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看不见的那个他

逃不掉的

看不见的那个他 Queena夏 2222 2016-09-20 13:05:53

  何茜顶着两个熊猫眼就去上班了,大红见何茜两眼无光,异常憔悴,悄悄跑过来,“茜茜,怎么啦,出去玩太嗨啦,没睡好啊?”

何茜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吓得没睡觉,只能无奈地点点头,“对呀,可惜了我这美丽的容颜啊!”

“你这么自恋,我就放心了!”

何茜一脸疑惑:“放心什么?”

“看你这么重的黑眼圈,以为你昨晚干什么坏事去了呢!哈哈哈……”大概大红是怕被何茜追着打,一溜烟,跑了。

若是在平日,这又够何茜他们闹好一会儿了,但今天何茜却全无心情,满脑子都是“你逃不掉的,你逃不掉的!”

何茜全然不知为什么会逃不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找上她,总不能是因为平日不喜欢任何小动物,被成精的小动物报复;也不能是因为脾气不好,得罪了哪路神灵吧;难道是因为平日到处宣扬“无鬼说”,而被那个“鬼”给缠上了?

一直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居然到了下班时间,想着昨晚的遭遇,平日一下班就迫不及待回家的她,不敢回家,想赖在公司加班,可不知道怎么的,平时总有人加班的公司,今天却没有人加班,看着渐渐空去的办公室,她只能无奈离开办公室。离开公司后,她并不敢回家,一个人坐车到了步行街,看着三五成群的人,要么有朋友陪,要么有男朋友陪,只有她是一个人,在街上显得那么突兀。想着最近的遭遇,看着别人都有人陪,这一刻,她真的后悔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

“你以为你不回家,就能躲开我吗?”冷冷的声音传来

“是他!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像是看透了何茜想要大喊的心,“只有你能看见我,你可以大喊,看下周围的人会不会把你当疯子!”

他出现在了何茜的右边,何茜用余光看见了他,拔腿就往前跑,而他却忽然出现在了前面,她又折回身往回跑,他却又出现在了何茜前面,如此反复几次之后,何茜被累得不行,不得不停住了脚步,他站在何茜面前,何茜本来大口喘着气,忽然就忘记了呼吸。

“我就在你身边,你逃不掉的,不要徒劳了。”

何茜此时害怕得不行,“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何茜大喊出来。

本来来回跑就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这一声大喊,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何茜,何茜却顾不得这些,比起这些异样的眼光,这个身影更让何茜觉得害怕。

他却并不回答何茜,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何茜看着他,站在那里——其实是腿发软,走不动,等着身影的回答,其实也没有期待他能够回答,而他只是说:“你逃不掉的!”便又消失不见。

何茜一下子觉得腿没有力气,就坐在了地上,“我逃不掉,我为什么逃不掉?为什么是我?就因为我曾经喜欢看恐怖片,就因为我曾经自诩为胆大,所以要这样对我吗?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

曾经熟悉而温暖的家,变成如今不敢回去的地狱,何茜后悔当时不听父母的话,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城市,现如今,要一个人面对这些恐惧,实在孤单。

又是一个周五,平时都是在欢庆周末的到来,而现在,却苦于一个人的时光,站在门前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深呼吸好一会儿后,才打开了门。房间的摆设和以前差不多,只是这几天的折磨让本就不爱收拾的屋子变得更加凌乱,放下包,摇了摇头,做了碗煎蛋面,才把碗放在桌上,准备吃,气氛忽然就变了,何茜感觉到他又出现了——麻油自己飘了过来,稳稳地放在了桌上,然后是辣椒油,何茜站了起来,后退了两步,不敢过去,声音响起来:“怎么,害怕?”

经过了几天的折磨,何茜还是怕得要命,腿发抖,她不知道那个白色身影究竟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跟着她,她没有回答,而她的举动无疑证明了她就是害怕。

他却没有再发出声音,也没有出现,何茜等到面都坨了,也没有其他响动,才敢四处看,见没有他的身影,便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因为他的“及时”出现,何茜的面现在已经不能吃了,叹了口气,拿着前几天买的饼干吃起来。

晚上,躺在床上,想着那天它“从天而将”,便害怕得用被子盖住脸,然后把头藏在被子里面玩手机,看视频看得正嗨的时候,觉得有空气透进来,感觉好舒服,视频正是搞笑的时候,她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感觉被子在往脚那边滑动,借着手机发出的光,看见他在脚那边,冷冷地看着自己,何茜一个机灵,马上弹起来,把被子拉过来,人躲在里面,瑟瑟发抖。何茜裹得严实,嘴咬着手指,不敢发出声音,而旁边好像有东西鼓了起来,何茜不敢扭过头去看,只敢用余光往旁边看,漆黑的被子中,有一双空洞的眼睛,在冷冷地看着她,她吓得掀开被子,光着脚就往外跑,可她能跑到哪里呢,门明明打不开,却还是在挣扎,希望能够打开,能够逃离,可他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只能无助地,使劲晃动着锁,他已近在眼前,在离何茜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来。

“何茜,何必呢?”

长久的安静,如果没有何茜的喘息声,你会以为时间被静止了。

“你如果能代我完成几件事,我可以离开。”

听到“可以离开”几个字,何茜几乎有些不敢相信,望着身影,没有作答。

“不行?”

何茜想着今日的折磨,害怕他反悔,无从追究他这话的深意,便一口答应,“能,我能!”

他听到回答,静静地停留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这个答案的可信度,然后消失了。

何茜松了一口气,却又陷入了害怕中,她不知道他要她做什么,不知道会不会比面对他更加恐怖。何茜陷入了纠结中,后悔不该那么轻易就答应他的要求,但却没有勇气反悔,被他跟随的这段时间,她每天都在恐惧中,她不知道如果她违背了他的要求,会不会惹怒他,而让她陷入更大的恐惧中,也不知道会不会因此遭受更加巨大的恐惧,甚至失去生命,她还不想死,她还没有恋爱,还没有好好报答父母。她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听从他的安排,至少有一个能摆脱他的希望,而事实上,她根本摆脱不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