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十七章 重担

仙寒 清风逸阳 3714 2016-10-16 20:15:54

  。。。。。。

擂台到此也就结束了,不管台下的人是震撼还是可惜,接下来的大比都要如期开始。

那七个服装统一的筑基修士又重新踏上擂台,用一张傲然的神态扫视着下方的一众弟子。

“第一组,白庆对张维!”

“第二组,何琼对刘晓飞!”

“第三章,花芝蓝对司马空!”

“第四组,关红霞对叶山!”

“第五组,熊勇对舒丹!”

“第六组,钱科对黄志!”

“第七组,周正影对冯一峰!”

说话的是光膀大汉狄裘,这次大比由他和云龙两人主持,现在云龙抽不开身,他自然要先来顶着。

虽然他法力比起云龙要稍逊一点,但同样也是筑基中期修士,加上他五大三粗的模样看着凶恶,对一帮低阶弟子的震慑效果比起云龙来还要稍微好上一些。

有他在,下面的弟子虽说不是个个都老实巴交的闭上嘴装哑巴,但说话的声音也是小的可以,而且也不是成群结队的聊,这样整体看来,下面的队伍还是很有纪律的,狄裘他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神色一缓,继续用所用人都能清楚听到的声音说道:“这次比试共有二百三十七开光弟子参加,比试规则很简单,可以允许使用法器、符咒等一切你们可以使用的手段。第一轮你们最多会经历五场比赛,在这五场比赛中,只要胜了三场或输了三场后面的就可以不用比试了,输者直接淘汰,胜者将进行第二轮比赛,至到选出最后的三十人为止!至于最后三十名胜者的奖励,想必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很清楚了,丹药法器自不必说,还可进入紫云峰修炼一个月!”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按照我刚才说的顺序,对应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张擂台,开始吧!”

狄裘那个‘吧’字刚落,十四道身影‘唰’的一下从各个方向飞了出来,其中光是从山坡飞来的就是九道,他们两两各上一台,当他们站稳之后,擂台上的裁判就拿出一个令牌对准擂台上空晃悠一圈,随即一道光幕落下,比试正式开始了!

这些弟子都是九、十层修士,在低阶弟子中都算高手,就算方眼整个秦国也是要被人高看一眼佼佼者,不过他们的争斗手段却是单一乏味。

就拿天枢台上的两人来说,都是十层修为,可他们上台光是施法念咒就消耗了大量时间,这期间身上连个护盾都没有,要是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随便一个低级法术丢过去,一股脑就先给你收拾了,哪管你准备用什么高级法术。

还有玉衡台上的两人,一人轮流打对方一下,这下你打完了,就停下手换他打,就在比谁更能抗得住。

这种小孩过家家的打法,别说那些筑基修士懒得看,就是羽莫也看不下去,暗自摇头叹气,祭出飞剑化为一道白光消失。

——

无尘殿,这名字听着淡雅,光从名字看,里面应该是清香缭绕,简朴整洁,住的应该是位与世无争的得道高人。

可里面的装饰却恰恰相反,金碧辉煌的房间极尽人间奢华,金银珠宝,琉璃玛瑙这些被得道高人视为粪土的东西比比皆是。

这样的反差曾经让羽莫咂舌不已,在心里腹诽了好久。

推开两扇纯金打造的大门,一道金光射出,饶是羽莫他心里早有准备还是被射得睁不开眼,不过他也习惯了,稍微眨巴两下眼睛就适应了,迈开步子,直接朝里走去。

当他一脚抬进大门时,一道蓝色水波似的光幕闪动,在他经过时泛起一道涟漓主动开出一条口子让他通过,之后又再度闭合消失,看上去和普通大门一般无二。

羽莫表情严肃的朝着屋里走去,这里的金山玉石他早就已经看惯了,现在看这些和普通的石头没多大区别,当然,金银在修士眼中和石头的区别本来就不大。

房间正中央有张梨花紫檀木,上面摆放着些小玩意,但都是一些朴素的笔墨纸砚,和房间整体的奢华极不对称。

桌子后面坐了个满头花白的老者,他留着很长胡须,光滑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丝毫不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此时他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一本有些泛黄的白皮书。

在桌前有两人肃穆的束手站立,一个英俊潇洒,器宇不凡;一个雍容华贵,冷若冰霜。

这三人分别是羽莫的义父风谷子,二师兄敬吾,和一向很少露面的大师姐红绫。

“见过义父!”

羽莫恭敬的朝着风谷子行了个礼,随后转头看着敬吾和红绫说道:“二师兄和大师姐也在,好久不见了大师姐!”

“不过区区六载,谈不上许久。”

她的声音很冷,脸上结了一层霜似的,态度冷淡却又美得不可方物,好像冰山巅上最美的一朵雪莲花,让人欲罢不能却又释放着刺骨的寒气让人不能靠近,难怪有一个‘寒冰仙子’的称号。

羽莫对他的态度倒不在意,据其他几位师兄说,红绫的性子本来不是这样的,原本她也是个活泼热情的鬼灵精,但因为早年的一些事,导致她性情大变,对谁都这副冷若冰霜的表情,就算是对师傅风谷子也不例外。

羽莫只得尴尬的笑了笑,倒是敬吾捏着鼻子打趣道:“六年可不短了,我们的小师弟已经从鼻涕鬼变成帅小伙了,要是你再不回来,怕是小师弟都成亲了。”

“如此我自会补上一份厚礼。”红绫冷冷的答道。

“嘿嘿,什么厚礼?先来出来我们瞧瞧?”敬吾双眼发光,眼睛直突突的盯着红绫的储物戒子。

红绫冰似的眼珠子瞧了他一眼,开口说道:“到时你自会知道!”

羽莫在一旁苦笑不已,怕是只有敬吾敢拿红绫打趣了,要是换了旁人,早就被一剑砍成数节了,哪还有开口的机会。

“好了,我让你们来不是来讨论莫儿的婚事的。”

端坐的风谷子终于听不下去了,怕是再说下去,他就该当爷爷了,轻咳了声把书放下,不过临了还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莫儿的婚事至少得等他筑基后再说,现在门中还没物色到合适的。”

好家伙,原来您老人家早就盘算好了这件事,我们不过是开个玩笑,没想到您老还真的着手准备了。

羽莫哭丧着脸瞧了眼偷乐的敬吾,心中大呼无奈,只有红绫的表情依旧冰冷。

“咳!”风谷子咳嗽一声,说道:“莫儿,最近修行如何?”

听到风谷子问话,羽莫这才收起苦笑,恢复以往那种风轻云淡,无所欲求的表情,道:“禀义父,已经达到九层巅峰,不久便能冲击十层了。”

风谷子皱了皱眉,神色肃穆的说道:“恩,十层?还是比我预计得慢了些!”

听到这话,羽莫一下子低下了头,有些愧疚的说道:“孩儿无能,让义父失望了!”

“这不怪你,”风谷子摆了摆手,“是我太贪心的,既不允许你服食丹药,又给了你大堆杂物,还让你抽空学习凡间那些圣人学说,现在又逼你修炼出成绩,嘿嘿,世上哪有这般万能的人。”

“师尊说的是,小师弟可别妄自菲薄,要是换了旁人,同样的条件,要是有谁做得比你好,我第一个灭了他!”敬吾霸气的排了排羽莫的肩膀,朝着他一阵挤眉弄眼。

羽莫哭笑不得,这敬吾哪有半点金丹高手的稳重修持,分明是个护短的江湖刀客,只得无奈的轻笑摇头。

倒是红绫也给了他个鼓励的眼神,这让他心头一暖,毕竟这已经算是红绫师姐最大程度的关心了。

看着三人,风谷子微微点头,带着一丝欣慰,修士也是人,修为在高也一样,看着门下众人和睦,自然是好的,随即说道:“莫儿,我让你筑基之前不许服用丹药,是为让你在修炼的同时,感悟最原始的天道,为日后打下基础。让你处理杂物是锻炼你的能力,那你可知我为何要你学习那些圣人学说?”

羽莫微微想了一下,答道:“义父是为让我明世间道理,晓善恶是非,学做人之根本,不被外物迷失本性,保持最后一丝清明。”

“答得好!”风谷子猛的一拍手,说道:“想我风谷子虽称不上什么恶人,但也绝不是好人,虽没做过屠城灭族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但死在我手下的又人何止千百!”

“可杀孽越多,越容易嗜杀成性,修仙界偏激极端的人比比皆是,强者于弱者,稍有不如意就是杀人灭魂。我让你们学这些,就是为了不让你们走上那过于极端嗜杀的道路,迷失本性,成为一个以杀人为乐的行尸走肉!”

“明白吗!”

“孩儿、弟子谨遵师命!”

羽莫三人神色一凛,均是拱手称是。

风谷子这才神色一缓,继续说道:“你对李康今天拿出的顶级法器怎么看?”

羽莫沉吟了一会,答道:“李家虽然也算是大族,不过比起叶、关、花三族来要差很多,就算比王家,财力上也是远远比不上的。就算是筑基期的族人也少有能拥有顶级法器的,更别说资质一般的李康,这件法器应该不是他的,如果我所料不错,应该是有人在知道他要和我打生死擂后借给他,让他能有机会胜过我,或者是有人直接用顶级法器做诱饵,诱使他向我挑战的。”

“说的好,那你知道是谁这样做的?”

“蛇谷叶家!”羽莫斩钉截铁的说道。

“没错!”风谷子眼中闪着精光说道:“莫儿,我从今日起将开始闭关,门中杂物我准备全权交给你来处理!”

“什么!?”一向淡定的羽莫难得有一丝惊愕,急道:“义父,门中事物众多,怎能交给我?就算您要闭关,也可以让空竹长老代理,就算敬吾师兄和红绫师姐也行!让我带代管门中事物怎能服众!”

“服众?”风谷子嘿嘿一笑,“我看你是读那些书读傻了吧?我说谁掌管门中事物谁就能掌管,谁若不服,大可自行来找我!”

“可门中大小事物众多,我怕不能胜任,给义父抹黑。”

风谷子大手一拂,道:“有何可怕?我会让敬吾协助你,谁若敢说三道四,敬吾你就直接以叛门处理。”

“是!”敬吾立马回道。

“可是——”

“好了,没什么可是的,你若实在顾忌,就将瓶脱尘丹带下去,虽说是想让你达到开光十层巅峰再筑基的,可现在想来,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天地尚且不全,何况是人。等你筑基成功,想必能更好处理门中事物。”

“好了,我累了,要闭关了,都下去吧!”

风谷子扔给羽莫一个红色丹药瓶,随后用不容置疑的声音下起了逐客令,就算羽莫还心有不安,也只能暂时退下来。

看着羽莫退下的背影,风谷子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沉重,目光一下黯淡了不少,放佛一下苍老了许多,口中喃喃说道:“莫儿,希望你能明白为父的苦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