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看不见的那个他

不能随便玩的游戏

看不见的那个他 Queena夏 4231 2016-09-20 13:05:53

  何茜在前面跑,后面一条狗一直追,何茜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可狗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她只能一直不停地跑,眼看狗就要追上来,蓦然,一扇门出现在眼前,来不及多想,何茜便推门穿了过去。终于摆脱了狗,何茜站着喘了好一会儿,才发现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原来她回到了大学学校,自己好像还在大四时期,从大二开始,关系一直不怎么样的珍妮忽然变得很友好,主动找她说话,约她一起去食堂吃饭,还在寝室门口等她,这样的感觉,让她好像回到了大学刚开学的日子,那段寝室内的人不熟悉,但很友好的感觉。忽然莹莹出现了,问她去不去吃饭,她还没回答,便见珍妮看着她,一脸的恶意,回过头看莹莹,莹莹也是一脸的不高兴,何茜看了看珍妮,又看了看莹莹,正要说话,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小茜,别睡啦,太阳都下山啦!”

何茜艰难地翻过身,用手揉了揉眼睛,梦梦坐在帐篷边,看着她,她应了一声,“嗯,好!”她坐起来,回想了刚才的梦,摇了摇头,觉得莫名其妙。本来是打算休息休息的,没想到做了一个这么累的梦,何茜觉得整个人都软软的,没有力气。她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的烧烤架,已经送过来的用于烧烤的肉和菜,和正在生火的酒店服务员,两两成对的朋友,忽然就想恋爱了。

烧烤晚餐在几人的斗嘴中,在两对情侣的打情骂俏中,在充满欢笑中结束了,晚餐后,大家围在一起聊天,静谧的夜空,昆虫的鸣叫,远处露营人们的欢笑声,都让何茜觉得回到了老家,回到了儿时。儿时的她最喜欢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的天空,数星星,看月亮,透过竹林落下的月光,稀稀疏疏的,却总能吸引她的目光。今夜的夜空和儿时的那么像,儿时很多的臆想蹦到了她的眼前,以至于朋友们决定玩笔仙游戏的时候,她一口否决了,大家都觉得她很奇怪,明明是一个午夜看鬼片都不带惧色的人,居然会排斥这个打发时间的游戏,但看她态度如此坚决,便也就没有坚持,改为玩真心话大冒险。

他们采用报“3”的方式,凡是带“3”和“3”的倍数都不能说出来,输了的人要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小胖起头,到雪儿的时候,她迟疑了一下,成为了第一个输的人。

梦梦一脸坏笑地看着雪儿:“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

雪儿犹豫了一下:“真心话好了!”

何茜乐呵呵地看着雪儿:“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二哥有些护短地说:“小茜,对我们雪儿可要手下留情啊!”

梦梦换了个坐姿:“哟,这都还没问呢,你就担心啦,你也太护短啦!”

雪儿一脸不耐烦地说:“有问题就快问,不然我可要后悔啦!”

梦梦直切主题:“你和二哥发展到什么程度啦?”

雪儿叹了口气:“以为你们要问我什么问题呢,原来就这个啊,你们也太八卦了!”

何茜一脸好奇:“那到底什么程度啦?”

二哥微笑着看着雪儿,眼里满含期待,雪儿看了看二哥,说:“就你们看到的这个程度呀!”

小胖一听这回答,不乐意了:“雪儿,你这可就不厚道啦,回答得太模糊了哈!”

梦梦坏笑地看着雪儿:“这个回答不通过,请直接回答问题!”

二哥一脸无所畏惧:“本来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个程度,你们注意点啊,待会儿也会轮到你们的!”

梦梦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我们现在是在说现在的事呢,到我们的时候再说吧!”

正在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正嗨的时候,雪儿忽然冒出一句:“就是除了没有结婚证,其他都有了的程度啊!”

“哈哈哈,雪儿坦白了哦!”

“呀,呀,呀!一点都不害臊啊”

“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这个问题过了,等下次我输了再问吧,来,游戏继续!”雪儿说。

风水轮流转,小胖百密一疏,成了第二个输的人,见过雪儿选择真心话的结果之后,毅然选择了大冒险。

二哥:“既然小胖选择了大冒险,那我们也就别客气了!”

雪儿满脸阴谋地看着小胖说:“小胖,那你就去那边的露营地,吻你见到的第一个女生吧!”

小胖一听,看了看梦梦,马上求饶:“雪儿,我错了!”

然后看向梦梦,“亲爱的,我只爱你一个人!”

雪儿看好戏地看着小胖:“小胖,你没有错,你只是输了游戏而已。”

小胖见梦梦不说话,有点着急了,说:“亲爱的,你跟雪儿说下,要吻我也只吻你一个人!”

梦梦看了眼小胖,然后对雪儿说:“雪儿,真要这样吗,真要这样的话,那我接下来也就不客气啦!”

何茜也觉得让小胖去吻其他女生不好,再怎么说也是梦梦的男朋友,更何况梦梦还看着呢,如果小胖真吻了其他女生,还不知道回去会吵成什么样呢,便拉了拉雪儿的裙边,小声说:“雪儿,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啦?”

雪儿见连何茜都紧张了,就大笑起来:“你们真是的,开个玩笑都被你们当真了,还能不能好好玩了!好吧,其实真正的大冒险是——小胖公主抱梦梦,一边做下蹲,一边唱《我只在乎你》”

梦梦嘟了嘟嘴,翻了个白眼,“这明明是他输了,怎么还把我给拉进去了!”

何茜大笑起来:“哈哈哈,梦梦,雪儿是想让小胖跟你表白呢!”

小胖看了看梦梦,开玩笑地说:“那我不是惨了,她今晚吃那么多,我这细胳膊细腿的,怎么办啊!”完全没有了刚才求饶的可怜状。

梦梦揪着小胖的手臂,咬牙切齿地说:“你说什么?”

小胖倒是很识时务,大声说:“我说你是这个世界最美的人!”

二哥看好戏地说:“小胖,快呀,都等着你呢。”

小胖抱着梦梦艰难地完成了惩罚,大家都被他们俩给逗乐了。

游戏仍在继续,在几轮之后,何茜终于成了输的人。

梦梦笑着说:“小茜,我还以为你今晚要赢到底了呢!”

二哥把手搭在雪儿手上说:“可不是,终于轮到小茜了!”

雪儿回过头看着何茜:“小茜,你选什么啊?”

小胖把手搭在梦梦肩上:“我觉得小茜会选择真心话!”

梦梦摇了摇头:“不,以小茜的性格,肯定会选择大冒险!”

何茜看着梦梦说:“对,梦梦,你懂我”,对着梦梦眨了眨眼睛,“我确实是想选大冒险!”。

雪儿故作深沉:“嗯,果然,还是那个胆大的小茜!”

小胖好像早就想好了惩罚似的:“既然这样,那小茜你去后面的树林里面,然后大喊三声‘我来了,你好吗?’”

梦梦看了看后面的树林,然后说:“要不,还是算了吧,这么晚,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何茜笑着说:“没事,反正也不远,你们都在这里,不用怕!”

何茜其实算不得胆大,敢看恐怖片也是因为她打心里觉得那些都是假的,更何况,中国的恐怖片套路太深,前面不管营造得多么恐怖,后面都会发现要么是主角有神经病,要么就是药吃太多产生幻觉,要么就是纯属主角乱想,重点是,那些恐怖的桥段都差不了太多,甚至能在恐怖场景还没出现时,就猜出了将会出现的场景,这样的恐怖片,怎么能让人觉得害怕呢?她之所以答应去后面的树林,主要还是因为知道他们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而且,也不想看那两对有完没完地秀恩爱。可是,才走几步她就有些后悔了,树林那边真的有点黑,虽然不远处有灯光透过树林,但灯影斑驳,不足以把树林照亮,她想往回走,又怕被他们笑话,所以,虽然害怕,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一边往前走,一边小声说着“不怕不怕”安慰自己。手机照出不强的光,刚好可以看见路,而周边的景物却是完全看不清,时而不时传来动物窸窸窣窣的声音,往前走的时候,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回过头看,却只能看见露营的光,然后回过头,笑自己太多疑,走进树林估计十来米,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小声喊了一声:“我来了,你好吗?”又想起他们离自己还是有一定距离,便连着大喊了两声:“我来了,你好吗?”

长长吐了一口气,放下了一路悬着的心,正准备往回走,却听见一个很小的声音:“你,终于来了!”

何茜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见人,以为听错了,刚走了两步,声音又传来了:“你终于来了!”

何茜这次是听得真真切切,确实是有人在说话,“你是谁?”

安静地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回答,以为是有人恶作剧,刚抬脚要走,声音又想起来,“你,逃不掉的!”

何茜有点害怕了,又以为是他们偷偷躲在后面恶作剧:“你们出来吧,我都看见你们了,这么晚了,整我有意思吗?”

静,死一般的静。何茜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喘息声。静静地站在那里,期待他们中有一个人忽然出现,大喊一声:“哈哈,吓你的!”可是却没有。

小心翼翼地,她抬起了脚,准备往回走。

“你,逃不掉的!”声音冰冷。

“你是谁?大晚上,只敢躲着吓人,不敢露面吗?”

又是死一般的静,静得可怕,何茜想要跑,却发现脚完全不听使唤,怎么也迈不出步子,低头一看,却见一双惨白的手拉着她的双脚,顺着脚往上爬,一点一点,已经到大腿了,不,不,已经站起来了,她感觉他已经在她的背后了,不,不,已经感觉有一股凉意在耳边了,声音细细传来,“你不是要见我吗,怎么,还没见到就要走了吗?”

何茜这一刻想到了恐怖片里的情节,接下来应该会有一双手掐着她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她想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掉,然后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越来越困难,她越来越绝望,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想要拉开那双掐着自己的手,直到双手慢慢垂下,没有了呼吸。

“不,我还不能死?”她大声喊道。

冷笑声伴着冷冷的声音传来,“你还死不了!”

何茜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拼命往前跑,却忽然飘在空中,双脚在空中晃荡,却也只是在原地,一个悬在空中的白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身影轻盈,在漆黑的夜空,脸一团黑,看不清长相,他慢慢向她靠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何茜呼吸越来越困难,漆黑的脸在离她一厘米的地方停下来。

“何茜,你逃不掉了!”然后那张脸又渐渐变远,只见他手一挥,何茜以为自己死定了,紧闭着双眼,却猛地摔在了地上,疼痛感从全身传来,尤其是手臂,低头一看,却见手肘处已经在流血。

“他是谁,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为什么说我逃不掉?”何茜满脸疑惑,刚才是什么情况,是莫名其妙就飞起来了吗?

抬头看,四处无人,刚才的情景,怎么那么像电影的桥段呢,掐了下自己,很疼,没有做梦,如果这一切都是切身体验的话,难道——“我见鬼了?”何茜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小茜!”

“何茜!”

“你在哪呢?”

“出来了,别躲着了!”

此刻 听见朋友们的声音是那么亲切,她大声回答:“我在这里!”

朋友们循声找到了小茜,小茜艰难地站起来,一把抱住了雪儿,“见到你们真好!”

雪儿拍了拍何茜的背,“笨蛋,就让你来个树林,你还闹失踪吓我们呀!”

梦梦看着何茜,阴着脸,却掩不住关心着说:“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啊,这么久都不回来!”

何茜放开抱着的雪儿,指着自己的手说:“对不起啦,你看,我都受伤了,你还这么对我啊!”

梦梦看了看何茜,叹了口气,然后过来扶着何茜,往外走,一边走还不忘一边抱怨,何茜看着抱怨着的两人,虽然是在批评她,但言语里却是满满的担心,心里觉得很温暖,走出树林,何茜回头看了看,心想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再也不一个人在晚上去那么偏僻的地方了。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今晚她没有去过那里,甚至没有来过这里,但她不知道,她来不来,都注定是逃不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