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晚霞朝露

第五章 彭欢钕

晚霞朝露 烈火剑法 1762 2016-09-20 12:41:53

  彭欢钕依旧是上位者般凌厉的目光审视着他,还带着些许的疑问。也难怪,以前的话租房费都是每个月初打到刘鸿飞的卡上,刘鸿飞很少来这里只带过一两次有意向的租客来看过二楼,只是二楼一直没有租出去,来也会自己带钥匙过来,来之前也会先打招呼,这次不但没有事先打招呼,连钥匙也没带也明显不是带客户看房子。不用开口,彭欢钕的眼神已经表达出来自己的疑问,她话一如既往的少,真的有点作家惜字如金的味道,虽然她确实也可以算是个作者,但是那种文学手法用在现实上总会让人感觉太高冷,看着不爽。刘鸿飞和她接触不多,但是非常的不喜欢这个人,刘鸿飞心想她应该没什么朋友,一般人都不会喜欢和这种人交往吧所以导致了这种恶性循环,会让她越来越不擅长与人交往。刘鸿飞快速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告诉彭,自己以后要住二楼,并且希望彭今天能把后面半年的租钱一次性付了,表示自己现在经济周转困难才回让她一次性付半年的,本来半年的租金是一万五,可以少给一千当是补偿。彭虽然从眼神里面透露出些许的不解,但还是点头同意了,从始至终都没说一个字,一直都是刘鸿飞在说,她始终在旁边淡然的看着,最后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因为刘鸿飞不可能跑回家去拿钥匙,出去吃晚饭的时候就问彭欢钕拿了大门钥匙,顺便配个钥匙回来。吃过饭刘鸿飞去营业厅补了一张电话卡,买了个老年机暂时先用着,插好卡开机没过几分钟就收到了一条收款信息,正是彭转过来的房租,不过不是一万四而是一万五,这倒是让刘鸿飞有点意外。之后又去商场买了个竹席和毯子,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走进院子,首先看到的是一颗枫树,树上挂了几个彩色的灯泡在闪闪发光,一眼看过去非常漂亮,树下面是一个挂椅子,夜晚坐在上面显得非常的惬意,而这些以前是没有的,除了树和椅子,花坛里的花以前也是没有的。看来文学专业出来的人,都挺有逼格,白天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经过一楼大厅的时候看到了彭欢钕,她没有开大厅的灯,坐在一张书桌前写着什么,书桌上放了好多书和文件,还有一个开着的小台灯,彭欢钕就在台灯下工作着,刘鸿飞听说过,很多作者都有一些奇怪的习惯,据说是为了找寻灵感。诺大的客厅黑漆漆一片,她自己躲在一个角落里开了一盏小台灯,本来就很白的脸在小台灯白色灯光的映射下更加的白了,乍看之下有点像恐怖片的幽魂。刘鸿飞把钥匙放在她书桌上准备上楼,后面突然传来了彭欢钕声音,正式而又官方:“等一下,我有话和你说。”这下搞的刘鸿飞奇怪了,怎么这奇怪的作者会突然有话对我说?转过身来发现彭欢钕已经站起来了,穿着宽松的睡衣,戴着一副黑框大眼镜,白天没见过她戴,估计是为了形象戴了隐形眼镜,估计是刚洗过澡,有点湿的头发随意的散落在背后,不得不说比白天那种穿着职场装扎着职场发型的她好看好多,甚至年轻了几岁,尤其是车灯,在宽容的睡衣下显得更加亮眼。在这种情况下,看着穿着睡衣的彭欢钕,刘鸿飞有点小尴尬,而彭欢钕却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接着开口说:“今天忘了和你说了,楼下大厅我拖过的,以后进出要换鞋,自备一双干净拖鞋在里面换,外面穿的鞋子换下来别放在门口,用袋子装好拿到楼上去,别用一楼的厨房和卫生间,我有洁癖,不喜欢和别人共用东西,特别是邋遢不爱干净不注意形象的人。”听着她用机械般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把这些话说完,刘鸿飞脸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是气到了,也许是人最缺什么就越在乎什么,刘鸿飞自从染上赌博经常低三下四的找酒肉朋友借钱,经常被冷嘲热讽,关系好的人也借了个遍,每个人都躲着他,躲不过了就直言不想借给他,大家都很看不起他。本来彭欢钕是向他陈述一些注意事项,刘鸿飞听到耳朵里就像是嘲笑他的落魄,心里非常介意,但还是忍了下来。点了点头,刘鸿飞慢慢的上楼了,不论她说的洁癖是真是假,但是她说的邋遢不爱干净却说的是事实,刘鸿飞离家之后就没洗过澡,头发油油的,衣服也很脏这种天气几天不洗澡身上肯定有味道,胡子也没刮。刘鸿飞以前也是一个极其爱干净注意形象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侮辱了,这极大的伤害到了刘鸿飞,这是他的房子,被一个外人数落,可他没法说,只能咽下这口气。二楼也有卫生间,不过是蹲式马桶,年轻人无所谓,厨房一楼有一个,院子里也有一个,不过刘鸿飞用不上,他才不会自己做饭吃。不过今天这种羞辱般的话确实刺痛了刘鸿飞的心,他虽然赌后堕落成了现在这样,但是也有一颗高傲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