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从零开始

战役,胜负难断

从零开始 月&希 1141 2016-12-07 15:36:02

  启星知道,现在,只剩下一个锦墨画,便可完成他的阵法。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宇冰暗,可别让我失望呐。”启星在虚无的阵法之中吐出这么一句话。

命运,从一开始便已经交错,时间,也开始变得紊乱。

宇冰暗轻酌了一口茶,看着风倚洛就这么举着绝望之怜对着他。

“住手。”宇黔残的声音在黑夜中十分清晰,“风倚洛,我说的吧,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就算是队友。”眼眸含怒,盯着那把绝望之怜。右手悄悄一抖,从衣袖里落出一把扇子,握在手中。“小残,放下。”宇冰暗出声命令。眼里毫无波澜。宇黔残点头,走向宇冰暗,右手执的扇子打开,仿若普通的装饰物,摇动。来到他的身后站立。

“宇冰暗,我话就直说了,把东西交出来。”风倚洛放下了绝望之怜,眼底的狠辣不减。“我说过的,和你打的,不是我,是小残。”宇冰暗含笑说了一句。身后的宇黔残也略微震惊,但很快就调整了状态,走到宇冰暗前面,右手前指,合扇而立,进攻之势尽显。风倚洛嘴角轻扯,重新举起绝望之怜。宇冰暗见了,收笑:

“那么,我来为你们开启屏障吧”淡淡的一句刚刚落下,一宇冰暗为中心的淡金色屏障展开。将三人收入。

“风倚洛,既然你决定一定要带走它,那么,只能抱歉了。”宇黔残话音落下,扇开,直接向风倚洛发起了进攻。风倚洛浅笑,用绝望之怜挡住了扇子,宇黔残见自己的攻击被挡下,借力合扇,加重了力道。“宇黔残,你知道吗?”风倚洛在抵抗的同时说道,“你太自大了啊!”说完,将气息展开,借助气息,将宇黔残弹开。两人毕竟相差了一个名次,实力不同了,气息的强度也不同。

宇黔残也不是等闲之辈,借助风倚洛的气息升空,在空中开扇,将扇对准风倚洛,“七绝流樱。”说完,执扇朝风倚洛的方向横向挥动,银针从扇骨之间落出,直指风倚洛,针头散出的火花在夜空中,亮眼异常。

风倚洛看见了轨迹,自然就会去躲,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他乘宇黔残下落的过程中,飞身而上,既躲开了银针,还飞速的靠近宇黔残,在她身后挥镰,毫无防备的将她击中,背上流露出刺目的血痕,血流不止,然而,绝望之怜上的嗜血之眼,却在吸收着她的血液。宇黔残就这样直接掉落在地。风倚洛浅笑依旧,再次加速,在宇黔残面前出现,用镰刃抵住宇黔残的脖子,再近一分便可划开颈部。

宇冰暗却没有要帮忙的打算。似乎想让宇黔残自己自生自灭。风倚洛转头看见他那副样子,忍不住咋舌道:“宇黔残,你看看,这就是你一直要保护的哥哥哟。”宇黔残现在无法转头,身体因为刚刚的那一击而失血过多,没有力气。

宇冰暗大概是想起了什么,起身,对着宇黔残说道:

“暗之王朝二殿下,宇黔残。我现在命令你,击败你的对手,风倚洛。”说完,为自己加了一个护盾,避免伤及到自己。

宇冰暗的话,宇黔残听的清清楚楚,左额角出现了一个暗金色的月牙。原本血色的双眸颜色更深,成了殷红色。嘴里良久说了一个字:“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