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探宝奇兵之寻找蜀国最后的宝藏

第三章 开始(下)

  那背山村距离县城大约五十多公里路程,由于山路崎岖我开了大约两个多小时才到达那叫背山村的小山村,我把那装满工具旅行包背负在背上,随手锁上车门,大步朝着那小山村走去,那背山村坐落一座海拔大约有一千五百多米左右山峰山脚下,当我走进村子里时候,才发现现在正值农忙时节,所以村子里只剩下一些老人跟小孩,我在村口处向一位坐在自家门口休闲的老妇人打听一下村长住在村子哪儿地方?那位老妇人告诉我村长住在哪儿,我径直朝着村长房子走去,终于来到这村长房屋前,我只是很自然瞧了瞧周围环境,眼前这村长的房屋,是栋二楼高的屋子,与周围众多低矮的房屋比起来颇有点鹤里鸡群的感觉,也难怪人家怎么说都一村之长啊!当然要有点当领导的感觉吗?我收回自己的目光,抬手敲了敲房门,喊道:“有人在家吗?”过了片刻后,从屋子里传来声音回道:“是谁啊?”我大声回道:“我是县文物所派来的研究员啊!”话音刚落不久,屋门不快不慢的打开了,我定眼一瞧,屋门口站立着一位年龄大约四十多岁,方脸浓眉的中年男人,他问道:“你就是县文物所派来人吗?”我点了点头应道:“是的!”那名中年男人脸上立马就露出微笑并客气说道:“请进!”我迈步走进屋子里,我环看一下这间屋子,装饰和布局都是典型农家风格,简单实用。

那中年男人客气说道:“请坐,年轻人。”我坐了下来,然后那中年男人给我泡上一杯香浓的茶水,放在我面前茶几上,我客气说道:“谢谢!”那中年男人微笑着说道:“没想到县里这么快就派人下来了。”我注视着眼前这名中年男人说道:“我们接到你们村子打来电话,就迅速地动身赶过来了。”

那名中年男人笑着问道:“进我们村子的山路不好走吧?”我勉强笑了笑道:“还可以,只是有些道路崎岖一点而以。”我问道:“师傅,你就是背山村的村长吧?”那名中年男人点头道:“是的,我叫林臣耕,小兄弟怎么称呼呢?”我淡笑着回道:“我姓熊,名:晨曦,林村长你就称呼我小熊吧!”林村长好奇的问道:“县里只派小熊你一个人来吗?”我摇了摇脑袋回道:“我们文物所的大部队随后就到,我只是个先头兵而以。”林村长笑了笑说道:“喔!原来如此。对了,小熊你喝口我们这小山村自己采种的山茶吧。”我闻言拿起放在茶几上那杯茶水,凑到嘴边,轻轻的茗上一小口,一股干甜带着浓烈清香味的茶水进入到我嘴里,顺着食道,很快进入到胃子里,随之而来是那股茶水带来惬意感走遍全身,我赞道:“真好喝的茶啊!”林村长自信满满的说道:“小熊,你就好好品上一番吧!”我点点头道:“谢谢,只是现在公务在身啊!等以后有时间一定好好品上一番得。”林村长从怀里掏出一根烟,递到我的面前,客气地说道:“小熊,抽烟?”我大方的接过那根烟,从裤子里掏出打火机,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后,慢慢地吐出烟圈,问道:“林村长,你们发现那古墓在村子的什么地方呢?” 林村长抽了一口烟后,瞧着我回道:“我们发现那古墓在村子后面那座大山的后山沟里,那地方挺偏僻,没多少人人敢去那里,而且那里还十分危险并且……”那林村长就这样突然停住话语,似乎有种想说出来,却又不敢表达出来的神色,登时让我的好奇感又增加不少分数,我也抽了一口烟后,接着追问道:“林村长,为什么以前没有人发现那座古墓呢?”林村长面色有些难看的叹气道:“主要是村后那座大山我们都叫它震天山,而那山沟里更是常年雾气笼罩。总给人一种很神秘感觉,要不是那天村里叫老孙村民上山去砍些准备冬天用得柴火的话,也许那古墓也不会被我们发现得。”我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林村长,可以带我去见一见发现那古墓的叫老孙的村民吗?”林村长很爽快答应了。

我跟着林村长漫步走在这山村崎岖的石梯上,林村长走在我的前面说道:“发现那座古墓的老孙家就住在前面,很快就到了。” 我跟在后面问道:“林村长,你们村子大约有多少人啊?”林村长走上一石梯后,回道:“我们这小山村有三百多口人,如果加上那些外出打工的人话,大约就五百多口人吧。”我笑着说道:“你们村还是人丁蛮兴旺得吧。”林村长双手背在后面,走在我的前面接着说道:“听村里老人说我们这村子从古时候那个叫什么明朝时候起就有人在这里居住生活了。” 我回道:“我瞧见你们村里有些房子是有些年头了。”林村长在前面闻言爽笑几声道:“小熊兄弟,不愧是从事考古发现的人啊!眼力相当不错。”我也笑了笑道:“谢谢林村长的夸奖。”林村长抬起手指着前面说道:“前面第二家就是那老孙家了。”我应了一声。

当我跟林村长出现在这家农舍面前时,发现屋门前还喂养几只小鸡,那几只小鸡正啄食着残留在地上碎米粒,眼前这户农家是一栋很普通的砖瓦构造的房屋,修建的时间应该不是很长,这时,林村长抬手扣了扣房门,喊道:“老孙在家吗?”过了片刻后,屋内传来声音回道:“是谁啊?”林村长说道:“是我,老林。” 又过一会儿,紧闭的房门缓缓打开了,出现在我面前是一位年龄大约接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肤色黝黑看上去就是个典型的农家人,上身穿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深蓝色衣服,衣服的袖子都双双挽到胳膊上,留出一双古铜色的皮肤的双手,看上去像是才从田地忙完农活才回来一样,那名中年男人微笑着说道:“原来是老林啊!快!请到里面坐。”那名中年男子发现我的存在,打量我一下,林村长很自然介绍道:“这位是县文物所派的小熊同志。”我客气问候道:“你好!师傅你就是发现那座古墓的老孙吧?”那名中年男人客气点点头道:“两位有什么话还是进屋来说吧!”我跟着林村长走进老孙家里。

老孙很热情地招呼我跟林村长坐下来,紧接着从怀里掏出两根香烟递到我和林村长的面前,我抬手接过其中一根香烟,叼在嘴里,伸手从裤子里掏出打火机来,点燃香烟,深深吸上一口,老孙笑着说道:“小熊同志,我这里没有什么好烟招待你啊!请不要见怪。”我爽笑着回道:“这是那里的话,没事的,老孙师傅。”我从怀里掏出一本记事本和一只笔,放到前面茶几上,林村长首先说道:“老孙,你就给小熊同志讲诉一下你发现那座古墓的经过吗?”老孙深吸一口烟后,吐出烟雾,喃喃地开始说道:“大约是三天前吧,都是我那家位老婆子,朝着我嚷了好几天说家里没有过冬用来烤火的干柴了,叫我找些来,那天中午就喝了点壮着胆子冒险来到就去了村子后面那座大山的后山,当我来到后山的半山腰时,也不知怎么搞得一不小心被一棵大树暴露在外树根刮倒了,就顺着那山坡一直滚到山沟里,等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候,正好那山沟里,就跟中了邪似的,满天大雾,眼前根本看到不远距离,发现离自己不远处好像有些东西,就壮着胆子走了过去,结果在杂草丛里发现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一些字,但是我不认识那些字,我又朝那杂草丛里走了几步,发现地上有个很大窟窿,我就好奇蹲下身去瞧了瞧,由于当时已经是半晚时分了,天色有些昏暗,无法看清里面有些什么东西,我只好鼓着勇气,伸手探进那个地洞里面,摸索一番,突然,我从那里面摸出一件东西,我拿出来后,放在地上一瞧,是件很奇怪的东西,我从来都没看见过。”我打断老孙话语,说道:“老孙师傅,能把那件东西拿出给我瞧瞧吗?”

老孙连忙起身朝着里屋走去,闪身进到里屋,我这才抬头朝四周瞧了瞧。

屋内的布置只能说很有我们川西南农家的特色,在古朴中带着一些现代,一套古朴的家具上摆放着现代化家电产品,我正左顾右盼时候,隐约听见从里屋传来好一阵的谈话声,隐约的听到一个声音问道:老头子,你在找什么啊?我那天带回来那个东西放在哪儿了?什么东西啊?就是我从后山拿回来那个东西啊?你找来干吗?县文物所派人来了,想看看那东西。你傻啊!你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古代的东西,说不定卖出去能赚好大的一笔的钱!如果被他们拿去的话,我们什么也捞不到,你这傻老头子。似乎里屋谈话听顿下来。

大约又过去五六分钟时间,林村长似乎等得有些耐不住性子,站起身来说道:“嘿?这老孙到底在干什么?找个东西都找那么久,小熊,你先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进去瞧一瞧老孙找没找那东西?”接着林村长边朝着里屋走去边大声说道:“老孙,那东西找到了吗?”闪身进到里屋去,在外屋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从怀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燃了,享受着香烟带来惬意感,没过多久,从里屋传来脚步声,是朝这着外屋走来得,我猜应该是老孙跟林村长从里屋出来了,当他们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时候,我瞧见老孙手里多一件“羽杯”(古代一种用来装酒的酒具),老孙把手中那件“羽杯”放到我的茶几上。我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老孙竟然拿出一个价值连城的古代“羽杯”来,我低下身,从旅行包里拿出一副干净的白手套,戴在双手上,我小心翼翼拿起那件价值连城的“羽杯”左右摆弄着,仔细万分观察着那件“羽杯”,老孙和林村长的傻站在一边,脸上显露着着急的表情,迫切想知道有关那“羽杯”的一切,我瞧见那“羽杯”上雕刻着一些隶书文字,由此可以推断出那件“羽杯”应该是在汉朝以后才出现得,但是是出自西汉还是东汉,只有破解那些隶书文字的内容才能知晓,我试着破解那些隶书文字的内容,意思大约是这样:蜀国将亡,帅之大者,赐于小卒之杯……。

后面这些及不是隶书,也不是楷书,是种特殊的符号,我紧锁着眉头思索半天未能解开那些符号之谜?林村长瞧见我紧锁着眉头,好奇的问道:“小熊,你看出这件东西是什么年代的吗?”我放下手中那件“羽杯”,抬起头慢慢地说道:“我只能根据那件“羽杯”上的文字初步断定出是三国时期的文物。”老孙跟林村长被我这句话给震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林村长惊讶道:“小熊,你说这件东西是什么三国时期的文物?” 我笑着说道:“你们知道刘备,关羽,张飞吧?” 被我这样一提醒,老孙跟林村长登时两眼放光,老孙兴奋的说道:“小熊同志,你说这件东西是那个有着蜀国,什么魏国,还有什么吴国的三国时期的文物吗?” 我眼神肯定点点头补充道:“是的,准确的说应该是三国中蜀国末期的文物。”老孙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这件文物能值多少钱呢?小熊同志。”我笑着回道:“从考古发现来说,至今发现这样的“羽杯”举止可数,这件“羽杯”的价值连城。是件无价之宝。”我的话音刚落,林村长和老孙都不由发出惊叹声,“哇”。

林村长难掩兴奋之情说道:“没想到看上去这么不起眼的一件东西,能价值连城。”老孙在一旁瞪着眼睛一直注视着那件“羽杯”文物,我说道:“由此可推断出那座古墓也应该是三国中蜀国末期的墓葬。”林村长坐在我的旁边,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件“羽杯”文物,我接着说道:“这件文物已经归国家所有。”老孙大为吃惊道:“什么?小熊同志。”我站起身来,走到我的旅行包旁边,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几张纸,然后拉合上旅行包的拉链,重新回到我刚才坐的地来方, 把那几张纸摆放在茶几上,林村长更加疑惑的问道:“这是……?”我爽笑一下说道:“这是一份文物交接单?”老孙疑惑万分看着我问道:“小熊同志,这文物交接单是用来干什么得?”我笑着说道:“主要是用来交接发现文物的单据和证明,老孙请在这里签上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我把一只钢笔放到茶几上,老孙拿起那份交接文物单瞧了瞧,然后把那份文物交接单放到茶几上,有些疑惑问道:“小熊同志,发现这种文物或者古墓就没有一点奖励吗?”我闻言笑了笑道:“当然有啊!只是在古墓完全发掘后,根据古墓的规模大小来奖励发现者得。”老孙听到我的话,很快拿起那支钢笔在那份文物交接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等老孙签好那份文物交接单后,我又从旅行包里拿出一个经过真空处理的塑料袋,那件“羽杯”文物小心翼翼地装进那真空塑料袋里,放进我的大旅行包里。

这时,林村长抬起左手瞧了瞧手腕上手表,自言道:“都快下午三点半了。”我好奇的问道:“林村长,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要办了?”林村长笑着回道:“没有其他的事,小熊,你什么时候去发掘那座古墓了。”我迟疑一会儿说道:“发掘古墓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发掘出来得,我得等我的大部队到来才能开始发掘。”话音刚落,我放在裤子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连忙从裤子里拿出手机,接通电话,原来是陈所长打来的,在电话里问道:“小熊,你已经到达背山村了吗?”我回道:“陈所长,我已经在开展前期工作了。”陈所长接着说道:“好的,我们大约还要一个小时后才能到达。”我应了一声后,挂断电话。

林村长在一旁问道:“小熊,是你们所里领导的电话吗?”我点头道:“是的,他们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达这里。”林村长爽快的说道:“小熊,你还是到我家去等待你们所里的人吧。”我想了想,那样也好,就答应下来。

林村长对着老孙说道:“老孙,等县文物所的人全部到来后,你就带着他们进山去找那座古墓。”老孙爽快地答应下来。我和林村长离开老孙家,朝着林村长家走去,我背着那大旅行包漫步走在这有些崎岖的山路上,四处张望着这个山村的一草一木,周围都是一片宁静祥和的山村风景,青色翠绿的山峰,还有人的田间里忙碌着,灰色古朴的民房,看上去都是那么自然惬意,我仿佛像是回到古代一样。回到那个追求田园逍遥生活的唐朝。

我又重新回到林村长,林村长回到家后,就开始忙着晚饭的事了,对着我说道;“小熊,我们这穷山村没有县里那些大鱼大肉招待你们,只能做些家常的乡下菜给你们文物所的人品尝了。”我客气笑着回道:“不用那么客气,林村长。”林村长已经把做饭用的围裙系在身上,准备进厨房开始忙活了。林村长爽笑着说道:“你们是县城里来的贵人,怎么都该好好招待一番啊!也是尽地主之仪。”我客气万分回道:“真是麻烦你了,林村长。”林村长摆手笑了笑道:“没有什么麻烦得,小熊,如果要看电视,遥控器在沙发的旁边。”林村长走进厨房开始张罗晚饭了。

我找到遥控器,打开电视欣赏起来,眨眼间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忽然,从屋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立马猜测到应该是陈所长他们一行人到来了,我连忙起身,窜到房门边,问道:“陈所长,是你们吗?”很快屋门外,传来声音道:“是的,你是小熊吗?”我匆忙的打开屋门,只见陈所长,池大美女,小刘他们三人站在屋门外,背上都背负着一个大旅行包,我高兴的笑着说道:“你们总算出现了。”我闪到一边,好让他们三人进到屋子里,他们三人闪身进到屋子里,我随手关上屋门,只是安静跟在最后面,小刘那小子调侃地说道:“死熊猫,这次可让你抢了头功。”我只是狠狠推了一下小刘那家伙,回道:“谁叫你整天都在偷懒耍滑啊!”陈所长他们三人在客厅把自己背上的大旅行包放到一边,随后坐到沙发上,我给他们泡上三杯热气腾腾的茶水,这时,林村长正好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瞧见陈所长他们后,热情地伸出手,分别跟陈所长他们一一握手,还没有等我给陈所长介绍林村长,林村长他就自我介绍,说道:“我就是这背山村的村长,姓林。”陈所长很热情也自我介绍道:“我就是县文物所的所长,姓陈,这位是我们所里文员:池静,这位是我们所里另一位文物研究员叫:刘晓东。”林村长很热情的招呼道:“欢迎你们各位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你们了。”林村长立马拿出几根香烟来,分别递给陈所长,小刘那家伙,当然还有我,我接过林村长递过来的香烟,叼在嘴里点燃了,林村长接着说道:“我就不打扰你们谈事了,晚饭都还没有做好了,那我进去忙活了。”陈所长客气的回道:“真是打扰到林村长了。”林村长淡淡的一笑后,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陈所长坐在沙发上,深吸一口香烟后,问道:“小熊,你的前期工作开展怎么样了?”我回道:“我从发现那座古墓的村民手中拿到一件文物。”陈所长着急说道:“快拿出来,让我们大家都研究一下啊。”我站起身来,走到我的大旅行包边,拿出那件装在真空塑料袋中的“羽杯”,放到沙发前面的茶几上,陈所长瞪大眼睛,双手带上一双干净的白色手套,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件“羽杯”文物,观察好一阵后,把那件“羽杯”文物放到茶几上,抬起头说道:“这件“羽杯”文物应该是三国时代蜀国时期得,小熊,你应该也看过了吧?”我点点头道:“是的,我相信这座古墓的墓主人应该也是那个时期的人,说不定我们会有一个很惊人的发现得。”小刘那小子沉默半天后,才开口笑着说道:“说不定我们会发现一座比秦始皇陵墓还要庞大的古代陵墓得。”池大美女在一旁正做着重要书面笔录,我把手中已经熄灭的香烟放到烟灰缸里,只是很淡定的说道:“但愿如此。”

小刘拿起那件“羽杯”文物,瞧上一阵后,好奇的问道:“|晨曦,你看这件“羽杯”上隶书文字后面有着几个奇怪的符号。”我点头道:“我很早就注意到这几个奇怪的符号。不知道这几个奇怪的符号是否和那座古墓的主人身份有关?”陈所长皱着眉头说道:“这几个奇怪的符号,从我的推断来看,不竟和这座古墓的主人身份有关,甚至还有可能隐藏着其他的一些事情,但是只有等到明天我们发掘过后,才能真正找到答案。”

小刘听到陈所长这句后说道:“我觉得这几个奇怪的符号很像三国时候军队中的暗语符号?”我有些疑惑的问道:“小刘,你能确定吗?”但是小刘那小子瞧了瞧我后,眼神很确定回道:“我只是一次记得仿佛在一本书上瞧见过类似的符号?”我好奇万分的追问道;“小刘,你还记得那本书叫什么名字吗?”小刘紧锁着眉头思索半天,回道;“根本记不住了。”此话一出,引起我们其他几人一片叹气声,就在这时,林村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客气的说道:“各位,晚饭已经做好了,可以吃饭了。”

没想到林村长准备上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饭,饭桌上竟是一些飞禽走兽,山珍海味,在吃饭时候,林村长还拿出一瓶自己珍藏许久的老酒来款待我们几个,一顿丰盛的晚饭过后,池大美女帮着林村长收拾着饭桌上的残汤剩菜,而陈所长挺着自己发福的大肚子,正用一根牙签剔着牙,小刘走到外面的沙发上,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欣赏起电视来,我也走到外面屋子,从怀里掏出一根香烟,并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小刘喊道:“接着。”小刘转过来身来接住我甩给他的香烟,随后我自己也点上一根香烟,说道:“我出去走一走。”小刘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应了一声:“好的,早点回来啊。”我打开屋门,走到外面,入秋以后夜晚,空气中似乎多了几道寒冷的空气,苍白的月亮悬挂在夜空中,我呼吸着略有些冰冷的空气,漫步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四周都是一片宁静,除了偶尔传来犬吠之声外,一切都那么安静仿佛只剩下心跳声和呼吸声,这是我在有些繁华的县城里无法感受和体会的宁静和祥和,我抬头仰望漆黑的夜空,几点繁星点缀在其中,我坐在一块青石上,静心欣赏着这小山村的夜景。

正陶醉在这美丽的小山村夜景中的我,被传来一个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说道:“熊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发什么呆啊?”一听声音便知来人是谁了,我转过头,笑嘻嘻地回道:“池大美女,你也出来走一走啊。”池静抬头望着星空说道:“没想到这小山村的夜空会如此的漂亮,好久都没有看过么漂亮的夜空了。”我却把话题指到另一边问道:“那陈所长他们在忙些什么呢?”池静把双手背在后面,走到我的身旁回道:“陈所长和那个林村长在一起聊天。”我又接着问道:“小刘那家伙在干些什么呢?”

池静她抬手理了理秀发后回道:“他正看电视了。”我忽然把话题转到另外一边问道:“池大美女,你喜欢这小山村的夜景吗?”我只是注意池静脸上露着微笑道:“看到这小山村的夜景,就让我想起小时候在外婆家渡过那段时美好的时光。”我也笑着说道:“我小时候一直都在大城市里长大得,所以很少到过这样小山村,如果不是选择考古发现这份职业的话,也许我这辈子也不会来到这样小山村,能够欣赏到这样夜景。”池静却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明天那座古墓能不能发现一些好的文物出来?”我自信满满的回道:“那是必须的,一定会能发掘出许许多多的重要的文物来得,这点不用你担心,最怕就是那座古墓被那些可恨的盗墓贼光顾过,这是我最担心一点。”

池静朝着我淡笑一下,俏丽的脸蛋上残留着让人回味的表情。说道:“熊哥,你永远都是那么自信,对什么事都充满希望。”我听到池静这番赞美之词后,微笑着回道:“自信是身为一名考古发现工作者最基本素质。”池静听到我这番话后问道:“熊哥,这次即将发掘的古墓真的是三国时期的吗?”我略加思索后点头道:“从那件“羽杯”文物来判断,基本上可以判断出那座古墓的主人应该就是三国时期得!”池静却有些疑惑问道:“熊哥,难道就不会出现其他的情况吗?”我大笑几声后回道:“那我就只能相信我的直觉了。”池静她抬起头仰望着这景色迷人的夜空,久久地再没有说话,而那夜空似乎也沉默不语,仿佛也在静静的注视着我和池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