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真奇鬼

第二章 魔窟困境

真奇鬼 李门三 5248 2016-12-07 18:55:14

  众人说笑了一会儿后又回到正题,醉汉把车票分发给了众人,杨阴看了看车票,突然感觉车票上的地址有点眼熟,对了,那本书上说在这有个怪墓。

想到这里,杨阴不自觉地笑了笑,看来这次老天总算帮了我一回,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一定要倒出一些值钱的东西!

商讨了一会儿后,众人就准备出发,杨阴拉过黄正阳,低声告诉他好好准备一下,那里有墓。黄正阳听后,兴奋地点了点头,告诉醉汉他要回家拿些东西,然后就拉着黄正阳走了。杨阴也说要拿些东西,然后就进了卧室,关上了门。醉汉席地而坐,取出一盒烟,抽上一支,叹了口气,呼出一团烟雾。

醉汉抽到第四根烟时,杨阴背着一个黑色的斜挎包从卧室里出来了,过了一会儿,黄正阳和黄道吉也回来了,他们身上都背着一个和他们上衣颜色很搭调的黄色背包,杨阴在医院里遇见的大黄狗就跟在他们身后。

众人一起走到楼下时,一个女人拦住了他们,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黛眉杏眼、唇若细叶、乌发垂肩,脸部的轮廓柔和,个子比杨阴还要高一点儿。

“杨阴,你不能走,这个月的房租你还没交呢!”这个女人叫许心颖,二十三岁,是杨阴的房东。

“那个,我现在没有钱,我也不是要逃债,我就是去帮人家找孩子。”杨阴无奈地说。

“找孩子?不行,这个理由太可疑了,我得跟你一起去。”

最后,在黄正阳的极力劝说下,杨阴终于答应了。去就去吧!反正还有一张票呢!这或许就是天意。

五人来到火车站,交票上车,各自找座,他们的座位都不挨着。这一路上都很顺利,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这让杨阴大大的松了口气。

火车到站后,黄道吉立即跑到装行李的车厢里,把那条大黄狗放了出来,这一路上把它憋坏了,刚一出来,它就扑到了黄道吉身上,大舌头舔着黄道吉的下巴,黄道吉好像很喜爱这条狗。下车后,五人一狗就开始了漫长的步行,好在大黄狗总是围在他们身边跑跳、嬉闹,偶尔乱叫,给他们带来一些欢乐。五人中只有杨阴不喜欢这条大黄狗,童年的阴影对他影响很大啊!看着牙尖体壮的大黄狗,杨阴心里是一阵阵的发虚啊!

到了客车车站时,他们正好赶上了最后一班车,车里除了司机以外就再也没有一个人了,众人各自找位坐好,杨阴坐在司机旁边的单人座上,许心颖坐在第一排车座上,距离杨阴很近,黄正阳坐在许心颖身旁,许心颖瞪了一眼黄正阳“为什么那么多空位子你不坐,偏偏坐这儿啊?”黄正阳淡定从容地答了两个字,“癖好。”许心颖别过头去,不说话了。

“妹子,你是干什么工作的?”黄正阳问。

“唱戏的。”许心颖答道。

“唱戏好啊!既能陶冶情操,又能锻炼身体,我最喜欢听戏了。”黄正阳笑着说道。

“你不是最喜欢看动画片吗?”黄道吉说。

许心颖听后大声笑了起来,“你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喜欢看动画片。”

“我也喜欢看动画片。”杨阴淡淡的说了一句。

许心颖顿时不笑了,过了一会儿,她认真的说道:“看动画片好啊!既能陶冶情操,又能能那个啥,我觉得爱看动画片的人一定都很善良。”

黄正阳看了眼杨阴,又看了眼许心颖,他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不过没办法,谁让杨阴确实长得比他帅呢!”

客车行驶的速度慢了一些,因为到山路上了,客车颠簸得很厉害,众人都感到有些头晕。客车摇摇晃晃地前进,前方有一个急转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跌落山崖。杨阴的心跳很快,他是真怕在这出现什么差错啊!那可是百米悬崖,会摔死人的。杨阴的背后已经湿了一片,双手紧握,双目紧闭。过了一会儿,强烈的失重感传来,几声尖叫响起。杨阴心想,这回真完了啊!“扑通”一声。好像是重物落水的声音,杨阴睁开双眼,看到车窗前都是水,客车上浮,前方是一片黑暗。

“妈妈,你看,是爸爸。”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

“儿子?儿子!”醉汉喊道。

杨阴打开了车门,刚迈出一步就掉进了水里,许心颖跳下水去救杨阴,黄正阳也跟着跳了下去,“笨蛋,不会游泳你跳下去干什么?”说完,黄道吉也跳了下去,然后大黄狗也下去了,最后,醉汉也跳了下去,不过他不是去救人,而是游向他的妻儿。

醉汉搂住他的儿子大哭起来,儿子拍着爸爸的肩膀,“爸爸别哭了。”另一边,三人一狗正在奋力把被水呛晕的黄正阳拽上岸,上岸后,黄道吉和杨阴按压黄正阳的肚子,一道道水柱从黄正阳嘴里喷出来,几个小朋友好奇地围着他们看,“哇塞!是大象诶。”“不,那是鲸鱼。”

“咳咳。”黄正阳咳嗽出几口水后就醒了过来。

“哦!大鲸鱼醒了!大鲸鱼醒了!”孩子们欢呼起来。

“去,去,都一边去,看什么看。”黄正阳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不过马上就变呆萌了,因为几个孩子的爸爸围了上来。

“爸爸,这个坏叔叔欺负我,嗯嗯啊啊!”一个小女孩指着黄正阳,哭着说。

“等等,各位好汉听我说,这是个误会,这真的只是单纯的误会啊!救命啊!”

黄正阳并没有挨揍,因为孩子的爸爸都只是把孩子抱走了,根本没理黄正阳。黄正阳坐在地上,长舒一口气,许心颖走了过来,问黄正阳刚才为什么跳水,黄正阳回答说是去救她,许心颖不屑地说了句,“谁用你多管闲事啊!你自己都不会水,到头来还不是我们把你救上岸。”

“那你为什么要救杨阴?”黄正阳问。

“因为他欠我钱啊!他要是死了谁来还我钱啊?”

“不是因为你喜欢他吗?”黄正阳又问。

“当然不是,谁会喜欢他啊,真是的。”许心颖说这话时,脸微微有些发红。

“太好了!”黄正阳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许心颖被吓得倒退两步,忍不住骂了黄正阳两句,但黄正阳却是毫不在意,“打是亲,骂是爱,你就尽情的骂我吧!”

“臭不要脸。”许心颖瞪了黄正阳一眼,然后转身走到杨阴身旁,杨阴此时正在想着什么。

许心颖拍了拍杨阴的肩膀,“想什么呢?”

“在想怎么从这里出去。”

“想出办法了吗?”

“从上面出去肯定不行。”杨阴指了指上面的洞口,这个洞口在山路的转弯处,不容易被发现,洞口的大小正好能让一辆公交车掉下来,杨阴他们就是从哪儿掉下来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那么高,谁能上去?”黄正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杨阴身旁。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他吗?怎么还总往他身边儿凑?”黄正阳轻声问许心颖。

“哼!要你管啊?”许心颖别过头去。

“既然上面不行,那就只能走下面了。”杨阴接着说道。

“没用的。”一个戴着眼镜,,头发有些乱,身材不高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我们之前就试过了,这里的水系很奇怪,明明是顺流直下,结果却绕了回来,真是怪啊!怪啊!”中年男人接着说道。

“你是?”现在是晚上,月光从洞口洒落下来,周围的东西都能看见,杨阴看这中年男人好像有些面熟。

“小阴,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您是赵教授?”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随后就和杨阴坐在用皮包、大衣堆成的火堆旁聊了起来。

“我们在这儿呆了两天了,算上你们坐的那辆,这里一共掉下来六辆客车,现在这里的人数已经过百了,男女老少都有,还有三个老外呢!好像是英国人。”坐在赵教授身旁的一个名叫郑云川的年轻男人兴致勃勃地说道。

“那英国老外没事儿闲的上这穷山沟来干什么?”黄正阳问。

“那谁知道啊!不过我估计他们肯定没安什么好心。看他们那一个个的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谁欠他们几百万似的。”郑云川的话比黄正阳还多。

“咳咳,小郑,你说话注意点儿,那些英国人能听懂中文。”听了赵教授的善意提醒之后,郑云川立刻就把嘴闭上了,然后还扭头看了那些英国人一眼,看他们没什么反应,郑云川长长舒了口气。

杨阴和众人说他要方便一下,然后他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蹲下,从斜挎包里掏出一个铜制的罗盘,小声念叨了几句话。“看来只能冒险穿过古墓了,不知道墓里的机关他们能不能搞定。”

这时,黄正阳悄悄走了过来,从背后拍了杨阴一下,杨阴被吓得差点叫出声,黄正阳急忙捂住杨阴的嘴,让杨阴小点声。

“杨阴,你老实告述我,许心颖究竟喜不喜欢你。”黄正阳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要是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就走了。”杨阴说完,转身要走,黄正阳拦住了他,“还有事,那个赵教授是不是和我们一样。”

“什么和我们一样啊?”杨阴不解地问。

“就是和我们一样,都是地下工作者。”黄正阳答道。

“确实和我们一样。”黄正阳松了口气,不过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赵教授是干考古的。”黄正阳瞬间崩溃。

“你怎么了,是不是老婆跟人跑了?”杨阴笑着问。

“你老婆才跟人跑了呢!”黄正阳立即反驳道。

“那你刚才那是什么表情。”杨阴问。

“杨阴,作为兄弟我必须要提醒你,赵教授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他们考古的最恨的就是我们这些盗墓贼,你最好和那个赵教授断绝关系。”

“我自有分寸。”

“那就好。”

两人回到火堆旁,杨阴和赵教授商量起了出去的办法,黄正阳则是和郑云川聊得火热,黄道吉抱着大黄狗,眼睛不时看向那三个英国人,三个英国人中,有两个长得又凶又壮,另一个则长得比较瘦弱。

商量了一阵后,赵教授决定再拼一次。

“各位乡亲,我们大家已经被困在这里两天了,在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要被困死,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再拼一把,顺流找出口,说不定有希望能出去。”赵教授的声音很洪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姓赵的,我们都不会再相信你了,要不是你,我老公也不会被怪鱼吃掉,我跟你拼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张牙舞爪地冲向赵教授,杨阴、郑云川和黄正阳连忙拦住了她,杨阴的手被她抓伤了,黄正阳的脸也被挠了一条血道道。

和赵教授闲聊时杨阴就听郑云川说有个男人不小心掉下水后被一群不知名的怪鱼给吃了,当时他媳妇还要和赵教授拼命。这种事还是可以理解的,杨阴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也就没说什么,不过一旁的许心颖可坐不住了。

“喂!你这人还讲不讲道理了啊?”许心颖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被黄正阳的一声悲呼打断了,“啊!完了!小爷我破相了。”

“死猪,叫什么叫!”许心颖气愤地说。

“坏蛋,不许欺负我妈妈!”一个三岁大的小女孩拉住了杨阴的衣角。

在这混乱的时刻,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水面的不平静。“砰”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转移到了一个从水里钻出的怪物身上,这个怪物的身体像蛇,头长得又有点像鲨鱼,鼻子向上撅起,有些像犀牛的角,身长九米,和黄正阳的腰一样粗,通体黑色,眼睛反射着月光。

所有人看到这个怪物的第一反应就是跑,然后就是一片尖叫,有些小朋友更是直接被吓哭。

“这是什么怪物啊!怎么长得这么寒碜啊!”黄正阳边跑边喊道。

“等等,赵教授和黄道吉都没过来。”许心颖喊道。

几人又转身往回跑,远远的就听见两种不同的叫声,一种是狗叫,另一种则像是猛兽的嘶吼。大黄狗和那怪物互相吼叫,黄道吉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一个长三尺的银质的铁钩,铁钩的外部边缘锋利无比,有一个把手,就像一把弯刀,把手末端拴着细绳。

另一边,那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抓住了赵教授的衣领,赵教授神色惊慌,脸上还有几条血道,那个小女孩站在一旁哇哇哭。

见此情形,杨阴和郑云川连忙去拉住农村妇女,黄正阳则是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和黄道吉手中的铁钩一模一样的铁钩,然后重新背上背包,跑到黄道吉身边。许心颖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帮谁。

杨阴和郑云川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妇女拉住,另一边,怪物也被彻底激怒了,他怪叫一声,然后一口咬向大黄狗,黄正阳和黄道吉同时抛出铁钩,砸伤了怪物的头,大黄狗闪到一旁,怪物咬到石头上,然后大黄狗又一口咬在了怪物的脖子上。怪物怒吼一声,头向后一甩,直接把大黄狗甩飞,撞在石壁上。

“可恶,臭蚯蚓,我跟你拼了。”黄道吉猛地抽回铁钩,冲向那个怪物,铁钩狠狠地在怪物身上划出一条血道。

怪物发出一声惨叫,身体猛地一扫就把黄道吉和正冲向这里的黄正阳扫进了河里。黄正阳向河底沉去,黄道吉连忙深吸口气沉下去救黄正阳。

杨阴和郑云川奋力拉住妇女,许心颖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一旁安慰小女孩。

怪物听到了小女孩的哭声,一口咬向小女孩,许心颖抱起小女孩,向后一跃,闪开了怪物的大嘴,不过,也不知是不是被杨阴传染了,许心颖的运气也变差了,他站的位置正好是整片石壁中最薄弱的地带,被怪物这么一撞,整块岩壁化为碎石落下,许心颖弯腰护住小女孩,然后她们就被碎石吞没了。

杨阴大喊一声,怪物一口咬向杨阴,杨阴一把推开了妇女和郑云川,然后一拳挥出,正好打在怪物的鼻子上,杨阴后退几步,而怪物则是连声惨叫,它的鼻子被杨阴打歪了。

在水中,黄道吉左手拉住黄正阳,右手拽着铁钩上的细绳,铁钩正好钩在了岸边的岩石上。黄正阳已经晕了过去,他脸上的几条血道渗出一点儿血,黄道吉拼尽全力往上拉,可怎么也拉不上去。这时,一个小黑影游向了黄正阳,一口咬在黄正阳的屁股上。

“啊!”黄正阳惨叫一声,然后就手脚并用地从水里窜出来,一条巴掌大小,没有眼睛,嘴比身体还大的怪鱼咬住了黄正阳的屁股。黄道吉也游上岸,吐了几口水,然后帮黄正阳把屁股上的鱼拿了下来。

杨阴此时正骑在怪物的脖子上,双手的中指和食指都插进怪物的眼睛里,怪物拼命摇晃头,但总是无法把杨阴甩开。

“接住。”黄正阳把铁钩扔给了杨阴,杨阴直接把铁钩伸进怪物的嘴里,然后猛地向上一拉,钩尖刺穿了怪物的上颚。怪物猛地一甩头,杨阴被摔在地上,怪物向河爬去,杨阴咬牙站起,双手紧紧攥住细绳,杨阴大喊一声,猛地把细绳甩向一旁,然后怪物就狠狠砸在了一旁的石壁上,惨叫一声后就死了。

杨阴喘了几口粗气,然后就径直走向一堆碎石,农村妇女跪在碎石前,哭喊着把一块块碎石扔向一旁。杨阴双手各拿起一块大石头,然后扔向一旁,郑云川和赵教授也跟着一起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