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秦鸿归来

第十二章:永不归秦

秦鸿归来 囚世者 2382 2016-09-29 21:35:42

  看守的守卫在检查了秦鸿后就放他进入。早在两个小时前,秦家的主要人员就赶到了大厅,秦凯正一脸威严的端坐在正堂中央。不时的品着茶,等待秦鸿的出现。

还未进入大堂内的秦鸿用神识大概扫了一下,一看竟然自家的亲戚基本度来了,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他没有感受到这是一种喜悦相迎的气息,而是一种特别严肃的感觉。细细想想也没有想透,也就罢了,径直走去。

“爷爷。”没有多说什么。秦鸿就准备站在一边,看看他们想干什么。“站住,就站在中央。”秦凯看着秦鸿一脸冷漠的样子,火气就上来了。

秦鸿听见眉毛再次皱起来,说实话,自己对于他们没有什么感情,仅有的感情是继承的前任的,但前任唯一的牵挂是自己的母亲,对于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有的是讨厌,小时候动不动就是打骂,在自己13岁就送到法国学习。现在再傻的人也感觉出来了他们是准备再来批斗自己,算了,就看看他们又准备干什么。

“你在法国学到了什么没?这六年你在法国有什么收获吗?”秦凯没有多说其他的,直接问了重点。

秦鸿有点呆住了,这个自己真的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就沉默,努力的去翻找记忆了。“你也别准备编东西骗我这个老家伙,要不我来告诉你?”说完就将桌子上的一沓资料扔在地上。“来,给我看看。打架,招嫖,强奸,咳咳”秦凯的声音越说越大,火气也越来越大,要不是道士说自家只会有一个孙子,自己早就给他腿打断了,自己当年随开国主席拼死拼活才换来如今的日子,现在这个孙子努力培养还变成这个鬼样子,自己怎么能不生气。

秦鸿捡起来也轻轻的翻阅了几下,心里其实也有点无奈还有点生气。那个犯错的不是自己,自己确实会打架,但是强奸这种自己还真是干不出来,所以有点无奈。但是生气的是自己原本的生活都被监控了,想来这次会京都过程中不断跟踪自己的人,也是自家人派来的吧。

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监控,完全没有一点的隐私。

“没话可说吧,你就是个败家子,你给我交代一下,你怎么和法国的黑天使招惹到一块了,还跑到他们的天使星号上了。”秦凯不断的逼问着秦鸿。

“不知道。”秦鸿直接甩了个很干脆的回答。“不知道?一句不知道你知道还是了多少人吗?战兵二队直接基本全军覆没,华夏大使馆被轰炸又成为世界的笑柄,你还间接引发了沙特地区的战争你知道吗?你就是个混小子啊。”说完秦凯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柳条对着秦鸿身上抽了起来,现在还是夏天衣服还是很单薄的,柳条落下就是条血印,秦鸿忍着痛哼都没有哼一声。

“现在变成硬骨头了?”秦凯一脸嘲讽,但心里面还是蛮惊讶的,以往这个时候秦鸿肯定是哼死哼活,现在这番表现倒是让他对于将他逐出家门的想法改变了一下。不过还是心里摇了摇头,不管怎样还是先磨练着,以前好吃好喝的供着,必须得吃点苦,才能快速成长。手里的柳条再次落在他身上。

“那你想怎么样?”秦鸿不想在和他们磨蹭了,刚刚自己承受的不是为现在的自己而是为以前的自己,他们要是有什么目的可以开口说,不想听他们扯这么多。

“好,你既然问了,我也就不想和你再说了,你现在已经违背多条祖训,依照祖训将你逐出家门,我不是心狠的人,决定先将你逐出家门三年,三年之内表现的好可以提前回归,若如和以往一样,你将彻底逐出秦家。你可接受。”秦凯停下了手中的柳条。

“可以。”秦鸿直接回答道。“痛快啊,变化很大啊。”秦凯一脸讥讽的模样,仿佛秦鸿这种痛快全是装的。

“那我有个要求。”“要求?别想说什么钱呀什么的,给你两万元,还有京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其他的别想了。”秦凯示意着秦方凌将自己通过关系拿来的京华通知书。

“你先听我完,我想彻底离开秦家。”秦鸿站了起来,笑着看着秦凯,眼里是决绝。

“你再说一遍。”秦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说我想与秦家划清界限。”说完就转身离开,朝着秦方凌手走去。“谢谢。”秦鸿拿走了秦方凌手里的通知书和那张写着密码的银行卡,直接走出了正堂,朝母亲的屋里走去。留下了满堂惊愕的众人。

“咳咳。”秦凯多年的情绪沉淀在这一刻还是没能掩住,这还是自己以前的那个孙子吗?自己的情报人员到底查的是什么?他以后肯定受不了苦会回来的。秦凯这一刻竟然开始自我安慰起来,但是其他人眼里开始闪起了精光,秦鸿自己滚蛋了,大嫂又不能生了,自己的机会来了。

当事人没有管那么多,而是站在母亲房屋的门口,不太敢见这个陌生的母亲。或许母子连心是真的,秦鸿的母亲好像感受到了他来了。“鸿儿,你回来了?”听见了母亲的呼喊声,秦鸿推开了门,看见了躺在床上的母亲,面色十分的苍白完全没有往日的光彩。

“妈。”秦鸿在喊出的瞬间眼泪就出来了,其实原本身体的秦鸿在死亡前喊得最多的就妈妈。从小就是妈妈对自己最好,努力为自己创造最好了,原谅这自己放下的错误,现在看见妈妈因为自己而变成这样,秦鸿再也抑制不住眼泪了。

“傻儿子,怎么还哭了,想妈妈了吧。妈妈也好想你,以后就待在家里,别到处瞎跑了。”樊紫陌拍着自己儿子的背,眼泪也顺着眼角滴下。

“对不起妈,我可能不能待在家里,要出去待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常联系,会回来看你的。”秦鸿的右手隔空对着自己的母亲传输者灵气潜移默化的滋养着母亲的身体。

“是不是你爷爷将你逐出家门三年?我一会儿和你爸爸说,妈妈会帮你的,你不会离开妈妈的是吗?”樊紫陌看着秦鸿。

“妈,真的对不起。”秦鸿底下了脑袋。樊紫陌见着孩子这样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翻出了枕头下的一张银行卡。“给,这是妈妈给你准备的,儿行千里母担忧,要记住一点要吃好睡好,要是熬不住了就回来。妈妈一定可以说服你爸的。”

“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这张银行卡你就留着吧。”秦鸿拒绝了母亲的银行卡。“能不能再听妈妈的一次话,拿着,你的生日。”樊紫陌强塞给了秦鸿,就再次躺下装作准备睡觉的模样。

“恩,那妈,你休息吧,我先走了。”秦鸿转身离开,另一面樊紫陌眼泪已经打湿了枕头,她真的舍不得道别,害怕自己接受不了。

就这样秦鸿走出了秦家大宅,长吐一口胸中的闷气,看着手中的京华大学通知书,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