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真奇鬼

第三章 危机重重

真奇鬼 李门三 4809 2016-12-20 21:22:46

  杨阴用手扫开一堆小石块后,看到了一个人的手背,杨阴赶紧加快速度挖开周围的石头,石头被全部移开,然后众人就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许心颖弯着腰,左臂紧紧搂着小女孩,右手护住了后脑,她的身上满是伤口,有很多石块都沾着她的血。黄正阳冲了过来,探了探许心颖的鼻息,气息很微弱,不过幸好还有。

几个妇女帮许心颖处理了伤口,黄道吉和郑云川也在另一边帮黄正阳处理伤口。黄正阳的伤口也很严重,才一会儿功夫,伤口就有些溃烂了,往伤口上涂药时,黄正阳会发出一种杀猪般的惨叫。

许心颖被黄正阳的惨叫声惊醒,醒来后就看到了那个农村妇女,还有小女孩。小女孩早就醒了,因为她身上只有一些小擦伤。

听到了许心颖醒来的消息,众人都围了过来,黄正阳也捂着屁股,跑了过来。许心颖住着一块大石头站了起来,农村妇女突然跪下,“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女儿。”说完她又哭了起来。

许心颖强忍痛苦,把农村妇女扶了起来,说道:“大姐,你痛失亲人的心情我们谁都可以理解,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女儿,她还这么小,你不想她就这么被困死在这鬼地方吧!我们逃生的唯一希望就是找到另一个出口,所以请你好好想想,想想孩子的未来。”

在许心颖动情地劝说下,农村妇女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恨,赵教授摸摸脸上的伤痕,长舒了一口气,发起疯来的女人是最恐怖的,尤其是在她手指甲还很长的情况下。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出口在哪里?不过这个问题还难不倒杨阴,只要找到古墓,就能找到出口,杨阴跟爷爷学过分金定穴之法,找墓自然不是什么难事。现在杨阴最担心的就是墓里的机关还有传说中的大粽子,再有就是刚才的怪物。

之前杨阴就和赵教授商量过,顺着水路找出口是不行的,那么就只能在陆地上找。如果光靠两条腿走着找出口,那么出口还没找到,人就先累趴下了,必须得把河面上的客车给弄上岸才行,这个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个天大的难事,可是对于有着天生神力的杨阴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了。靠着之前弄死怪物的铁钩,杨阴毫不费力地把一辆客车拉上了岸。这时,众人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拉上岸的客车是倒着的,客车底部满是之前咬黄正阳的那种怪鱼,这些鱼密密麻麻的有上百条之多,都死死咬住车底,牙齿不断地摩擦铁车底,发出一阵阵渗人的声音,车轮上也都是鱼,而且四个车轮都被咬漏气了。

之后拉上岸的客车也都是这种情况,看到这种情况,很多胆小的人都惊叫出声,孩子们更是被吓得小脸煞白。

“这些鱼几百年没吃饭了,怎么什么都咬啊!”黄正阳颤抖着说道。

“瞧您这点儿出息,几条鱼就把你吓成这样。”郑云川戏谑地说。

“我不是怕,我是感觉有些冷。”说完黄正阳就晕倒了,一旁的杨阴赶紧扶住了他,摸摸黄正阳的额头,好烫啊!肯定是发烧了。杨阴让郑云川烧些热水,他自己则是用铁钩去砍车底的怪鱼,一下就砍死了十几条怪鱼,怪鱼的血有一种腥臭的味道。突然,周围的几十条怪鱼猛地向杨阴窜来,杨阴连忙后退。刚退几步杨阴就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些鱼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被他砍死的那些鱼的尸体。车底的几百条鱼都受到鲜血味的刺激,向那些尸体扑来,那些鱼的尸体很快就被吃干净,连骨头都不剩,然后这些鱼就开始互相撕咬,周围几十米都弥漫着一种腥臭的味道。其它几辆客车底的怪鱼也闻到了血腥味,它们纷纷松开口中咬着的铁块和塑胶,然后全部窜到地上,用鱼鳍拼命地划向那个充满血腥味的鱼堆,上千条怪鱼聚集到一起互相撕咬,车底被鱼压得凹陷了下去。最后彻底上只剩下一条样子凶狠,满身伤痕的怪鱼,它张大了怪嘴,好像是在得意,不过它下一秒就被杨阴用鱼钩给活活拍死。

周围至少百米都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很多人都开始呕吐。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说不定血腥味会引来更多的怪物。”赵教授提醒道。

杨阴询问了黄正阳的情况,他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只是伤口溃烂的更严重了,得马上送去治疗。许心颖的伤口也发炎了,容不得耽搁。杨阴找来几个客车司机,问他们客车还能不能开。他们说只要把车轮换上,车就能开。可现在所有车的车轮都被咬烂了,每个车的后备车厢里也都只有两个车轮,把它们全部装上就只有三辆车能用,而在场的有一百多人,显然是坐不下。

杨阴把现在的情况都和现场的一百来人说了,希望有人能主动留在这里等待救援。先开始,没有一个人说话。

“我愿意留在这里,希望你能把我女儿救出去。”说话的是之前的农村妇女。

“我也愿意留在这里,反正多等几天也死不了,拜托你把我的老婆、孩子先带出这里。”醉汉说完,还依依不舍地看了眼他的小儿子。

“我也愿意!”“我也是!”“还有我!”

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留下来,杨阴向农村妇女还有醉汉比了个大拇指,有些事就是需要有人先做出表率,而做表率的人是最有勇气的。

洞外的天空渐渐发亮,已经凌晨了。几个司机换好了车轮,正在试车能否启动,还好现在的车都防水,还能开。

三辆车上都坐满了人,第一辆车上坐着的是杨阴、赵教授、郑云川、黄正阳、三个英国人、和十几个不知名的老人。第二辆车上坐着的是许心颖和十几个不知名的女人。第三辆车上坐着的是一群三四岁的小孩,还有一脸抑郁的黄道吉,最后就是嗷嗷惨叫的大黄狗。由于之前打死了怪物,杨阴很自然地成为了这次行动的领头人。

三辆车都开着远光灯,匀速向前行驶,杨阴所坐的车行驶在最前面,杨阴就坐在副驾驶上,一边看着手中的罗盘,一边指挥前进的方向,几个英国人好像对他手中的罗盘很感兴趣,都睁大眼睛看着。车里的气氛很和谐,车外也没什么动静。三十分钟后,杨阴让一旁司机减速行驶,因为他感觉已经进入古墓了。

又行驶了近三十分钟,什么都没有发生,杨阴感觉有些奇怪,这么大个古墓,应该会有机关啊!怎么什么都没遇到啊?这时,车子突然停了下来。机关!杨阴急忙问司机发生了什么?司机只是淡淡地说了声车没油了。然后就听见两声巨响,一阵天旋地转,一声黄正阳的惨叫“啊!我的屁股啊!”

杨阴揉了揉撞得生疼的头,其他人也各自揉着撞伤的地方,黄道吉虽然没有受伤,但他却是最郁闷的,因为周围都是刺耳的哭声。过了一会儿后,大人们都下了车,孩子们还在哭着。

“怎么回事儿啊!车速那么慢还能撞上!”第一辆车的司机捂着红肿的眼眶,有些发怒地说。

“这能怪我吗?刚才明明看见你的车一直往前开,可谁知道突然间就撞上了。”第二辆车的司机捂着肚子说。

“我也是,我刚才就是迷迷糊糊地就撞上了。”第三辆车的司机附和道。

听了他们三人的言语,黄正阳觉得有些诡异,但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这时,那个长得比较瘦弱的英国人背的大背包的背包带断了,背包掉在地上,黄道吉弯腰帮他捡了起来。

“需要我帮你拿吗?”黄道吉低声问。

“啊!不用了,谢谢你的帮助,谢谢。”英国人笑着说。然后他就跑到了他的两个同伴身边,他的同伴们好像很生气,指着他的脸呵斥他。

黄道吉把杨阴拉到一边,低声耳语道:“那些英国人很不简单,他们的背包里有工兵铲、砍刀、绳索,还有枪!而且他们好像也是来挖东西的。”说完,黄道吉面不改色地回到人群中。杨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正常。

目前三辆车中,第一辆没油了,第二辆的油已经见底,只有第三辆车的油还剩一半。所以只能坐一辆车,由于车里的人并不多,而且小朋友也不怎么占地方,大家决定让受伤的许心颖和黄道吉跟那些小孩坐这一辆车。不过许心颖似乎不怎么乐意,这次黄正阳没有再死皮赖脸地上车,而是很果断地要求自己走,这令杨阴和黄道吉都感觉很奇怪。这次许心颖的心里感觉有些过意不去,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反悔。

杨阴扶着黄正阳走在前面,周围是其他的人最后是客车。不知过了多久,没走出去,又不知过了多久,还是没走出去。

“可恶,明明是按照罗盘指的方向走的,怎么感觉一直是在绕圈子。”杨阴拍了两下罗盘说道。

“你们不觉得有些奇怪吗?周围怎么会有光!而且你们回头看看,后面也有。”黄道吉沉声说。

“有点儿光不是挺好的吗?要不黑乎乎的怎么找出口啊!”郑云川说。

黄道吉接着说:“有光是好,不过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周围人的脸都有些模糊,而且周围的物体也是。”

“确实有些模糊,连我手中的罗盘也是。”杨阴说。

“或许我们的判断都失误了,就像那两个司机一样。你们还记得司机们的对话吧!或许我们的一些感受外界的东西被干扰了,例如眼睛。”黄道吉肯定地说道。

听了黄道吉的推测,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突然,杨阴想起了什么,他让人赶快拿一些易燃的东西点一个火堆火。火很快就着了起来,杨阴走到火堆旁,手中的罗盘顿时变得清晰了。

“这是怎么回事?”黄道吉好奇地问。

杨阴没有回答他,只是说出去以后再说。确定了准确的方向后,众人再次出发,走到了一处较为宽阔的地带。杨阴发现,这里的温度和刚才略有不同,而且周围也不在微微发亮了,这里应该很安全吧!杨阴让大家先休息一下,十分钟后再次出发找出口。

黄道吉从背包里掏出了一袋巧克力,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吃了起来。这块石头很大,而且形状怪异,颜色和周围的石壁略有不同,不过也没有太大区别,都是土褐色。

黄道吉觉得这块石头靠起来还挺舒服,感觉有点儿像沙发。突然,黄道吉感觉身后靠着的这块石头好像动了一下,而且后背感觉有一阵湿气。黄道吉缓缓转过身,他看到石头上竟然长着四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四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黄道吉的眼睛,六目相对,黄道吉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一时间被吓得愣住了,没有逃跑也没有叫。

“大石头”晃了晃,然后站了起来!周围人听到声音,把手电照向这边。这是黄道吉才看清楚,这哪儿是石头啊!分明是一只两米多高的巨型蜘蛛。

一阵高分贝的尖叫,然后人们四散奔逃,很多人都撞上了墙。杨阴高喊着让众人冷静,不要慌张。黄道吉反映了过来,连忙后退,那大蜘蛛一动不动。黄道吉见它没反应,于是就加速逃跑,跑了一段后,他就撞在了大蜘蛛身上。这蜘蛛竟然会跳,而且还跳这么远!

黄道吉的鼻子撞得麻疼,手中的巧克力也掉在了地上。那个大蜘蛛蹲下身,四个大眼睛盯着巧克力,它的嘴动了动,然后从嘴里伸出了一条黑紫色的长舌头,舌头黏住巧克力,然后缩回嘴里。

“你也喜欢吃巧克力吗?”黄道吉问。大蜘蛛一动不动,可能是默认了吧!黄道即掏出一块儿巧克力,扔向了大蜘蛛,大蜘蛛快速伸出舌头黏住巧克力,然后又快速缩回嘴中,整个过程耗时一秒。黄道吉又扔了一块巧克力,结果还是一样。黄道吉又掏出一块儿巧克力,然后叫来杨阴,让杨阴把这颗巧克力扔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然后大蜘蛛就离开了,危机解除,继续前进!

“喂,你干嘛总挠屁股啊?”杨阴问黄正阳。

“感觉有些痒,而且又很疼。”黄正阳咬着牙回答。

“痒?你把裤子脱了我看看。”杨阴说道。杨阴看黄正阳的脸色有些苍白,把他拉到一边,发现他裤子上有很多血,糟了!伤口感染了,而且还裂开了,不能再让他走了,会有生命危险的。

杨阴对许心颖说让黄道吉坐车上,这次许心颖非但没有任何的不愿,反而还向杨阴询问了黄正阳的伤势如何。又走了一会儿,周围的景物再度发生变化,道路变得有些狭小,不过正好能让一辆客车通过。石壁上有些残缺的壁画,壁画应该是几千年前的,画壁画的手法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手法,只是单一的线条,画上大部分是一些怪物,例如之前的怪蛇、怪鱼、怪蜘蛛。画上还有一种长着细长触手的虫子,目前还没有遇到。墓主人是乎很崇拜这些怪物,或者说墓主人所在的国家都很崇拜这些怪物。

赵教授好对象对这些壁画很感兴趣,那些外国人也是。其他人也对壁画感兴趣,不过感兴趣的方面有些不同。

“这是谁呀!跑这地洞里来画画,这画的是什么啊!还没我儿子画的好看呢!”一位妇女说。

“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壁画吧!我听说这壁画可老值钱了,要不老哥儿几个把它们刨下来拿出去卖钱,你说咋样啊?”一位老大爷说,赵教授听后连忙拦住了他,不让他破坏文物。

“呐呐,墙上画的这些鱼好可爱啊!”一位小孩子说。黄正阳心里想道:你敢这么嚣张,是因为你没被它伤害过!

继续向前,前方是一个墓室,墓室里除了风化的骨头外,就再没有任何东西。杨阴绕开了其他墓室,因为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又走了约有十分钟,前方出现了一个悬崖,周边的小路只能容得下一人经过,四周的崖壁上栓有厚重的铁链,铁链不知连接着什么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