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看不见的那个他

挑战恐惧

看不见的那个他 Queena夏 3073 2016-09-23 09:34:49

  因为请了一天假,何茜感觉有一周没上班似的,整个人忙得到处转,但又都是写鸡毛蒜皮的小事,谁让她是公司的最底层,各个层次剥削压榨的对象呢。

大红见何茜来上班了,满脸都写满了八卦,屁颠屁颠地跟在何茜身后,一直追问何茜昨天是不是去约会了。何茜心里那个苦啊,她也想去约会啊,以前生活正常,都只能做一只快乐的单身狗,现在有他的出现,她连快乐都做不到了,只能做一只苦逼的单身狗了,大红还一直在旁边起哄,何茜没好气地看了看大红,顺带瞟了个白眼,继续做她的打杂小妹。

大红这爱八卦的脾气,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何茜白眼给她甩了好几个,她愣是没放弃,何茜可不想成为公司八卦的话题,男女这个话题,在公司可是百听不厌的,便不得不假装心平气和地说没有去约会,只是有点事,去了一个偏远的小镇,还发生了一些不想发生的事。大红还想继续追问,可何茜的脸色却忽然变了,大红明显感觉到何茜在发抖,嘴唇变得惨白。

“茜茜!茜茜!”大红摇了摇何茜。

何茜回过头来,满是惊慌地看着大红,眼里满是无助,大红觉得有些心疼,抱着何茜,想要给她安慰。本想问何茜发生了什么事,可何茜除了发抖,什么都没有回应她。大红以为是她无意触到了何茜的伤心事,不敢多问,只是抱着她。

他怎么会在公司?毫无征兆地出现,就在刚才,何茜才给大红甩完一个白眼,无意中看见他静静站在门口的发财树旁,一开始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可细看发现,他是真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似乎想要洞悉她的一切。他浑身散发着寒冷的气息,就算隔了好几米,何茜还是觉得似乎是靠在一块冰上,连心也随着一起冰冷,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神情变得不自然起来。她认真看着大红,期待从她眼中得到安慰,可大红的眼中,除了担心,并没有慌张,她知道,大红没有看到他。

过了好一会儿,何茜才勉强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找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荒唐的理由,打发走了大红。她坐在座位上,明明做得很顺手的事情,因为他在不远处,忽然就变得无从下手。而他,就那样,静静地站着,像是一件晾着的白衣一般,没有离开,也没有靠近,让何茜无从猜测他的目的。

何茜看几眼电脑,又偷偷看他,整个人完全不在工作状态。他为什么会在公司出现,又为什么站在那里,她要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周围的人在有节奏地敲击着键盘,而何茜却心不在焉,本想拿杯子喝水,却打翻了桌上的杯子,她以最快的速度拿起了杯子,水还是直接倒在了电脑键盘上,手忙脚乱地一番收拾后,电脑还是罢工了。

真是要死了,当时为了工资能多点钱,把自己的电脑拿到公司办公,现在可好,直接把当年省吃俭用好几个月才买的电脑给淹死了,何茜坐在座位上生着气,看着电脑,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

“啊!”何茜努力压制怒气,小声怒吼。

何茜不大的声音,不常用的语气,居然成功吸引了坐在旁边的同事,他停下忙碌的双手,转过身问何茜遇见什么事了。何茜耷拉着脑袋,用嘴指了指流着泪的电脑,心在滴血。同事笑了笑,安慰何茜道,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拿去电脑维修城修一下就行了,只是要花点时间。何茜心里本就不舒服,怒火蹭蹭蹭往上冒,本是来安慰他的同事,却让她火气更大,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把怒火按下去,没有对着同事发火,同事见何茜不理他,便继续埋头苦干。

愤怒的何茜本只是抬起头叹口气,却见他还在那里,静静地站着,似乎是在看何茜的笑话。何茜心里认定一定是他,若不是他,这么久以来一直没有打翻的杯子,怎么今天他一出现,就刚好把水倒在电脑上了,不是他还能是谁?

何茜估计是被气昏了头,居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气势汹汹地走到他的身边,大声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一定是故作高傲,或是不屑回答吧,居然转过身,准备离开。此时的何茜红了眼,居然追着他不放,一定要他给他一个交代,这样的何茜,显得很无理取闹,没有看见他动手脚,凭自己的主观猜测,就臆断一定是他,多少有点无理。而他,一直神出鬼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轻轻挥挥衣袖,便能伤人无数。他要想把水倒在何茜电脑上,就算有十个何茜,也不能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他自然是何茜怀疑的第一嫌疑人。

没有具体形态,空有影子的他岂是何茜想留就能留得住的存在,早已经消失不见,何茜却还在大声喧嚣,似乎是近日的情绪终于得到了释放,闹得不依不挠,彻底吸引了公司人的眼光。闹累了的何茜渐渐趋于平静,却见经理黑着脸,转身离开,看着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的同事们,何茜整张脸都写满了尴尬,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像做贼一样,溜回自己的座位,把头埋在文件下。

办公室的人,空闲的时候,总喜欢聊点八卦,平日里,何茜也是八卦大军中的一员猛将,只是时过境迁,没想到今日她却成为了别人八卦的对象。虽然他们以自以为何茜听不到的方式讨论着,何茜还是听到了,只是,她都自动过滤掉,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她刚才的行为一定很奇怪,那举动无异于泼妇,不依不挠,在别人眼中唱着情节激烈的独角戏,成为办公室今日的话题,也就无可厚非了,只是,有些平时觉得关系还不错的人,也在背后说着一些不好听的话,让何茜觉得很难过。或许,办公室友情,本就很少真心吧。

心爱的电脑坏了,同事又在说三道四,何茜干脆一狠心,请了三天假。看到何茜的请假条,经理的脸色难看极了,她还没来得及追问何茜刚才那发疯缘由,何茜便递上了请假条,换在平日,经理早就发飙了,但她居然看了看何茜,虽然脸上满脸的不乐意,最终还是批了请假条,难道刚才何茜的架势真的是太吓人了,还是说,她真的觉得何茜有点不正常,怕何茜对着她发疯。何茜顾不得这些,她只想尽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假条一批,便抱着电脑,灰溜溜地跑了,留下了那一地的闲言碎语。

离开公司后,何茜便把电脑送到了维修城,但电脑却需要在电脑城待几天,估计是它水喝多了,脑袋发热吧,虽然想要带电脑回家,迫于无奈,也只能把它放在维修城了。走出电脑城的何茜完全没有了火气,人一冷静下来,想的事情就多了,现在想来,她竟有些后怕,她居然用那种语气跟他说话,她居然对着他发火了,如果当时他愤怒了,会不会一伸手便拿走她的小命?可是,真的好奇怪,她都那样对他了,他居然只是消失不见,居然没有对她做什么,她居然完好无损地活到了现在,这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何茜一路走,一路想,越走越害怕,渐渐挪不动脚步,她是真的想好好活着,就算平平淡淡,但只要平平安安,她便满足了。可是,她刚才居然得罪了他,他一伸手,叫何茜往上,何茜就算死死粘在地上,也会飘到空中;他一变幻,就算何茜心里做足了各种准备,也能被他折磨得不成人样;所以,何茜不敢回去,只敢坐在外面的长条凳上,来来往往的人,多多少少能给她一点心灵上的安慰。

从阳光灿烂到星星眨眼,行人从三三两两到鲜有人来,华灯起,夜色深,何茜看着街上暖色调的灯光,却感受不到丝丝温暖,单身女性独子坐在凳子上,多少有些不一样的韵味,何茜知道,她该回家了,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只是,勇气这个东西,不是说有就真的会有的。何茜死气沉沉地回到家,心如死灰,准备迎接一场血雨腥风,结果一切都很平静,平静的让人害怕。他不在,也没有在她一出现,就忽然闪现,然后夺去她的小命。

何茜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发呆般地盯着门,眼睛一眨不眨,似乎生怕一眨眼,他就出现在眼前。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没有从门前飘出来,也没有出现在何茜的视线中。

难道,他离开了?难道她的一场怒火让他看到了她的可怕,灰溜溜地逃走了?如果真的这样,那就好了,他一直就在她头顶,从她坐在沙发上后,他就一直在她的头顶,只是她一直注视着前面,没有发现罢了。

夜静悄悄的,一滴水都能打破这场安静,可一切都静静的,犹如这个世上,只有他和她,还有这个房间存在,这场安静不知道将会以什么样的结局收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