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从零开始

重来,往事再现

从零开始 月&希 1019 2016-07-25 13:35:36

  锦墨画眼睁睁的看着握住宇黔残的手缓缓松开,而自己就这么倒下,那一瞬间,他第一次感到了不甘心,明明一切顺利的,却被眼前这个女人所搅乱。

“啊嘞,小残,你这样不怕被上面那货发现,再丢一次炼狱吗?”冥狱炎好心的向宇黔残出言提醒道,他是算准了这家伙肯定会发怒,然后再解除锦墨画身上的咒。“是吗?”宇黔残反问,“上面那位管的也太宽了呐,我只不过是让这对毁坏约定的父母的孩子看看,流年他们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而且,这场游戏,必须有他的加入才会好玩呢。”转身回了冥狱炎一个大大的笑容。

-----梦境-----

锦墨画看到自己如同灵魂出窍一般在空中漂浮,眼前的事物,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准确来说,他对这里一无所知。一到身影出现在了这里,锦墨画盯着那到身影,喃喃自语:“姒年。”“流年,快点啊,不然就赶不上了。”女子对身后慢悠悠的走着的人叫到,似乎语气之中还带有一丝丝埋怨。流年?

是呐,就是将姒年召唤出来的人,没想到他跟姒年有关系呢。流年不情不愿的跑上前,伸手搂住似水,将头靠在似水的肩上,嘟囔着:“有什么关系嘛,我们可是时间哦,大不了时光倒流啊。”似水嘴角抽了一下,用手抚上搂住自己的手,享受着好不容易的温存。危险,在悄然降临。

曼珠沙华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给似水一个心里传音,似水知道,是时候该告别了。流年的嘴角下垂,似水,你到底还不是没有对我说实话啊。

“流年,”似水开口了,顿了顿,意味着似水和流年多年来终于要分离。而且,很有可能是再也见不到对方了,“对不起啊!”一句对不起,伤的到底是谁?在拼劲全力喊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似水推开搂住自己的手,跑开了,只有曼珠沙华还有以灵体存在的锦墨画知道,似水眼角泛起的泪光。

流年的手迟迟没有放下,他知道一切,本来是他对她的告别啊,却在无意间似水得知消息流年很有可能会忘了一切,似水才会选择自己这么做,代替流年上战场。

锦墨画就这么看着流年,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后来,一阵眩晕,,等锦墨画再次睁眼的时候,还是原先的场景,人还是他们,只是景色不同。

流年怀里抱着的正是似水。流年的服饰也已经破败,染上了浓浓的血迹,怀里的似水伤的更重,虽然最后流年为似水挡下了致命一击,但似水仍然逃不过死亡的命运。抬头,似水伸出手抚摸着流年的脸颊,她已经十分虚弱了。流年的手和似水的手紧紧相扣,害怕似水就这么离开自己。后来,似水的话,让锦墨画知道,自己才是破坏他们两个之间的人。似水说:“流年,不要忘了我,一定要来找我,我会等你,一直一直等下去,直到我不再爱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