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真奇鬼

真奇鬼

李门三

  • 灵异

    类型
  • 2016-09-20上架
  • 40509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引子 战火,古墓。

真奇鬼 李门三 5039 2016-09-20 13:18:56

  三十年代初期,摸金一门人才凋零,真正的摸金校尉只剩下不到十人,不过也有一些后起之秀,就比如像杨俊华这样的。

杨俊华的主上都是摸金校尉,他从小就听家里的长辈讲盗墓的事,他对摸金校尉的行规和一些基本的技术都有些了解,不过和真正的摸金校尉比还是差远了。

杨俊华的家里很有钱,他父亲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在当地很有威望,他在他的那些小伙伴中也很有地位,所以他的日子过得也是相当快活。但好景不长,日金侵占了东北三省,杨家被迫举家逃往北平,当时杨俊华十七岁。在逃亡途中,他们遇到了一帮土匪,摸金校尉都是会一些武功的,他们赤手空拳与土匪拼杀,但由于土匪数量过多,而且土匪头头还有一把手枪,他们的财物被洗劫一空,杨老爷身受重伤,家丁们也是死伤过半。

杨老爷有一个叫方宇平的好友在北平,在书信中他说会接济杨老爷一家。可到了北平,那个方宇平看杨老爷身无分文,而且还受了重伤,当即就翻了脸,要轰他们出去。

杨老爷手下的一个名叫黄洪福的家丁站了出来,这个黄洪福今年二十五岁,他小时候白白胖胖的,杨老爷的父亲很喜欢他,所以经常教他武功和摸金之术,他也算是杨太爷的徒弟,不过在摸金校尉中是没有师徒之分的,所以杨太爷就认他做干儿子,杨老爷就是他的干哥哥。

黄洪福和杨老爷虽不是亲兄弟但胜是亲兄弟,看着大哥受欺负黄洪福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黄洪福一把揪住了方宇平的衣领,举起拳头要揍他。方宇平被身材高大的黄洪福吓得够呛,说话声音都变了,他带着哭腔向黄洪福求饶,还说他根本没有多少钱,不过他就算是拼尽全部财力,也会给杨老爷找最好的大夫治疗。

听了方宇平的哭诉,黄洪福松开了手,让方宇平赶紧去找大夫。方宇平连连点头称是,然后把杨老爷他们请进了屋,让黄洪福稍等片刻,最好的大夫马上就来。

过了一会儿,方宇平带着十几个人回来了,不过他带的不是大夫,而是手持长棍的壮汉。十几名壮汉举着长棍,冲向了黄洪福,黄洪福拿起两把木椅,和他们打了起来。最后的结果是:杨老爷他们被乱棍打出门外,黄洪福的右腿被打折了,杨老爷在混乱中被打到了几棍,伤势更严重了。

杨老爷一家一文钱也没有,晚上没有钱吃饭,还得露宿街头,有伤在身的杨老爷哪儿能受得了。第二天早上,杨老爷宾天了,一家人围着杨老爷的尸体哭了一个多时辰。

大哭一场后,杨夫人提议先把杨老爷的尸体埋葬了,杨家的管家则提议把杨老爷的尸体火化,现在一文钱也没有,要是入土的话,一个陪葬品也没有,还不如火葬的好。

是啊!别说是陪葬品,就是最普通的棺材现在也买不起啊!总不能让老爷卷草席入土吧!还是火葬的好!

几个家丁把杨老爷的尸体抬进了一个偏僻的胡同里,胡洪福边点火边痛哭,他觉得是他害了杨老爷。火越烧越大,胡洪福跪在地上,给杨老爷磕了一个响头,然后站起来对天发誓,要尽自己的全力好好照顾杨老爷一家。

三年后

杨俊华的妈妈,也是杨老爷的夫人得了一个怪病,胡洪福找了很多大夫,可惜都无济于事,主要的原因不是人家大夫医术不高明,而是他拿不起治病的钱。在这三年里,杨家的家丁相继离去,只有胡洪福一直在照顾杨夫人和杨俊华,他每天都拖着一条瘸腿干重活,挣下的钱只能解决温饱问题,实在没有多余的钱给杨夫人治病。

胡洪福站在杨夫人床边,他不停的在抽自己的嘴巴,眼泪砸在地上,嘴里念叨着,都是我的错,是我太没能耐了,害得嫂子受苦,都是我的错。

杨夫人此刻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她用眼睛的余光瞄了眼杨俊华。杨俊华知道了母亲的意思,赶忙上前安慰胡洪福。

晚上,杨俊华想了很多。他觉得他已经长大了,是时候该为黄叔叔分担一些压力了。

第二天早上,他带着一把铁锹出了门,走了有两个多时辰后,他停在了一座大山前。

“后有靠山、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案山、中有眀堂,水流曲折,真是个风水宝地啊!这里必有大墓!”

说完后,杨俊华就挖了起来,挖了半个时辰后,铁锹铲到了很坚硬的东西。杨俊华清理了周围的沙土,他铲到的东西居然是一个机关,这个机关呈圆形,直径有三米,机关的中间部分是一个转盘,转盘中间还有一个绿色的珠子,其余部分布满了圆孔。

杨俊华这下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父亲只教过他分金定穴之术,可从来没教他怎么破墓中的机关啊!黄叔叔好像会破机关,不如回去把他叫来。

这时,杨俊华注意到珠子上好像有字。

此珠值千金,乃是吾赠你之物,用它救你母亲。

杨俊华还没反应过来呢,珠子就又发生了变化。

赶快走,晚上再回来把我的墓封好。

珠子从转盘上滚落下来,杨俊华捡起珠子,珠子上的字消失了。杨俊华把珠子放在了身上最隐蔽的地方,然后爬上了地面。

“晚上回来封?那也太麻烦了,不如现在就封好,也让你好好安眠,谢谢你了。”

说完,杨俊华拿起铁锹,往坑里填土。填了一半时,杨俊华感觉背后有人走过来,他回头一看,走过来的是五个日本兵。

“别动!”其中一个日本兵大喊,其余四个日本兵都拿枪对着杨俊华。

杨俊华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掉进坑里了。日本兵用绳子把他捆了起来。五个日本兵围在一起用日语叽叽咕咕的讨论了半天,最后,一个体格健硕的日本兵拿起铁锹,跳进坑里挖土。

挖了一会后,他就爬了上来,把铁锹给了一个瘦瘦高高的日本兵,那个日本兵刚才一直在对杨俊华不怀好意的笑,他把杨俊华的绳索解开,然后把铁锹交给杨俊华,让杨俊华去挖。杨俊华当然不情愿,可是现在他又能怎么样呢!有五把枪对着他呢!

杨俊华跳进坑里,边挖边小声咒骂那帮日本兵,他也对着下面的土说:“早知道是这样,我就听你的话了,现在不仅我的小命不保,而且你也不得安息了,你要是泉下有知,就变成僵尸爬出来咬死他们五个,也算是为咱们出口恶气。”

杨俊华正在这儿念叨呢!突然听到上面传来两声枪响。

“同志,你没事吧!”

杨俊华抬头看向传来声音的地方,一位年近中旬的八路军正蹲在那里看着他。

“啊!我没事?”杨俊华回应道。

“那要是没事的话就赶紧上来吧!”

“哎!好!”

杨俊华爬了上来,激动地握住了八路军的手,然后连声赞美八路军。那位八路军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这位同志,你叫什么?家在哪里?刚才那帮鬼子让你挖什么?”一位漂亮的女八路军问。

“我叫杨俊华,家就住在北平。不知这位女同志怎么称呼啊?”杨俊华笑得有些忘形。

“你叫我燕子就行,这位是我们的张团长。”燕子顺便介绍了那位老八路军。

“原来您是团长啊!怪不得长得这么英姿飒爽、意气风发呢!这位女同志也是美若天仙、闭月羞花啊!”杨俊华握着张团长的手说。

“同志,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完呢!那些日本人让你挖什么?”燕子的语气有些强硬,他好像怀疑杨俊华。

这下杨俊华可为难了,他要是告诉张团长这下面有古墓的话,张团长搞不好会让人把墓挖了,用里面的钱补充军饷,但这好像不太可能,不过以防万一,还是编个瞎话儿吧!况且跟他们说我是来盗墓的话,弄不好就不能加入八路军了。

想完这些后,杨俊华假装哭了起来,“呃呃呃呃呃,我本来是想去这个山上给我病重的母亲采药的,没想到半路上遇见了这几个小日本儿,他们太不是人了,居然想把我给活埋了,而且还让我自己挖坑儿啊啊饿啊呃!”

燕子看着这个样子的杨俊华,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走上前去安慰起了杨俊华。杨俊华看差不多了,就哽咽着说要回家去看看母亲,并和母亲道个别。张团长也要跟杨俊华一起去,于是,张团长,燕子和几个年轻力壮的八路军换了平民百姓的衣服,和杨俊华一起进了城。

刚到家门口,杨俊华就听到了黄洪福的哭声,他一下就傻了,跑到杨夫人床边,黄洪福正在一旁失声痛哭,杨俊华跪倒在地,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张团长看见这一幕,伸出大拇指,对身边的八路军说道:“杨俊华同志真是个孝子啊!你们也应该向杨同志学习,这样的同志,正是我们团需要的!”

他们不知道杨俊华哭成这样的真正原因,杨俊华现在真是心、肝、肺、肠都悔青了。他哽咽的问胡洪福他母亲是什么时候死的?胡洪福说就是刚才。杨俊华听完又大哭起来,一直哭到了下午。

燕子在旁边一直安慰杨俊华,杨俊华用衣袖擦了擦眼泪,他看着眼睛哭得红肿的黄洪福。杨俊华很感激黄洪福对他和他母亲的照顾,也为这位黄叔叔感到难过,他今年都三十八岁了,连个媳妇也没有,右腿还瘸了,他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想到这里,杨俊华不由得又痛哭起来。

晚上,杨俊华跟张团长说他要留在家里照顾黄叔叔,不能参加八路军了。杨俊华的话让张团长很是感动。

第二天早上,张团长硬塞给黄洪富一摞钱,让他娶个媳妇,生个儿子,将来好有人照顾。黄洪富也想参加八路军,但被张团长以八路军不收腿瘸的人为由拒绝了。

杨俊华被张团长的行为所打动,他知道,这些钱虽然不多,但对于不拿百姓一针一线的八路军来说,这些钱绝对可以算是大数目。

杨俊华跟着张团长来到了团里,张团长给他的任务居然是清扫战场,这点令他万万没有想到。

没过几天,团队就和鬼子打了一场硬仗,这场仗张团长大获全胜,不过也损失惨重。杨俊华和几十个新兵一起清扫战场,他在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洞穴。这应该是鬼子的排击炮把墓穴的封口处炸开了。

杨俊华下进了洞穴里,他觉得这墓里一定有好东西,他走进了墓室,墓室里有个很大的棺材,棺材周围放着不少好东西。杨俊华想起他爹说过,真正的好东西都在棺材里,于是,他就撬开了棺材。

他发现棺材里除了一个骨头架外就只有一本书和一个一端像龙头形的棍子。书的封面已经看不清了,杨俊华拿起那根棍棍,想看看是不是金的,仔细看过才知道,这根本不是棍子,而是一个构造精密的武器,应该可以发射石子,就取名叫龙头炮吧!不过可惜的是它是铜的,不是金的。

这个龙头炮长一尺,可以随身携带,杨俊华把那本书和龙头炮都藏进了上衣里,刚想走到外面去,却听见身后有个声音说,“把东西放下!”

杨俊华还以是活见鬼了,下的动也不敢动,只是右手摸向了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摸金符。这个摸金符是杨老爷的,杨老爷火葬时,胡洪福把它给了杨俊华。这个摸金符很漂亮,是用穿山甲最坚硬的爪子秘制而成,上面刻着摸金二字,还镶有银龙。

杨俊华慢慢转过头,他看到的不是鬼,而是鬼子,看衣着还是个军官,他应该是被打败后无处可躲,所以进入了这里。

杨俊华知道这个日本军官不敢轻易开枪,因为这样会暴露行踪,他窜到日本人身前,日本人慌乱地开了两枪,都没有打中杨俊华,杨俊华抄起一个瓷瓶,打在了日本军官的头上,日本人晕了过去。

“这个瓷瓶少说也值个几十万,真是可惜了,打你打坏了。”杨俊华笑着说。

杨俊华听见了一串机括运作的声音,然后哐的一声,一块巨石封住了出口。

糟了!肯定是这个小日本儿的子弹打中什么机关了,这下出不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杨俊华感觉自己快要渴死了,正在他绝望之时,他突然感觉有风,有风就证明有出口,他打起精神,感觉风吹来的位置。

“就是这面墙!”

杨俊华踢了一脚墙,这墙比他想象中的要硬得多,这可怎么办呐!杨俊华想起了那个龙头炮,他掏出龙头炮,从地上捡起一个铜球,铜球正好能装进龙头炮里,杨俊华扳动了机括,铜球射了出去,打塌了整面墙。

“没想到这家呼威力这么大!”

杨俊华走进了密室里,却没有发现出口,只看见了一棵诡异的树,树上结满了血红色的果实,刚才的风说明这里面有通风系统,为了这棵树能成活,墓主人看来是花费了不少心机啊!

杨俊华又在这墓里呆了很多天,他没天都靠吃这树的果实生存。这天,杨俊华感觉很不好,他发了高烧,活不了几天了。

杨俊华趴在果树旁,他对果树说:“兄弟,多亏了你我才能多活着么多天,你看你,怎么瘦成这个德行了,估计是没水吧,来,喝点我的血吧!”

说完,杨俊华用瓷片割了自己的手腕,这刚一个完他就后悔了,他割手腕是发烧烧糊涂了,现在放了点儿血后他的神智清醒了很多。

可是他没有止血,他想反正横竖也是一死,总不能死前还在一棵树面前丢人吧!

血流到树上,树好像突然有了活力,干黑的树干发出微微红光。杨俊华失血过多,失去了意识。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一家医院里,后来,他因抓住日本军官有功被升为排长,再后来,他又娶了燕子,两人生了一个儿子,叫杨军卫。

杨军卫天生神力,不过他的运气很不好,他当了三十多年的排头兵,身上伤痕无数,到了三十五岁才娶了媳妇,他的这个媳妇是个女摸金校尉,性格泼辣,没几年就和他离了婚,好在离婚前给他生了个孩子,用杨军卫的话说就是不亏本。后来,杨军卫死在了战场上,他的儿子就由杨俊华抚养。这个孩子也是天生神力,不过运气也是同样不好,小时候经常得病,杨俊华请过一个老道给他孙子算命,那老道说这个孩子天生就有麒麟眼(也称阴阳眼),能见鬼神,因他太过顽皮,得罪了不少小鬼,所以才经常闹病。

后来,杨俊华就给这个孩子取名为杨阴。

杨俊华退伍后就在北京潘家园开了个古董店,因为他从小就见过不少古董,所以眼力不错,古董店在北京也很有名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