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晚霞朝露

第八章 药罐子?!

晚霞朝露 烈火剑法 2181 2016-09-20 12:41:53

  刘鸿飞说完明显感觉不对劲,因为她看到彭欢钕头一直低着,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都抬不起来了一只手扶着门,另一只手按在心脏的位置,整个人都慢慢的瘫倒了,跪在地上。看到这种情况,刘鸿飞一下就被吓清醒了不少,立马蹲下来查看彭欢钕的情况,这一看可把刘鸿飞吓慌了神,彭欢钕躺在地上身体不停的抽搐,脸上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眼镜翻白。这什么情况?刘鸿飞心里也是十万个问号,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他发现自己真是个霉气桶,碰到的事情真是一件比一件倒霉,这次没弄好,免不了一个过失杀人罪,招谁惹谁了。想到这里刘鸿飞醉意瞬间没了,他现实中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在电视里见过类似的,是心脏病,没办法司马当活马医。一般情况下心脏病患者肯定会把药放在身边,以备突发情况。刘鸿飞冷静的将彭欢钕身上的口袋全搜了一遍之后,又去翻她放在桌上的手提包,还真给他翻到了一种叫速效救心丸的药,想都没多想直接给她塞进嘴里去。但是药一直堵在喉咙里,根本下去不了,因为彭的舌头堵着了喉咙,这么说吧,一般情况舌头是平伸的,如果舌头没力了,人又是平躺着的,舌头就会受重力影响掉到喉咙里。刘鸿飞急中生智,找来了一双筷子端了一碗水,用筷子将舌头夹起来之后,喝了一口水对着彭欢钕的嘴将水度到她口里把药带了下去。没过多久,可能是药起作用了,身体明显放松了下来,也停止抽搐了,可是脸色却越来越涨红,还有点发青,有点猪肝色。刘鸿飞这次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肯定是舌头掉进喉咙里把呼吸道给堵了,喉咙里发出了类似打鼾的声音,而且越来越急,得赶快想办法,长时间不能呼吸最后会导致休克,到时候就算把舌头弄出来人也不会自主呼吸了。刘鸿飞找来了干毛巾,用手指尽量张开她的嘴,仅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裹着干毛巾把舌头夹了出来。舌头是夹出来了,人还是没有呼吸,还有脉搏,脉搏跳的很快,游泳的人肯定知道,在水里憋气心跳会越来越快。刘鸿飞一手捏着舌头,一只手扶着她的身子,不让她躺下去,根本不方便做人工呼吸帮她复苏肺功能,这时候才想起彭欢钕带回来的女孩,看了她一眼,年纪应该在十八九岁,惊恐的看着刘鸿飞,显得很害怕,一副奔溃的表情,好像在她眼里刘鸿飞不是在救人而是在行凶。刘鸿飞对她咆哮道:“快给她做人工呼吸,再晚就来不及了。”可那个女的毫无反应,甚至还大声哭了起来,刘鸿飞感觉她是被吓傻了。没办法,只能将彭转了个身,用及其别扭的姿势给她做人呼吸,每次换气的时候都看着那个被毛巾拉着的舌头,真感觉在和她***性好没过多久彭欢钕就恢复了自主呼吸,可是舌头还是软绵绵的,看来得送医院了。这边比较偏,又是凌晨很难打到车,害怕中间又出什么幺蛾子,刘鸿飞决定自己开彭欢钕那辆红色的小汽车送她去医院。从她的手提包里翻出车钥匙,把她放在副驾驶,一只手夹着她的舌头,一只手操作方向盘,直奔医院。医院这个时候也只有急诊室才接待病人,交了急诊费就把人送进了急救室。医生告诉刘鸿飞病人没什么大事,并且夸赞刘鸿飞急救措施非常到位,才挽救了她的生命,不过像她这种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千万不能受过大的刺激,要养成平和的性格,不能太容易激动,否则下一次就不一定有这么走运了。没过多久彭欢钕就恢复过来了,为了不让病人太过劳累,医生建议刘鸿飞给她办理住院,休息一晚上,还告诉刘鸿飞病人有免疫缺陷,抵抗力比普通人差,不能长期暴露在细菌病毒滋生的环境下。这个时候刘鸿飞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敲懵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彭欢钕总是一副冰冷的神情,没有感情的语调了,因为她情绪变化不能太大,要养成一种宠辱不惊的性格,不然太容易受到刺激,而洁癖般的爱干净则是因为免疫缺陷。这时候刘鸿飞才发现自己太不应该,简直不是人,差一点就因为自己的任性害了一条人命,一时间羞愧难当。这时候护士出来告诉刘鸿飞病人要见他。刘鸿飞硬着头皮走进了病房,低着头不敢看彭欢钕,毕竟心里有愧。病床上传来了彭欢钕一如既往没有感情而显得十分僵硬的声音:“能请你帮个忙吗?”刘鸿飞抬头惊讶的望着彭欢钕心想:“这节奏不对啊,要是她阴阳怪气的说教,谈退租的事宜我还能接受,这么平静有点不正常啊,乱来也要按照基本法吧。”刘鸿飞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啥,你要退房租就直说,我一分不少的还你,不过暂时只能先给你5000,后面再把剩下的还你,绝不会赖你一分钱。”彭欢钕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表达了自己想说的两个字——傻逼。“退房子的话我会提前通知你,我交了半年的租,这半年我肯定要住完的。今天和我一起住的那个人是我妹妹,小时候受过刺激,精神不太正常,智力也只有八九岁时的智力,我担心她一个人在家里出事,可不可以帮我把她接过来,或者送我回去,我好的差不多了。”彭欢钕不急不缓的说。这段话再次震惊了刘鸿飞,前面他还沉浸在彭欢钕白他一眼的风情中,那是一种在正常不过的表情了,熟人之间有时候不屑于你的观点或者话语的时候,常常会露出那个表情,可是刘鸿飞万万不敢想象彭欢钕一向是死鱼脸也会有这么生动的表情,还在回忆那一抹风情的刘鸿飞,又被一个重磅炸弹炸醒了。原来她妹妹是智力障碍加精神不正常,想到前年在和彭争吵时说的什么‘肮脏的交易’,‘独特的嗜好’,刘鸿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好,要不是发生了这件事,估计这些事情他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彭欢钕在他心里也会定格在最初的不好印象。本来刘鸿飞就觉得那个女的有点怪,看着彭欢钕出事,就一直默默的看着,叫她帮忙就哭,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