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二十六章 血咒誓约

仙寒 清风逸阳 2804 2016-11-22 11:17:56

  小木屋中,羽莫敬吾两人相视而坐,一个神情肃穆愁眉紧锁,一个若无其事满不在乎。

这样沉吟了一会,羽莫率先开口,说道:“二师兄,叶家这几天在把分散在外面的族人陆续招了回去,又大摇大摆的公开招募客卿长老,没有半点遮掩的意思,看样子他们是等不及了!”

敬吾望着窗外,右手食指和中指有节奏的敲打的木桌,听见羽莫的话,不羁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他们早就等不及了,早在三百年前他们就想动手了,要不是突然冒出个叶灵子,这个不世出的修炼奇才,值得他们再等上三百年,他们三百年前就动手了。”

“一百年前的叛乱事件,就是由他们一手操控造成的,他们在那时就按耐不住了,要不然以三师弟的孝顺,又岂会是那种欺师灭祖,背叛师尊的人!”

提到口中的‘三师弟’,敬吾这个狂浪不羁的金丹修士语气变得有些悲凉,似是回忆起一些伤感的事,敲打木桌的节奏也变快了许多,双目尖利,整个人如一把出鞘的利刃,寒光凛冽充满杀气。

敬吾口中的‘三师弟’羽莫知道是谁,羽莫应该要称他做‘三师兄’。

他是风谷子第四个弟子,名叫承影,是天资最好的一个弟子,在短短不到百年时间修为便超过大师兄天流、二师兄敬吾和大师姐红绫率先踏入金丹期,成为紫云派历史上第一个不满百岁的金丹修士,被誉为千年不遇的奇才。

可是就在一百年前,一夜之间,这个最得掌门疼爱的弟子突然被扣上叛门的帽子,同时引发一场近乎灭门的危机。

最后被紫云派七位金丹高手追杀三天三夜,由掌门亲手处决。

敬吾顿了顿,压制住阴暗的情绪,恢复平静后继续说道:“有了一百年前的试探和这一百年的准备,他们也差不多该动手了!哼!要不是碍于这几千年流传下来的祖训和血咒誓约,早就将整个叶家灭门无数次了,哪还会让他们有机会筹划!”

“血咒誓约?”羽莫一脸惊讶的看着敬吾。

“看来师尊还没有给你说过这些事,无妨,我现在告诉你就是,也好让你更全面的了解我们和叶家的关系。”

“要说起叶家,还得从九千八百年前说起。。。。。。”

原来这叶家和紫云派的渊源还真不浅,叶家原本不是以家族的形式存在,最开始的时候是也是一个门派,名叫‘蛇谷门’,早在紫云派立派之前他们就已经活跃在紫云山附近了,而且还是当时拥有金丹修士坐镇的两大超级势力之一,和另一个同样拥有金丹修士的门派并列。

当时两派明争暗斗了近百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其余还有七八个较小的门派夹杂在两派中间摇摆不定。

原本有这种平衡的关系存在,两边的人除了看对面各种不顺眼只要一见面就指着鼻子骂娘外,一时倒也相安无事。

一直等到紫云道长路过这里,并且看上了这处灵气充裕风水宝地准备强行占为己有时,两边的人这才因为外敌入侵的原因暂时联手抗敌。

原本以他们的修为就算一窝蜂全上也不是紫云道长的对手,可这条山脉中不知为何竟有一道禁制存在,而且就连紫云道长修为如此高深的大能之辈也没能提前发现这处禁制,还吃了点小亏。

如此高深的禁制自然不是两派能设立的,而是一道天然存在了不知多少年月的禁制。两派的人虽说不能御使它,可它毕竟是无主之物,这么多年下来居然也让他们找到一些可以驱动禁制方法,虽然他们能发挥的威力不足十分之一,不过靠着禁制强大的威力也硬生生的挡下了紫云道长,让他强攻七日也未能踏足紫云山,甚至还被禁制之力反伤,受了些轻伤。

就在紫云道长满心怒火又一筹莫展之际,那蛇谷门的掌门却突然乔庄出来求见紫云道长,也是当时那蛇谷门掌门运气好,差点没一掌被恼怒中紫云道长一掌给劈了。

紫云道长强忍下一口怒气,问他鬼鬼祟祟的来见他作甚,该不会是主动要献上这紫云山脉吧?

那蛇谷掌门也干脆,竟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仰慕紫云道长威名、敬佩他法力高强、为人贤德之类的阿谀话语,还说只有这样的大贤大能才配做紫云山之主之类的话。

紫云道长听后当即大笑三声,然后一口吐沫吐在他脸上,骂道:“贤德?老子来抢你山门灭你根基还贤德?那要是老子去淫你妻母是不是就是圣人了!”

紫云道长也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人精了,蛇谷掌门这些话三岁小孩都骗不了,何况是他,当即劈头盖脸一顿狂骂,骂的蛇谷掌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最后紫云道长用抽魂炼魄威胁他,让他说出实情。

听到抽魂炼魄,这蛇谷掌门一下被吓得站都站不稳,一股脑把原委全说了。

原来这蛇谷掌门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几家依附自己一边的小门派全都倒向了对手,加上内部出现了叛徒,原本平衡的势力一下偏向了对手一边,这样的话就算是抵御住了紫云道长,最后他们蛇谷门也会被对手连根铲除。

这样一来挡住紫云道长就不是当务之急了,他们首先要先保证自己能够长久的存活下去,于是就想到了向紫云道长投诚。

紫云道长想要强占紫云山,蛇谷门想要死中求生,两边一下子达成协定,蛇谷门答应暗中打开禁制协助紫云道长,同时将蛇谷门改为依附于紫云派的修仙家族叶家,但他要以血咒立誓,除非叶家有叛门之举,否者万年之内紫云派要庇护他们的安全,不得主动出手对付叶家。

紫云道长思量了一番,觉得问题不大,不就是收一个小弟而已,当即同意了他的提议,以血咒立誓,庇护他们万年。

之后蛇谷掌门回到紫云山,当晚便偷偷打开禁制让紫云道长入山,由于是两边同时把手,一边只有控制禁制一半的符令,本就是靠巧力控制的禁制不是正宗的方法,又只有一半的符令强行关闭禁制,导致禁制出错自毁,再也无法启动。

没了禁制只当,紫云道长畅通无阻的踏入紫云山,入山第一件事就是铁血灭门,那另一家门派上下七百人无一生还,至今连个名号都没留下来。

这番手段自然震慑到了包括蛇谷门在内的所有门派,当即俯首称臣,再也不敢有异动,而这种震慑紫云道长很满意,原本他本不用灭了人家满门,但为了达到一种强力的震慑,他必须这么做。

而蛇谷门由于率先投诚,加上又血咒誓约约束,他们得以大力发展,规模远超从前。

同时血咒誓约的阴影一直笼罩在紫云派高层的心头,血咒誓约不同于其他誓约,一般的誓约只能限制本人,但这血咒誓约霸道异常,非但对本人有用,对自己限定的传人具有同样的功效,一旦违约,便会遭受万鬼弑心之苦,十日十夜之内心肝肠肺化为血水,灵魂将永远困在荒芜鬼蜮永世不得超生。

而且血咒一旦触发,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只有活活等死的份,除非在触动誓约之前,有一个修为高出立咒者三大阶段的修士以自身修为降低为代价,强行逆天改咒才能解除血咒,可修为到了紫云道长那个阶段,哪个不是千辛万苦修行上去的,更别说修为还要高出他三阶的,别说他们找不到那样的高人,就是运气逆天碰上一个,又有谁会以自身修为为代价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于是就有了万年后今天的一幕。

听完原委,羽莫若有所思的沉吟小会,随后开口说道:“原来如此,看来他们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在血咒誓约失效后不会放过他们,想在万年期效到期之前做最后一搏了。”

敬吾淡淡和喝了口茶润嗓子,冷笑道:“最后一搏?哼,不过是自寻死路。这些年我们可不是白白混过来的,特别是暗中组立的影卫更不是吃素的,虽然这五十人都只有筑基中期水准,可都是一等一的实战高手,而且擅长联手对敌,他们五十人联手对敌,可是能抵得上十个金丹高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