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二十四章 财政漏洞

仙寒 清风逸阳 2627 2016-11-08 15:39:11

  看着吴涛畅快的大笑出门,羽莫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人他太了解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八个字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就连‘花师妹’近乎明追的举动都没察觉到。

“大师兄!”

一个满脸皱褶的修士望着吴涛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恶毒,不甘心的跳了出来,鞠躬说道:“我认为吴师兄担此重责不妥!”

“哦?”羽莫看了一眼这人,心里冷笑他不敢当着吴涛的面说不妥,现在人走了才敢跳出来,嘴上还是淡淡的说道:“哪里不妥?我初涉大权,不懂的地方还要关师弟多指教一点,毕竟关师弟掌管门中人事三十余年,经验肯定比我丰富。”

“大师兄说笑了!”‘关师弟’惶恐至极冷汗直冒,连忙摇头摆手:“大师兄天资卓越是人中龙凤,区区半月就筑基成功,在我紫云派历史上只有第三代掌门和第六代掌门两位惊艳绝伦的先辈做到,处理这些区区小事肯定是手到擒来!不过吴师兄不同,一则他资质虽佳但远不及大师兄,又一心冲击金丹期,如果分心处理万法殿杂物肯定会错失良机,错过最佳的结丹。再则吴师弟生性莽撞,做事粗心,实在不适合处理万法殿事物!还请大师兄三思!”

这番话慷慨激昂,羽莫心中暗自赞叹,他这话说得滴水不漏,称赞了自己和吴涛的同时,又句句说到吴涛的软处,表面看上去都是为了吴涛好,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不愧是个活了一百五十多年的老油条!

“你们还有谁和关师弟一样想法的?”羽莫面无表情,只是看着其他踌躇不定的人说道。

“大师兄,关师兄说的在理,我也觉得吴师兄不合适!”终于,又一人猛的一咬牙站了出来,看样子多半是贪欲战胜了顾忌。

“大师兄我们也认为不妥!”

“还是另选人手吧!”

“我觉得叶晓峰师弟管理得就很好,不如就让叶师弟继续担起这个重任!”

“对!叶师弟才貌双全,是最好的人选!”

“哼!才貌双全?这又不是毒娘子选亲,要个小白脸作甚!”

“姓花的你什么意思!说谁是小白脸!”

“除了为了脱尘丹连爹妈给的姓都不要改姓入赘到叶家那小子,还有谁配得上‘小白脸’这三个字!”

“花无凌!!!”

“怎样!”

“。。。。。。”

两拨人剑拔弩张,其余人要么各自站在一方怒视另一方,要么干脆离两边都远些,做出事不关己的姿态。

顿时间大殿火药味十足,两边不断讥讽对方,难听的话一句接一句,不过好在都是嘴上干仗,还没人敢真的动手打起来。

但就是这样,羽莫也头疼无比,虽然这种情况他也预料到了,而且在他预计中前面几处大的灵矿分配上就会出现这种场面,不过当安排到那几处大的灵矿时,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就连他试探性的安排开光期弟子去主管也没有太大的波澜,导致他一时放松了下来,认为前面金丹修士的威慑和自己的恩惠还是很有效果的,以至于在最后关头突然来了这一下子,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其实这也不怪羽莫放松警惕,新的人事安排几大家族早就有了预料也早就做出对策,这万法殿的调动也在他们预计之中,各大家族早就做好了舍弃的打算,不过是在场的这些人实在眼红,特别是叶家的人,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把本‘属于他们’的利益放弃了,临时再做最后的争取。

羽莫自然不知道他们各自族里的安排,不过也不会任由他们随意的吵下去,把紫云殿当成菜市。

当一个叶家修士胀红着脸骂出一句‘姓花的都是狗杂碎’后,羽莫终于忍不住了,冷哼一声,抬手一掌,猛然拍出打在大殿正中的石牛上,顿时迸发出一声滔天响声传入众人耳中,霎时间殿内所有人天旋地转,只听得见‘嗡嗡’直叫的声音,耳聋眼花双脚发麻站立不稳,还有几人竟然翻起白眼来。

同时一阵悠扬庄重的声响传遍整个紫云派,吸引无数目光朝紫云殿看齐,不过在这声过后就再没了声响,众人除了好奇,也就没多在意了。

这钟声竟和三天前震天钟响一模一样,这震天钟竟然不是钟,而是伏在紫云殿中的石牛!

而此时紫云殿中,等到众人回神清醒过来后,一个个诚惶诚恐汗如雨下,赶忙跪下请罪时,才发现大殿正上方哪还有半个人影,只有满地石屑,和一张破碎得只剩半张的石桌。

众人心惊之余面面相觑,说不出半句话来,当目光和不对眼的人相撞时也都不约而同的冷哼一声,抬腿就向外走。

——

离开后的羽莫,则是御起飞剑一路南飞,直到在一处满是野滥镂菊的山丘下才停了下来。

山丘不大,来回走一圈也不过半刻钟时间,山丘漫山遍野的全是野滥镂菊,中间有条只够一人走的小路,一直蜿蜒到山丘的最顶端,那里有一处小木屋,很小很整洁。

羽莫熟练的推开木门,一股浓郁的异香扑面而来,是上好的檀香味。

屋中的装饰很简洁,只有一些简单的桌椅床柜,桌上整齐的摆放着几本泛黄的书和一个不大的青铜纹龙香炉正散发着袅袅轻烟。

对房间了如指掌的羽莫大步直接走向木床,一头倒在上面直接就睡了过去。

对羽莫来说,现在天大的事也要等他休息够了再说,他已经不记得他有多少天没合眼了,虽然修士的疲劳感比凡人低得多,可也不是铁打铜铸了,总得要休息。更何况他筑基成功后心神疲惫亟待修养巩固,但又马不停蹄的赶去接位,接连三天和这些老油条勾心斗角实在是心力交瘁得很,就连最后发怒一掌敲向震天钟,也只是发动震天钟的威能给他们警示,本来想要呵斥的话到了嘴边也懒得说了,只得大袖一甩,直接飞走。

这一觉他要睡他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管他外面风云如何涌动都不关他的事。

这一觉他睡得很熟,做了很多梦,梦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血腥杀戮,只有田,有牛,有茅草屋,有太平盛世,有朗朗乾坤清明宇宙,还有傲然天地孤寂冷清。

只不过梦终究是梦,终究会醒,该处理的事还是得处理,就像木桌上多出的一堆东西。

羽莫看着这堆东西大感头痛,因为睡了一个饱觉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没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周围设个阵法禁止什么的。

“黑风谷灵石账目不符,欠缺九千二百余下品灵石。”

“榆岭山矿场开采进度与实际不符,实际开采进度快将近百分之十,多余开采灵石去向不祥。”

“聚宝山灵矿八十年前探测出的一千二百八十块中品灵石已开采五百二十六块,剩余一百二十一块,其余六百三十三块下落不祥。”

“双子峰灵矿。。。。。。”

看着手里一堆关于各个灵矿的报告情况,羽莫眉头紧皱,喃喃自语道:“除了少数几个外,其他的大多都有问题,光是灵矿就有将近五十万的下品灵石,相当于一整年门派的开销,他们也真敢吃!”

拿着一堆的报告,沉吟半响后,羽莫他突然神情一凛双手猛搓,那一堆记载各个灵矿账目问题的报告顷刻间化为一堆残渣,被烧为灰烬。

之后,他单手一翻,一个玉符出现在手中,对着玉符淡淡说道:“以往账目概不追查,从今日起,每日开采进度和所得灵石必须上报总堂,每月安排巡查使检查灵矿,同时押运已开采灵石回门。”

说完后单手一扬,那玉符化为一道白光消失不见,看着消失的玉符,羽莫双手倒负神情肃穆,不知想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