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看不见的那个他

梦境与现实

看不见的那个他 Queena夏 1347 2016-09-25 15:19:01

  “小茜,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快来,做了你最爱的红烧排骨。”

姑姑的声音传来,暖暖的,真好听。何茜艰难地睁开眼,头真疼啊,刚才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何茜摸了摸额头,光洁无比。

原来是梦啊,真是吓死了,何茜的心砰砰砰跳得超快,还沉浸在刚才的梦里。姑姑见何茜没有起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发出淡淡的光,就好像她是会发光的太阳一样。

“这都到中午了,你怎么还睡啊,我们小茜真的个大懒虫呢!”

姑姑笑容满面,满带宠爱地看着她。姑姑一直待何茜如自己的亲闺女,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姑姑对她比对表哥还好,所以,她跟姑姑异常亲密。

不得不说,姑姑做的排骨真的很好吃,何茜一眨眼的功夫,只见刚满满一盆还冒尖的排骨便快见底了,何茜一边啃着排骨,一边跟姑姑讲述刚才的梦,刚才的梦真的好吓人,何茜说到紧张处,眼角还会带着泪,姑姑看着她,说她像个孩子。

何茜想着刚才的梦,还心有余悸,放下筷子,走过去抱着姑姑,姑姑被她这么一抱,吓了一跳,然后说她是个傻孩子,梦也会当真,何茜笑着,觉得很安心。

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何茜手上,何茜低头看,却见姑姑眼睛、鼻子都流着血,满是惊恐地看着前面,何茜顺着姑姑的眼光看过去。是他,他要做什么?何茜松开抱着姑姑的手,挡在姑姑前面。他忽然张开他的血盆大口,朝何茜走来,然后随手把何茜扔到一旁,何茜的头撞在了桌角,星星到处打转。他的血盆大口咬在了姑姑的脖子上,姑姑的脸变得扭曲,何茜顺手拿起一把椅子,踉踉跄跄地走过去,心一横,闭着眼睛,连砸了三下。

睁开眼后,何茜傻了眼,姑姑抱着椅子,瘫软了下去,哪还有他的影子。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砸到姑姑?她明明是对着他砸的啊!看着他在不远处,像是阴谋终于得逞一样,阴笑着,何茜怒火中烧,想要找他拼命。

姑姑轻轻拉了拉何茜的裙角,何茜看过去,姑姑对着她摇头,她知道,姑姑是让她不要这样做。何茜趴下去,抱着姑姑,姑姑在她耳边说:“小茜,你们不要难过,我一直都在你们身边!”然后便没有了呼吸。

何茜的心像是被人抓着一样,痛得难以呼吸。

“姑姑!”何茜惊坐起。

“茜儿,你醒啦!”妈妈温柔地看着她。

妈妈怎么会在,我不是在姑姑家吗?

“姑姑呢?”

“她还在抢救室……”妈妈虽极力压制自己的眼泪,何茜还是看出了妈妈隐藏的悲伤。

抢救室?刚才不还在一起吃饭吗?是她,是她打伤了姑姑。

“妈妈对不起,姑姑的因为我才这样的。”何茜很难过,很自责,她不知道明明挥向他的椅子,怎么会砸在姑姑身上。

“傻孩子,车祸又不是你造成的。”妈妈忧伤地说。

车祸?他?椅子?记忆翻江倒海袭来,全是痛苦,究竟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境?可不管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境,何茜都不想接受,不管是哪一个,都充满悲伤。何茜觉得头很疼,使劲抱着头。妈妈见何茜这样,赶紧叫来了医生,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撞到了头,有轻微脑震荡,休息休息就好了。妈妈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满脸担心地看着何茜,直到何茜睡着,才抹着眼泪走了出去。

妈妈才走了不久,何茜便醒来,因为心里挂念着姑姑,她拔掉了输液的针,偷偷溜了出去。何茜顺着护士的指引,很顺利就找到了抢救室,妈妈、表哥和姑父站在抢救室外,满脸焦急,表嫂抱着女儿,头深深埋在女儿脖子下面,肩膀微微颤抖。

何茜还没走近,医生就出来了:“病人刚忽然苏醒,拒绝做手术,反应很强烈,你们进来俩个人劝劝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