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十九章 筑基

仙寒 清风逸阳 3118 2016-10-19 18:21:42

  万千奔腾的思绪如脱缰的野马,止也止不住,羽莫干脆放空心神,沉浸在这异样的感觉中,直到日斜西山,浓厚的紫色霞辉也变得有些单薄后才回过神来。

此时他的心境又再度回到无波无澜的境界,体内法力也已回复到巅峰状态,正是筑基的最好时候。

羽莫将中指和食指放在嘴边吹了个口哨,回音传荡的山林之间,不多时一只不大的松鼠灵巧的穿过竹林跑到溪水边上。

这松鼠黑咕隆咚眼珠子灵动的转了两下,机灵的朝着羽莫龇牙大叫,同时两只前爪一会一个劲的做着吃东西的样子在空中乱抓,一会又抱着肚子在地上打转,动作滑稽至极。

这松鼠,正是常年待在山中,上次把王胖子扔出几个大包来的青松。

“呵呵,好了,我知道你饿了!”看着它滑稽搞怪的表情,羽莫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黑乎乎圆饼扔给它,并说道:“给,去把‘聚灵阵’开启,然后守在山腰,若有人要上山就让他们半月后再来。”

“吱吱——!”

青松一眼就瞧见那黑乎乎的圆饼,一双眼睛隔着老远都闪着金光,等羽莫松手扔出的那一刻,它猛的一下蹦了起来,在半空就把东西接住,迫不及待的就先咬了起来,足有盘子大的圆饼三下五除二就被吃去了一半,这下它才满足的眨巴了两下嘴,又手舞足蹈的朝着羽莫一阵怪笑,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最后又蹦又跳的朝着竹林跑去。

看着青松小巧的背影,羽莫无奈的笑了笑:“这青松的胃口是越来越好了,以往够它吃三四天的黑松糕,今天一口气就吃了一半,看来下次得多带点了。”

就在这时,羽莫头顶上空突然亮起拇指大的蓝色光点,开始还只有一两个,后来越聚越多,短短半刻钟时间,便被无数星光般的光点笼罩,就连那奇幻的紫色霞光都透不进来,并且那蓝色光点还在不断增多,丝毫也没有停止的迹象。

越来越的光点比正午太阳最刺眼的时候还要亮堂,不过这些光点终是有极限的,在它们达到饱和点后,竟全都‘嘭’的一下爆裂开来,如此场面真不知怎么形容,比千万烟花同时绽放都来得耀眼。

整个小溪上空霎那间被迸裂开来的光点映成蓝色,强烈的光射得人睁不开眼,好在羽莫早有准备,提前施展了辅助法术‘天眼术’,现在这些强光在他眼中不但丝毫不刺眼,反而温柔暖喝得很。

在天眼术的加持下,羽莫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些蓝色闪光都是精纯无比的灵气,以羽莫为中心,方圆十里分布的天地灵气正疯狂的变化着,现在他坐下的方石就像大海中的一个漩涡,不断吸收着周围的灵力。而方石周围,温和的阵法之力波动不断,无数金色符文漂浮在半空,形成一个奇妙的阵法,将周围灵力全部锁定在阵法之中,使得原本就浓郁的灵气又浓厚的小半不止,羽莫吸了一口,顿时觉得气血通顺畅快无比,整个人是精神百倍。

“有聚灵阵的加持,加上这些辅助丹药,应该用不了三个月,半个月就能完成筑基了吧,那时候义父的命令也应该传遍了。”羽莫把玩手中拿出的七八瓶丹药喃喃自语,一想到他即将接手整个门派,就觉得压力倍增,加上整个门派现在形势错综复杂,外有强敌环视,内有各大宗族夺权,怎能不让他心忧。

“看来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想这些也无济于事,嘿嘿,估计会把有些人吓一跳吧,特别是那些大族中的族人,一个个都掌管着重权,怕是不会让我轻易接手吧。”

羽莫叹了口气,但一想到那些人一个个惊悚的表情又觉得好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药瓶,轻轻拧开瓶盖,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散放开来,充斥在整个阵法之中。

羽莫倒出一颗放在手上仔细打量,那药丸只有玻璃珠大小,通体淡红色的外表看上去并不出众,但其中蕴含着的巨大灵力绝不会让人把它当成普通丹药看待,每一粒都是能让无数修士为之疯狂的脱尘丹!

羽莫手中现在有一整瓶,要是扔在外面,绝对能让秦国上下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不知有多少宗族大家为之血拼,有多少妄图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天道而陨落的青年才俊。

“这就是权势的好处吧!”

羽莫无奈的苦笑自嘲了一句,收回心神,将脱尘丹一把吃进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化作清凉的灵力涌入四肢八骸中,羽莫他的身体也如同一个饥饿疯子,大口吞噬着涌入的灵力。

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耀眼的霞光,七彩变化好不艳丽!

来不及在意这些变化,他迅速拿起地上的七八瓶丹药,每瓶先后各取出两粒,看也不看直接喂进嘴里。

霎时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传遍全身,炙热难耐的羽莫干脆一把扯下衣衫,露出修长的身躯,在他的右臂和胸膛处各有四道爪印,是那日比试中留下的。

体内的澎湃的法力像是要把他撑破一样,所有的肌肉全都暴起,整个人大了一圈不止,热腾腾的青烟不断从头顶冒出。

“啊——!”

羽莫一声长啸,惊的飞鸟乱窜,走兽惊奔,林中竹叶飒飒作响。

过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这种炙热的感觉才稍微减轻,来不及停留,羽莫知道现在才到了筑基的关键时候,成败与否就看此时!

羽莫双膝盘坐,体内法力游走不断,在丹田处隐隐有液化的显现。

同时聚灵阵内充斥的无数灵气疯狂的朝着羽莫奔去,争先恐后的涌入的他身体,而羽莫也是来着不拒,将它们一一纳入体内,然后再艰难的炼化。

如此过程,一开始就持续了十三天,这期间羽莫一直保持着打坐的姿势纹丝不动。

——

在羽莫忙着筑基的同时,他将接管门派的消息也不胫而走,门中上下,也渐渐的议论开了:

第一日

“不可能吧?你小子又在胡乱吹牛!敢拿这种事说笑,小心我到管事的筑基师叔那告你,定叫你吃上一顿鞭子!”

“我没有吹牛。。。。。。”

第二日

“喂,你听说了吗,门里面要有大事发生了!”

“什么大事,我怎么不知道?”

“这你都不知道?来,我给你说啊,这个。。。。。。”

第三日

“你们!蛐蛐呜呜的说什么呢!”

“啊!?禀告师叔,我们没、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哼,鬼鬼祟祟的还不从实招来!难道要我亲自动手!”

“啊!别师叔,我说!我说!我都说!我们也是从别人那听来的,事情是这样的。。。。。。”

第四日

“喂,在想什么呢?神不守舍的,你掉魂了?”

“哎,我在想这两天的谣言。”

“嘿嘿,什么谣言,说来听听,让师弟我给你分析分析。”

“这事都在开光弟子中传遍了,说是一个给张涛师伯奉茶的小厮亲耳听见张涛师伯和雷万师叔谈论,事情是这样的。。。。。。”

第五日

“哼!一个小厮的话你们也信!亏你能都是修行了多年的筑基修士,哪有点稳重的样子!”

“师兄!不是我们轻率,为了求证我亲自去找了哪个小厮,他自己下毒誓打包票这事绝对是他亲耳听见了,他没有必要也绝不敢为这事骗我!而且这事传遍了,你看看金丹期师叔们的态度,还有敬吾师叔和红绫师叔这几日的动静,就算不是真的,近期门中也是要有一番变化。”

第六日

“兄长,对于门中传言的那件事你怎么看?”

“怎么看?嘿嘿,你也太高看你兄长我了,我手里虽也有些权利,可他掌门大人一句话,谁敢不同意!就是祖父他老人家亲自来了,怕也只有乖乖点头的份。”

“那我们就看那个白毛小子就这样轻易的爬上去?”

“爬上去?他可是掌门义子,一直在我们上面!不过这样一来,对我们也有些好处,他一个初出茅庐的‘白毛小子’可比那老不死的东西好糊弄得多,我们家族大可趁此机会进一步发展!”

第七日

“呵呵,看来师弟终于坐不住了,我原以为至少还有两三天师弟才会找上门来,没想到现在就来了,来,先尝尝为兄的灵茶,这可是刚摘下来,清爽得很,为兄自己都舍不得喝,专门用来款待贵客。”

“喝茶?这会了还喝什么茶!我外出回来就听见几个筑基小辈在讨论,门中更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师兄这可是真的!?不是我看不起他,就算他是掌门师叔的义子,但也不过是个才十六岁的小伙子,就算掌门师叔想培养传人也得再等几年,至少等他结丹过后才考虑,现在就做这种决定,这不是荒唐吗!简直就把门中大事当儿戏!”

“放肆!掌门师叔行事可是我等可以议论的!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我等只要专心执行掌门师叔的指令就好。另外为防止有人心怀不轨,敬吾师弟专程来找过我,和我商量了些对策,其中你也要帮忙出些力,等我一一给你详说。。。。。。”

第八日。。。

。。。。。。

第十三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