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看不见的那个他

他来了

看不见的那个他 Queena夏 1410 2016-09-20 13:05:53

  露营回到家,看着熟悉的房间,熟悉的环境,何茜觉得是那么的温馨。

才毕业的她,遭遇了四处碰壁,为了养活自己,她不得不先随便找一个工作,保证自己不会被饿死,但是,即使每个月拿着很低的工资,做着自己不是很喜欢的工作,租住在合租房里,她仍觉得生活很幸福。终于不用伸手向父母要钱,偶尔也能买一些以前对自己来说比较奢侈的东西,也有了自己小小的一个空间,能够这样,她觉得很满足。

打开冰箱,拿出前几天存放在里面的牛奶和面包,将就着吃了晚餐,昨晚大概因为树林的事,她一晚上没有睡好,回到熟悉的家,疲倦感顿时袭来,顾不得玩平时不离手的手机,便迷迷糊糊了。

“何茜, 你逃不掉的!”

何茜在梦中不停地跑,却怎么也跑不快,如果她稍稍松懈,便只能停留在原地,所以,她只能一直用尽全力奔跑。眼看就要被后面的人追上,她使劲挣扎,却突然出现在一条河边,她蹲在河边洗衣服,看着清清的河水,哼着歌,心情美美的,忽然水涨起来了,她不会游泳,水一下子漫到了鼻子边。她拼命挣扎,手乱晃,终于抓住了什么东西,使劲一拉,却又出现在一座山前,她看着眼前的山,忽然地动山摇,有石头从山上滚落,差点就砸到她,她不得不往前跑,跑了没几步,却听见一声巨响——山塌了,她不得不奔跑,跑着跑着,脚下一空,心一下子就悬起来,她睁开双眼,心跳加快,还沉浸在刚在的梦里。

起床喝了几口水,平复心情,好好的一个觉就被这么一个让人倍感疲惫又带恐怖的梦给搅了。

回到床上,打算继续刚才的觉,却发现睡意已全无,本打算玩玩手机,但玩手机的话就更睡不着了,想着明天还得上班,便放弃了,正盯着天花板发呆,却发现天花板上出现一个白色的影子,何茜以为眼花了,便揉了揉眼睛,却见白色身影离她越来越近,在快要挨着何茜的地方停了下来。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何茜双眼直直地盯着白色身影,不敢呼吸,也不敢动弹。

就这样,身影直直地趴在距何茜不到1米的空中,一动不动,何茜在床上,完全不敢动弹。

“你逃不掉的!”

何茜听见这话,心一紧,身体一哆嗦,一个转身,就掉在了床下,这个时候的她根本顾不得疼痛,一股脑跑到了门前,不知道怎么的,随她怎么弄,就是打不开门,眼看白色影子就快飘到门前,她转身钻到了床下。躲在床下,她一直发抖,使劲掐着自己的手,连大气都不敢出,这个时候的她,多希望平时讨厌得不得了的邻居能在旁边说几句话,可是刚才她又拍又敲的,隔壁房间居然完全没有动静。

外面死一般的静,在床下等了很久,她以为那个身影已经离开了,偷偷探出头,却见影子就在床边,直勾勾的看着她,她一下子又缩回了床下。她明明没有动,却发现自己在慢慢往外挪,慢慢地,整个人从床底出来了,只见身影袖子一挥,身体便不听使唤,自己站起来,并向他靠近。

冷冷的声音传来:“我说过,你逃不掉,你又何必要逃?”

此刻的何茜瑟瑟发抖,根本说不出话,白影随手一挥,她便被扔到了床上。

“你逃不掉的,乖乖听话吧!”

说完这话,白影便消失不见了。何茜整个人蜷缩在床上,紧紧裹着被子。

“天亮就好了,天亮就好了,天亮就好了!”电影中的鬼都是怕光的,都只在夜间出没,所以何茜觉得只要天亮了,自己就安全了。

从来没有像这样这么期待清晨的第一缕光,当光穿过窗户,何茜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松了一口气,瘫在了床上。

她不明白她是哪里招惹了他,她只是和朋友们出去游玩了一下,却给自己带回了这么大的麻烦,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定不会期待那时候的春游,也定不会玩那个游戏。

而他其实一直都在,只是她能不能看见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