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从零开始

转身,突然醒悟

从零开始 月&希 1037 2016-07-24 11:25:39

  流年是以虚幻的样子出现的,而且,现在的流年根本抱不到,别说碰到似水了,准确来说,这些年,一直都是流年供应给似水精魄,如果宇黔残没有猜错的话,似水流年两个人都会死去。现在的问题是流年是不是自愿的,如果流年是自愿的话,他的精魄便回不来了但要是无意识的话,最差的结局便是似水要在画里多待几年了。

宇黔残眼睛半眯,看着他们三个,等着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解释。“呐,你们快一点哦,小六可快要散去了呐。”说出这话的宇黔残就这么喝着茶,翘着二郎腿坐在变出来的桌椅旁,唯恐天下不乱的说了这么一句事不关己的话。一旁还站着刚刚被召唤过来的曼珠沙华在倒着茶,还时不时看向似水流年那边,眼里透出丝丝的担心,时间久了,六号他们是除了五号以外和她还有曼陀罗华之外最熟悉的。锦墨画知道这个时候,回答一切便可以安全,甚至还能让姒年跟他走的。锦墨画嘴角弯起弧度,说道:“那个谁啊,这里没有我的事了啊,那样的话,我带姒年先走了。”锦墨画说完朝姒年走去,然而宇黔残却没有阻止,因为她还想看看流年的做法。流年看到锦墨画朝似水走过来,想都没想直接朝锦墨画瞪过去,就算碰不到,他还是挡在了似水的前面。宇黔残知道,该是她出手的时候了。

“小残,这样玩的有点过火了吧。”冥狱炎夺过宇黔残手里的茶,喝了一口,在宇黔残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茶不错嘛,有机会再泡点哈。”宇黔残瞪了冥狱炎一眼,把妖娆收了起来,转而拿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沙漏,嘴唇轻动:“是非与过,一念之差,若可重来,定能转换时机,时间暂停。”所有人的动作暂停了下来,一定不动,当然啦,除了某些人,比如曼珠沙华还有流年以及冥狱炎。至于为什么,那就是那壶茶了。宇黔残将似水收了起来,之后又解除了时间暂停,解法嘛,恩,秘密。冥狱炎一脸嫌弃的看着宇黔残,看着她在那边笑的天花乱坠。

锦墨画能动了之后,却发现姒年已经不见了。锦墨画冲到了宇黔残的面前,伸手拎住了宇黔残,朝她吼道:“女人,你到底把姒年藏哪去了,啊!”宇黔残晃了晃衣袖,抖出了妖娆,妖娆坠地,彼岸花在两人的身边快速绽放。“喂!小子。”冥狱炎出了声,走到锦墨画旁边,伸手握住了锦墨画的手,“没有人教过你对别人的女人动手动脚,下场会很惨的吗?”也只有碰到宇黔残的事情,冥狱炎才会有情绪吧。想到这里的宇黔残不禁轻笑出了声,漫不经心的伸手拿开冥狱炎的手后,浅笑不语。因为她知道冥狱炎还是关心她的。曼珠沙华在此之前就得到了宇黔残的命令,出手了。将妖娆轻轻拾起,放在锦墨画的面前,人不可能不呼吸,尤其是在会散发带有催眠效果的花香的妖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