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看不见的那个他

归途

看不见的那个他 Queena夏 1895 2016-09-22 14:23:15

  何茜整晚都辗转反侧,那些恐惧并未远离,一直在何茜的心里,每当何茜快要进入梦中,便会双腿一蹬,猛然惊醒。除此之外,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完全没有安全感,实在睡不着,所以,第二天,她挂着两个很大的熊猫眼,坐上了回程的车。

汽车在小路上,颠颠簸簸,时而不时转个弯,就像坐在摇篮上,何茜很快有了困意,却总在快睡着时,被车的大转弯的车给摇醒,如此反反复复,总算是到了火车站,错过了窗外的青山与清新的空气,错过了早上的晨露与芬芳,留下的只有在车上打瞌睡造成的脖子酸疼,这也算作是不辜负此次汽车之行。

最近一班回城的车票也在两小时后,何茜一个人坐在候车室,孤孤单单,昏昏沉沉,疲劳加上心里有事,连手机都对她没有了诱惑力,要知道,以前的她是睡觉前最后一件事是玩手机,早上醒来的第一件是玩手机,走到路上也会玩手机,一有时间就掏出手机看看,如果没有手机,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但现在,她却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发着属于她自己的呆。若不是肚子对她发出了抗议,一直咕咕叫个不停,何茜估计要坐在那发呆到检票时。

何茜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让她来这里,却又什么都不做,只是在那个小镇上住一夜,便又返程,或许,那些惊吓是让他来这的目的。可这不合情理啊,就算不去那里,只要他出现,何茜就害怕得不行,就算他不出现,只是想到他,她也会惊恐万分,他又何必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呢?

何茜边吃边想,想到深处,会停下来一动不动地盯着前面发呆,如不是老板人不错,按她这种慢悠悠的吃法,估计早就被赶走了。何茜一定是疯了,居然有心思关心他来这的目的,居然还敢坐在那里思考与他有关的事,和这个相比,她不是更应该担心担心她自己吗?

其实,她心里万分抓狂,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他,想着他随时可能出现,也随时可以带给她恐惧,心里变得焦躁不安,坐在那里,叹起了气。

“想摆脱我?”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何茜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老板在卖力地煮着面,好像心情很不错,还哼着小曲儿;旁边三三两两地坐着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外面时而不时有拿着行李的人走过,顺便看看铺子里面卖着什么。可那个声音却让何茜不敢动弹,想想昨晚的经历,她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她只是心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他也能听到吗?

“我,我只是想早点完成你的心愿!”何茜小声说,小到有点像是喃喃自语。

“呵,你会那么好心?”不带有感情,却寒意阵阵。

何茜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是觉得很冷,坐在对面的他,冷冷的,依旧看不清楚脸,大白天出现的他,怎么比晚上看到还觉得寒意刺骨。一想到昨晚那张脸,何茜就觉得胃里开始翻腾,费了很大劲,才把那种恶心压制住没表现出来,她真怕一不小心就惹他不高兴,小命就断送在了他手里。

手指捏得板凳咯咯作响,何茜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力气这么大,而周围的人,似乎也被她这不同寻常的举动吸引了,略带深意地看着她,似乎还在小声议论着。

“你看,那个人怎么了?”

“那人不会是神经病吧,坐在那发什么神经呢?”

“……”

何茜看着他们那异样的眼光,觉得身上阵阵刺痛,从来不知道,原来眼光和言论会是这么锋利的刀子,一点一点剜着她的肉,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评价别人的行为,你们只看到了你们看到的,你们知道你们看见的现象背后的东西吗?

可是,她平时不也是这样吗,总是评价别人怎么怎么样,有去关心过事情本身吗?平时总是和几个比较要好的聚在一起,说长说短,完全没有考虑过被议论的人是否会知道,也没有考虑过是否会伤害别人。有的事,大概自己不经历过,永远都不知道别人曾经受到过的伤害吧。

他还在那里坐着,周围的人在以他们以为是悄悄话的声音议论着,何茜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既有他带来的恐惧,也有那些异样的眼光带来的伤害,这个世界,终究有那么多的伤害。何茜用蚊子般的声音说结账,正在认真煮面的老板居然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她。果然,所有的老板都一样,你大声问老板菜好了吗,他不一定能听见,但很小声地说“结账”,老板却能准确捕捉到你的声音。

十五块?怎么这么贵,这是要抢人吗,就这么几根面,连肉都没有,居然就收了十五,果真所有车站附近都是这样,吃饭的地方,味道永远赶不上价钱,比外面贵就不说了,还难吃得不行,何茜本想理论几句,但周围那异样的眼光,还有他略带嘲讽的眼神——这应该是幻觉吧,她都看不见他的眼,又怎会知道他的眼神是怎样的,灰溜溜地,很不情愿地掏出了钱。

何茜看了看他,他似乎并没有什么举动,很淡然地坐在那里,如果没有之前的种种恐怖事件,何茜会觉得他是在陪她吃饭,但思想再天马行空,何茜也不会天真到真以为他是在陪他吃饭,他不给她制造恐怖危机,她就谢天谢地了,何茜走出饭馆,深呼吸了几下,朝进站口走去,他跟在她的后面,白衣飘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