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二十一章 震慑

仙寒 清风逸阳 3312 2016-10-23 21:43:23

  不到半月时间,整个紫云派有将近四分之一的管事调换,这种举措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那些原本就无心这些权势的人,当然乐的高兴,正好把所有杂事全部甩开一心扑在修炼上,要知道他们虽然不用亲自下力做事,还可以借着手里的权利捞些好处,可这些琐事也是够烦心的,处理起来大伤心神,严重耽搁了他们的修炼,对于他们来说弊远远大于利,还不如专心修炼提高自己修为来得实在,反正每月他们的月供是没人敢克扣的。

不过这种人最少,只有一两个而已,其他大都是对这些权利恋恋不舍的人,他们要么是年事已高,知道今生结丹无望,在门里混个职务,安安心心的度过余生。要么是各大家族的子弟,想通过手里的权利给家族谋求利益。

不论他们是怎么想的,上面的决定绝都不是他们能违背的,否者随便一个叛门帽子扣在他们头上,别说他们,就连他们背后的家族也得跟着遭殃。

这一日,众弟子还是随往常一样清晨时分便起床准备新一天的忙碌,正当他们洗漱完毕准备出门时,一阵悠长而庄重的钟声响亮的传进他们耳中:

‘挡——’

‘挡——’

。。。。。。

钟声传遍整个门派,就连常年闭关的修士也都惊动,猛的一下露出一脸惊容,不可思议的朝着某个方向望去。

那些开光期的弟子大多都知道这震天钟的存在,但只是听过一些它的传闻,并不太清楚敲响它的含义,更不明白它的响起代表什么,唯一有些老道的人,也都一脸震惊的看着远处钟声飘来的地方。

这令人生畏的钟声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不疾不徐,总共一百零八响。

“代表门派兴亡的一百零八声震天钟?呵呵,终于来了!”

知道缘由的一些筑基修士不约而同的望向一个方向,他们脸上一阵阴晴变幻,怨恨、嫉妒、仇视还有漠然全表现在脸上。

但一些正在闭关和远在他方的弟子并不知道近些天发生的事,感应到这建派以来从未响过的一百零八声震天钟后顿时惊恐万分,顾不得手头上的事,立刻破关而出朝着紫云殿狂奔而去。

“发生何事!为何敲响震天钟!?难道有哪股狂徒在攻打本门!!!”

一个穿着紫色华衣头发却乱糟糟一团中年男子,一脚踹开了紫云殿的大门冲了进去,顾不得风度,暴躁的朝着里面吼道。

看他的样子不过三十来岁,浑身却散发着庞大的灵力波动,竟是个筑基后期修士,情急惊怒之下威压暴露无遗,逼得一些筑基初期的修士虚汗直冒,心头大骂不已,瞪了两眼这个冒失鬼却又不敢真的骂出来,毕竟人家修为在那摆着,只得捏着鼻子走远些,好让那股威压稍微弱一点。

“呵呵,原来是吴师弟,师弟不是在坐生死关,不到筑基后期巅峰誓不出关吗?难道短短两年师弟就达到后期巅峰修为?那为兄可得好好恭喜师弟一番了。”

说话的是个白面书生,打扮的温文儒雅,但说话的口气却是阴阳怪气,他站在‘吴师弟’面前五步之内丝毫异样没有,浑身波动的法力赫然也是个筑基后期修士,而且隐隐还高‘吴师弟’一点,难怪敢这么和他说话。

“哼!姓叶你的少在这阴阳怪气,这百零八声震天钟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一百年前的叛乱也只响了三十六声!”

“这可是代表门派存亡关键的大事!难道谁敢儿戏!!!”

“这等大事当然没人敢儿戏!”叶姓书生摇晃了两下手中的白扇,继续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看师弟你邋遢的样子,难道这两年闭关,连如此大事都不知道?”

“大事?什么大事!?”‘吴师弟’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惊怒之余有些错愕,至于说自身形象邋遢更是没半点心思在意,都到了门派存亡关键的时候了,谁还有心思关注这?

“吴师兄,我前天给你发的传音符你没看到吗?这些天门中都传遍了。”一个打扮的干净整洁的少女红着脸腮低头说道,看她瞧‘吴师弟’崇拜的眼神和说话娇羞的模样,多半是暗恋这位‘吴师弟’已久了。

只是这位‘吴师弟’看着长相虽然还算精明,可实则神经大条得很,根本没不知道眼前这位小家碧玉的美少女还有这些心思,只是大大咧咧的说道:“传音符?我前些天闭关到了紧要时候,没注意到,今天恍惚间感应到了震天钟的响声就急忙赶来,好像是看见有道传音符漂着,不过事态紧急我哪顾得上,还没来得及看就直接破关而出到这,传音符中说的什么?”

“哈哈,看来花师妹的一番心意是白费了。”未等‘花师妹’开口叶姓修士突然仰天大笑,眯着眼睛饶有意味的打量着‘花师妹’。

只是这花师妹本就害羞,再被这样一打趣,脸色更是红的像桃花一样娇艳欲滴,浑身左右不自在,低着头细声说道:“没、没什么,都是些不打紧的小事,还有就是大师兄——”

“快看!”

“大师兄来了!”

“敬吾师祖也在后面!!!”

“还有红绫师祖!!!”

“。。。。。。”

突然!

敞开的大门出现一伙模糊的身影,浩浩荡荡的朝里走来,顿时将所有目光吸引过去,‘花师妹’顾不得说话,痴呆的望着那群模糊的身影。

原本吵杂的大厅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就是‘吴师弟’这样刚闭关出来不知道原委的人也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大门方向。

那是上百年未出现过的超强豪华阵容!

除了敬吾和红绫外,另外还有九男一女!

紫芝、黑墨、张涛、雷厉、古山龙、杜仲、苏叶、天龙、洪连、无名子!

认识的弟子在心里默念他们的名字,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是金丹修士!

此时此刻,除去掌门风谷子的大弟子天流外,紫云派所有金丹修士全都在此,要说没有大事发生打死也没人信,这个阵容就是去攻城掠寨也绰绰有余!

十二人面无表情大步朝里踏去,衣衫带风威仪十足,在场百于筑基修士竟无一敢直视,纷纷低头不语,心头均是莫名的万分惊恐。

等到一行人踏进大门,一众修士带着一脸惊容慌忙下跪:“见过师叔!”

十二人竟全无察觉一般自顾朝里走去,全然不理这些表情惊恐的筑基弟子。

听着整齐有序的脚步声,每一声都是漫长无比,像是过了千年万年,每一步都让他们的心猛的颤动一下。

“好了,都起来吧!”

一句轻飘飘的传在一众筑基修士耳中,顿时让他们心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十二个金丹修士同时表情严肃的走进来,是个人都会被吓傻。

众人这才敢跳起头来,来不及管渗出的汗水,抬头望去,十二神色凛然表情肃穆。

而羽莫,正簇拥在他们之间,一脸平静淡然。

经过这些天的时间,羽莫已经没有最开始的慌张和茫然,恢复了他那泰山崩于前而我自泰然的心境,这也有他筑基成功后实力增强后自信的原因。

看着下方众人神色各异的表情,羽莫嘴角轻扬,淡淡的说道:“想必不用我说这些天你们应该也有所耳闻了吧,这是本门的掌门令牌,由于掌门和长老闭关修炼,所以从今日起我将代行掌门职权,门中一应事务无论大小,全权由我处理,各位应该没有什么疑意吧?”

说着掏出一块巴掌大的黑色古朴令牌,令牌一面刻着一个奇怪的阵型,一面左右刻着不知名的梵文中间用小楷刻着一个大气生辉的‘令’字,它通体散发着强烈的灵气,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这个——”

“代行掌门职权?”

“大师兄要接管门派!?”

“到底怎么回事?”

“。。。。。。”

虽然大多人都已经知晓,但都只是听些传闻,现在亲耳坐实了还是有些震惊,更别说那些刚闭关出来和外出回归对这些事还一无所知的弟子,心中波浪翻滚可见一斑,眼中尽是不可思议,满脸的惊容。

看着一张张惊慌失措的面孔,羽莫暗自叹了口气,暗道:“即使是筑基了,还是很难服众。”

不过面上却是不变,只是淡淡说了句:“怎么?各位对此还有怀疑或是疑问?”

与此同时,十二道滔天气息毫无保留的喷涌而出席卷四方,犹如猛龙出海势不可遏,天地虚空被一股无形之力压缩到了极致,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四周银桌金柱霎时间化为尘土,只有中间悠闲的伏牛表面金光一闪后若无其事,未伤分毫。

而那上百的筑基修士,只在刹那间肩头似有百万斤重担压下,‘嘭’的一下双膝弯曲匍匐在地,青花底板也凹下去好大一个坑,随后又是胸口一热,一口炽热鲜血猛的喷出,连话都说不出。

“师叔饶、啊——!”

有人拼着提起一口真气大喊,可话未说完就觉得天昏地暗,胸口像是被大石梦见一样难受,瞬间就昏倒过去不省人事。

笑话,十二个金丹修士同时发威,岂是一个筑基修士可以抗得住的,能不被压成血渣就是他们留情了,还想提起法力反抗?

羽莫瞧了眼昏厥的那人,看着苍白如纸的面容,不禁皱起了眉头。

那人修为不错,有筑基中期巅峰的样子,离后期也不过一步之遥,不过这次受损过后,虽不说会跌落到筑基初期,也要元气打伤,修士受损。

这可不是羽莫的本意。

羽莫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停手,等到十二人同时收起灵力,威压顿时消散,一个个筑基如获大赦般狼狈的爬了起来,个个面白如纸,神情憔悴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