闭上双眼,然后猛地睁开,他的眼眸突然变了颜色,左边是淡金色,右边是淡蓝色。杨阴又眨了下眼,双眼又恢复原样。杨阴嘴角微微上翘,他看见他要找的东西了。

黄正阳、许心颖还有那些孩子都下了车,大黄狗也被黄道吉拉下了车。悬崖边上的道太窄了,客车根本就过不去。

杨阴一手扶着黄正阳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几个妇女扶着许心颖,然后是一群老人和孩子,再后面是那两个长得高大的外国人,他们之后是赵教授郑云川、背着大背包的瘦弱英国人、牵着大黄狗的黄道吉,再有就是老人和孩子。

瘦弱的英国人之前就一直背着这个沉重的背包,他现在已经很累了,累得头晕。大黄狗之前一直被那些小孩“欺负”,现在终于解放了,它就撒欢儿似地乱跑,也不管前面是不是悬崖。黄道吉紧紧攥住狗链子,每当大黄狗跑向悬崖时他就使劲向后拉狗链子。

瘦弱英国人的脚绊倒了一条大铁链,然后他的身体就向一旁的悬崖倾斜,黄道吉赶忙上前一步拉住了他的手臂。不过黄道吉有些低估了那个背包的重量,黄道吉和英国人同时向悬崖倒去。紧急关头黄道吉右手拽住了大铁链,不过同时他也松开了狗链子。黄道吉死死攥住大铁链还有英国人的手臂,英国人和大背包的重量加起来着实是有些不轻,黄道吉感觉他的手臂都被拉长了几公分,关节处更是疼得要命,几个老人大喊快来救人。而就在这时,大黄狗发出了惊慌的叫声,黄道吉扭头一看,发现大黄狗掉下了悬崖。

黄道吉的眼睛睁大了一圈,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黄道吉从小就沉默寡言,所以没什么朋友,而这条大黄狗是他从小养到大的,十多年了,它一直是他最忠实的朋友。

赵教授和郑云川跑过来把英国人救了,黄道吉站起身,抹了一把眼泪,可眼泪却越流越多,留下的这些眼泪加起来比他过去十年的都多。

“没事吧!”赵教授拍了拍黄道吉的肩膀,关切地问。黄道吉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事。

“谢谢你!”英国人握住黄道吉的手,真诚地说。黄道吉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其他人没有再说话,黄道吉继续往前走,边走边抹掉脸上的眼泪,他就径直走,也不回头。走到十二步时,他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听见了两声熟悉的狗叫,他猛然转身,然后又大步跑到了大黄狗身前,蹲下身紧紧抱住大黄狗,边笑边哭,笑是因为他最好的朋友没死,哭是因为他太高兴了。

“妈妈,他欺负我。”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黄道吉晃过神儿来,发现他抱的根本就不是大黄狗,而是一个胖小孩。强烈的失落感涌上心头,黄道吉松开双臂,胖小孩哭着走了。

黄道吉站起身,他感觉他的身体都有些僵硬了。这时,身旁一个熟悉的黄色身影爬上悬崖,然后冲着黄道吉叫了两声。黄道吉转过身,它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大舌头舔着他脸上的泪水。这次,黄道吉感觉到眼前的就是他的朋友,他最好的朋友!

黄道吉平复了一下心情,站起身,右臂抱住大黄狗,然后他就这么抱着大黄狗向前走。这个小插曲有惊无险,又感人至深,所有人都愣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时一声尖叫打破了平静。

“啊!!有虫子,好多虫子!”许心颖指着崖壁的一条裂缝大喊道。扶着她的两个妇女都被吓了一跳。

“哎呀!喊什么呀?我当时什么呢!这些小虫子又不吃人,你怕个啥呀?”一个妇女埋怨道。

“可是真的有好多虫子啊!你看!”众人顺着许心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石缝里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动,仔细一看是一些小虫子。那些小虫子不断地向外爬,不一会儿就覆盖了一大片崖壁,看到这幅情景杨阴急忙让众人后退。裂缝里不断涌出大量的小虫子,远处也有数不清的小虫爬向这里,地上,崖壁上,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杨阴他们被包围了,而且还是分割式的包围。一边是杨阴、两个高大英国人、许心颖、赵教授、郑云川还有一些老人、妇女、儿童。另一边是黄道吉、瘦弱英国人还有大部分的老人、妇女、儿童。

“天妒英才啊!先是怪鱼、怪蛇,现在又来了一窝怪虫子,看来今日我真得折在这儿了,不过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被这些虫子给啃了。要真是那样,我还不如跳崖自尽。”说完,黄道吉纵身一跃,不过被杨阴拽了回来。

“你疯了!”杨阴直接就是一大嘴巴子,打得那叫一个响亮啊!黄正阳只感觉脸上一阵酸爽,两行鼻血流了下来,然后他就晕了。杨阴自己也觉得下手有些重了,不过现在生死关头,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谁让这个胖子自己作死呢!

杨阴把黄道吉扛在自己的肩上,然后带着众人逃跑,另一边也是如此。这些虫子虽然数量庞大,但它们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腿短,而且个体的杀伤力几乎为零,众人在逃跑时就踩死了数以千记的虫子。不过也有一些腿脚不便的老人被群虫吞没,连骨头都没有留下。有些小孩在慌乱中摔倒,有些更是被吓得在原地哇哇哭。

黄道吉听到孩子的哭声,转身往回跑,英国人问他为什么跑回去,黄道吉只是回答两个字:救人!黄道吉松开大黄狗,抱起了两个正在哭的小孩,大黄狗冲着群虫吼叫,虫子汇集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黑色巨浪,大黄狗倒退两步,又嗷嗷叫了两声,然后扭头跑向他的主人。黄道吉把一个小孩放到大黄狗背上,然后又抱起了另一个小孩。眼看着黑色巨浪渐渐逼近,可是还有两个小孩没有被救,在这样下去他们就会被虫群吞没,最后连骨头都不剩!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瘦弱英国人赶过来抱起了那两个小孩。

另一边,杨阴他们被虫子包围了,形势十分危急,关键时刻,两名妇女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压向虫群,为众人铺上了了一条血路,使众人顺利逃出虫群的包围。最后,杨阴在逃跑过程中找到了出口,带领众人逃了出去。逃出后,杨阴赶紧让人送许心颖和黄正阳去医院,他自己则是要再次进入了洞穴之中,赵教授也执意要和杨阴一起。最终,杨阴、赵教授和郑云川三人回到洞中,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在暗处,还有两个人在偷偷跟着他们。

黄道吉和众人跑到了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那些虫子不知为什么没有追上来。现在迷路了,而且周围还都是干尸,这些尸体应该都是殉葬者的,尸体摆放位置没有任何讲究,横七竖八的有几百具之多,这些尸体都又干又硬,没有像之前的动物尸骨那样一碰就变灰。

黄道吉觉得这些尸体有些诡异,都几千年了,竟然还没腐烂,难道几千年前就有防腐技术了,不可能啊!黄道吉让大家不要碰这些尸体,然后带着众人找到了一块空旷宽敞的地方,就地歇息。黄道吉放下两个小孩,舒展了一下酸疼的胳膊。大黄狗冲他叫了两声,黄道吉从背包里掏出了几个肉干,自己放在嘴里一个,其余的都给了大黄狗。

“你好!我的中国名字叫鱼干,谢谢你救我。”英国人走到了黄道吉身旁对黄道吉说。黄道吉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你对你的这条大宠物很好啊!”鱼干儿接着说。

“它不是我的宠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是个孤儿,没有父母也没有朋友,我从小就把它当成是我的朋友。”黄道吉平静地说。

“天呐!你竟然是个孤儿,这真是太不幸了!希望上帝保佑你能找到你的亲身父母。”说完鱼干儿就开始膜拜他的上帝。

“你别拜了,我不信上帝。”

听了黄道吉的话,鱼干儿先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就翻然醒悟似地说道:“哦对了!你们中国人不信上帝,你们信玉皇大帝对不对!”

黄道吉一时间只感觉无言以对啊!看来还真得拿出一些文化素养来镇住他。

“人们信奉上帝是因为向往天堂,信奉玉帝是因为向往仙界,信奉佛祖是因为向往极乐,而人们所向往的这些东西总结成一点就是永生。你——明白吗?”看到鱼干儿那迷茫的小眼神儿,黄道吉知道不用再说下去了,目的已经达到了。

听了黄道吉的话后,鱼干儿觉得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又想不透究竟是有什么道理。这就是文学的魅力所在啊!

“我——不明白。”鱼干儿摇了摇头,如实回答。

“咱们换个话题吧!你相信命运吗?”鱼干儿又问道。

“我相信命运是靠自己把握的。”黄道吉认真地说道。听了黄道吉的话,鱼干儿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脸上流露出几分苦涩。

黄道吉接着说道:“你的那两个同伴对你好像不怎么友好啊!你的中国名字就是他们给你起的吧!”

“是啊!我又瘦小又懦弱,他们根本就看不起我,更不可能对我友好。在他们眼里我就像奴隶一样,他们说什么我就得做什么,做不好还要受他们的打骂。”鱼干儿的情绪有些失控。

“你觉得这就是你的命运吗?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你就真的很懦弱,因为你不敢改变自己的命运。”黄道吉看着鱼干儿的眼睛说道。

“啊!诈尸啦!”一个明显是受到严重惊吓的老人的声音。

黄道吉打开手电,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照去,他看到干尸居然站了起来,而且他们竟然正在向人慢慢靠近。见此情景,黄道吉赶紧拿起了铁钩,鱼干儿也从他的大背包里掏出一把工兵铲。有一具干尸已经走到鱼干儿面前,鱼干儿被吓得是一顿乱拍,把干尸的脑袋和两个胳膊都拍断了,一条细长亮红色触手从干尸的胸腔里伸出,径直插向鱼干儿的胸腔,黄道吉用铁钩把触手砍断一截,剩下的半截触手猛然缩了回去。干尸倒下,从干尸的胸腔里钻出一个长着很多触手的圆形怪虫,怪虫的长相极为狰狞,分不出哪个是眼哪个是嘴,它的身体有人的手掌大小,它全身都是妖艳的红色,仿佛它的身体是透明的,那些红色就是它的血液。黄道吉突然想起眼前的怪虫跟之前壁画上画的怪虫竟是一模一样!

怪虫的触手全都竖了起来,把它圆形的身体支撑起来,现在怪虫的高度和黄道吉基本一致。怪虫的身体变得更加血红了,看它的样子好像是正在愤怒地盯着黄道吉。还没等怪虫出击黄道吉就先用铁钩把怪虫的触手全都一下砍断,怪虫的身体掉在了地上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黑色。

“大家小心尸体里的虫子,它们才是最致命的。”黄道吉大声喊道。不过现在已经有些晚了,有几个老人、孩子已经被虫子杀死,那些虫子都是先钻进他们的身体,然后触手在他们身体里游走,才几秒钟人就没有了呼吸。

一具干尸向黄道吉走来,黄道吉直接甩出铁钩把干尸和躲在里面的怪虫击碎。鱼干儿从背包里掏出一把机枪,对着眼前的干尸一顿扫射。

杨阴听见枪声,想起了之前黄道吉对他说的话。糟了!他们有危险!想到这里,杨阴让身后的两人加快步伐,向枪声传来的方向跑去。另一边,一个庞然大物也向那边飞速跳去。

黄道吉再次把铁钩甩向一具干尸,然后又把铁钩拽回,可这次怪虫居然缠住了铁钩,现在铁钩已经被拽了过来,想要停止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怪虫张开了所有的触手,准备杀死黄道吉。黄道吉觉得眼前突然一黑,一声巨响,一条黑紫色的长舌头黏住怪虫,然后怪虫就像吃面条似的被吃了。

“是你?”看着这突然跳过来的救兵,黄道吉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如果一个蜘蛛救了你,你也不知道该对它说什么。

鱼干儿的枪没子弹了,他把枪扔向一具干尸,这时又有几具干尸围了上来,但都被大蜘蛛解决了。大蜘蛛只要把舌头伸进干尸的胸腔里,把里面的虫子吸出然后再吃掉就解决了。

杨阴他们也赶到了这里,看到这一群行走的干尸后几人都是脸色一变,有一具干尸就在郑云川眼前,郑云川抬起脚踹向那具干尸。

“不要!”黄道吉大声喊道。可是一切都为时已晚,怪虫顺着郑云川的腿钻进他的身体里,然后郑云川惨叫几声倒地不起。

杨阴拉起跪在地上痛哭的赵教授,跑到了黄道吉身边。四人骑在大蜘蛛身上向外面逃跑,大蜘蛛不仅奔跑速度奇快,而且它还是怪虫的克星,众人很快就骑着它突出了重围。

四周死一般的岑寂,几人躺在地上,呼吸沉重。黄道吉闭上眼,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全都在脑海里回放。杨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眼也没什么神采,他就那么背靠石壁,静静地坐着。赵教授摘掉眼镜,擦拭满脸的泪水。鱼干儿双手紧握工兵铲,脸上满是恐惧和不安。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和我一起下洞?”杨阴表情淡漠地问赵教授。

“不知道。可能只是想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赵教授哽咽着说。“我找这九黎国的墓找了几十年,如果不多看几眼,恐怕会后悔一辈子吧!”

“那现在这个结果就不足以让你后悔一辈子吗?”杨阴声音冷硬地问。

“等等,九黎国是什么?”鱼干儿的话打破了原本的氛围。黄道吉看了鱼干儿一眼,然后松了口气。

听了鱼干儿提出的问题后,赵教授感觉精神一振,他清了清嗓子说:“九黎国是一个几千年前的小国,它是由九黎族的余下势力组建成的国家,大多数人不相信它的存在,不过这并不代表它并不存在。据我推测九黎国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九黎国中应该用特殊的方法养育着很多怪物,他们应该很崇拜那些怪物,而且他们还想把自己变成怪物。九黎国的消亡应该和那些怪物有着很大的关系,他们本以为自己可以操控那些怪物,可没想到最终都是死在怪物口中。”

“那这里就是九黎国的墓地吧!”鱼干儿指着地问。

“没错,而且据我推测这个墓的主人在九黎国中的地位应该很高,要不然他的墓里也不会有这么多怪物。”赵教授叹了口气。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黄道吉问。

“找到出口,离开这个鬼地方。”听了杨阴的话,赵教授和黄道吉都愣住了一下。

“可是你爷爷的病。”那天在病房外,黄道吉听到了杨阴和他爷爷的对话,他知道杨阴很需要一些这墓里的东西。

杨阴长舒一口气,声音平缓地说道:“我不能为了我自己的事而害了你们,我们还是快离开这儿吧!”

“等等,你们还不能离开!”一个冷硬的声音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