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十六章 第一人

仙寒 清风逸阳 3320 2016-10-14 20:49:53

  风刃奔袭,势若长虹,三四丈距离不过眨眼及至,空气撕裂的声音传不断传入耳中,羽莫心头一惊,暗道‘不好!’,只觉左方一道淡蓝色光影闪来,却根本来不及转头,惊恐之中瞳孔收缩的只剩个黑点,想要做点什么,可僵硬的四肢却怎么也动不了。

霎时间只觉世事万千,诸事无常,纵有万般本领,不如粗茶淡饭。过往云烟一一浮现,最后发现,这十来年光阴,竟无一不是在修炼中度过,童年之乐、成长之恼这次体会全都没有,每天除了打坐修炼,就是打理门中一些琐碎事物。生活单调乏味至此,还不如七八岁孩童丰富,也是可悲至极。

常言大道无情,竟至于厮!

看着惊悚不动的羽莫,岳封粗糙的面孔蠕动了两下,风刃一刀斩下,不偏不倚打在羽莫脖子下方的肩膀上,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肩膀上瞬间出现一条狰狞恐怖的伤口,就连皮肉之下的白骨也被画出一道伤口,血水沿着伤口‘咕噜咕噜’往外冒,根本止不住。

眼见一刀斩翻羽莫,让他几乎失去战斗力,岳封非但没有高兴,反而一脸凝重,本就粗糙的脸抽搐起来更加难看,拇指大的鼻孔不断喘着粗气。

突然!

他目光一聚,不理会蜷曲在地上呻吟的羽莫,转而望着浓雾之中的某处,那里白茫茫的一片,空荡无比,半个人影没有,可却让他提起十二分警惕,一张黄色符咒‘啪’的一下贴在身上,顿时一道金光的光幕将他笼罩,再反手取出一个冒着腾腾热气的火红圆球。

未等他祭出此球,近处便传来一声虎啸龙吟,岳封只觉头脑发胀,眼中事物变得恍惚不清,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岳封也是久经杀场的人,这点不适强咬牙就克制了,猛的一晃脑袋,定睛一看,一条三丈恶蛟正张牙舞爪朝这边飞来,离自己不过数丈距离,青面獠牙好不恶毒!

刚才羽莫和李康的争斗岳封自然看在眼里,这长剑化蛟的技能自然知道。当即脚步一迈,人就出现在后面丈许处,同时双手猛的向前推去,那火红圆球抛到空中便迎风见涨,转眼间就有脸盆大小,并且发出炙热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恍眼一看就是小一号的太阳。

那蛟龙也不示弱,张嘴长啸,露出满口獠牙,个个都比拳头大,要是被它咬伤一口,怕是瞬间就会骨断筋折。

耀眼的火球照人远处的人都睁不开眼,更别说近前的蛟龙,蛟龙眯着凶狠眼睛一口咬去,势要把这碍眼的杂物咬得稀啪烂,哪知那血盆大口刚要碰到火球,那火球灵活一闪,晃动之间竟变为两个一般无二的火球,这还没完,火球这下一发不可收拾,刹那间由一变二,由而变三,由三变四。。。。。。

至到天上出现九个一模一样的火球,将黑蛟围得团团转,那变幻才算停止。

九个火球天上地下相互照应,形成一个奇妙的阵法,每当蛟龙锁定一个目标要将其一口咬碎时,那个火球就晃动不定,其余火球也跟着闪烁不停扰乱蛟龙,让其根本追不到,当蛟龙就近转换目标时,那个火球又同样躲闪不止,其余火球不断在四周旋转打乱,搞得蛟龙一时间头晕目眩,根本无从下口。

这样一来,饶是这些火球没有多大威力能伤到蛟龙,可蛟龙左突右转既出不了包围又追不到火球,竟形成僵局的样子。

可这并不代表羽莫毫无办法,相反,他只是看着宛如烈日的火球,觉得这种十日耀天的画面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但记忆一时有些模糊,正在回想之际脑中闪过一时灵光,轻笑道:“原来是这样!凡间《山海经》记载,远古时期,天生十日,每日不停灼烧大地,至使大地常年干旱寸草不生,庄稼颗粒无收,百姓易子相食。”

“看来我今天也得做一把后羿了!”

羽莫带着两分自嘲轻笑,面色除了有些泛白外依旧是那副不急不缓的平淡样,哪有刚才的惊恐万分,目若呆鸡的模样。

身上虽有伤痕,也不过是前一战留下的,那在地上疼哭呻吟的羽莫更是不翼而飞,或者说那个羽莫更本不存在,除了岳封,其余人只看见的羽莫一直安稳的站在原地。

只有中了幻术的岳封所见有点不同。

不过岳封即使中了幻术,也能在刹那间察觉,并且找到羽莫的准确方位,倒是让羽莫吃了一惊。

原本羽莫以为最少也要等到蛟龙到达岳封近前他才会有所察觉,没想到羽莫刚指挥黑蛟剑化蛟而出就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更让羽莫意识到经验的重要性。

眼看蛟龙被耍得团团转,羽莫他也不心慌,岳封祭出的不过是个下品法器,在黑蛟面前更本不值一提,他之所以没有急着出手,是想见识下岳封的后手。

果然,岳封没有让他久等,一条若有若无的光影正飞快的朝他后方靠近,虽然它隐蔽的很好,几乎是完全隐匿的状态,可羽莫一直小心戒备,放出灵识将周围一丈之内全部笼罩,就连一直蚂蚁挪动都不能逃过他的感知,更何况是一根两三丈长的绳索。

羽莫微微一愣,那绳索竟如若无人之地一般巧妙的靠近羽莫一丈之内,而没有触发冰莲阵的防御。

不及多想,羽莫双手一掐,在身后凝聚出一道冰墙,同时双足发力向右侧跳去,在半空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啪’响,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冰破的声音。

可未等他做出动作,忽然觉得脚下松软,踩的根本不是擂台,低头一看,脚下竟是一大片淤泥,双脚这会时间已经陷在泥中,而且身体还在不断往下陷,转眼就要到膝盖位置。

心头诧异之时一条青色绳索飞快奔来,如腾蛇一般灵活摆动不已。

“好手段!”

羽莫不怒反喜,暗自赞叹,这岳封不愧是野修出生,争斗手段果然不同。

可他也不会束手待毙,既然岳封已经出手,那必定不会还有后招,再这样试探下去,怕是一步小心就会落败。

如果第一战就对上岳封,那羽莫他可能真会有点棘手,可现在不同,他现在手上可是有一件顶级法器!

羽莫提起法力单手一点,那犹如困兽的黑蛟猛的一颤,浑身鳞甲黑光大盛,竟比那九个光球更为耀眼。

黑蛟钢铁般的尾巴忽然一摆,只听一阵‘乒乓’的金属响动,那九个光球被一扫而光,化成最开始的圆球坠落下来,看那光泽,怕是要就此报废。

羽莫他不在意这个法器怎么样,现在他已经被青色绳索团团缠绕动弹不得,地上淤泥中伸出七八只泥团捏成的手掌,扯着他的衣袖手臂,不断往泥中拉扯,腰部以下的地方全部陷在泥中。

那空中蛟龙趋势迅疾,比起风雷竟还快上两分,近距离下,岳封根本来不及躲闪,只得眼睁睁看着蛟龙席卷而来。

不过他多年争斗的经验在此时方显现出来,眼中一丝狠厉之色表露无遗,竟不去理会奔袭而来的蛟龙,双手一合手中打出数道法决,然后双膝着地一滚,试图躲避一二。

‘嘭!’

‘轰!’

两声涛声震动相继传来,擂台尘土飞扬,观战的人提着震惊的心,一时间看不出谁胜谁负。

这也难怪,平常的小打小闹他们还能经常看见,可像这样的斗法,他们大多还是第一次见。

众人无语,台上台下鸦雀无声,只听一个‘嗒’‘嗒’的脚步声传来。

在朦胧中隐约可以看见,一个高瘦的身影缓缓走来,他的眼睛透过雾霾也能看见一道金光。

“羽莫胜!”

云龙一声高喝,揭晓了谜底,同时走到台中,大手一挥,不论灰尘雾气,刹那间都烟消云散,显露出倒在血泊中的岳封和只露出个脑袋在外面,其余地方都现在淤泥中的羽莫。

他的脸上有一条伤痕,起点在眉间,终点的鼻尖,伤口很细,若不是伤口溢出的血丝,更本不会发现那道伤口,在地上,他的喉咙处,有一把闪着寒光的,剑尖滴着血。

云龙走到羽莫跟前,他的头还够不到云龙的膝盖。

云龙单脚一跺,地上的淤泥像是沸腾的水一样冒着水泡,在翻腾的泥土中羽莫的身体缓缓向上生气,不一会就完全出了淤泥,而那一摊淤泥,也重新变为坚硬的青石。

“多谢!”

羽莫微微点头后,转而望向血泊中的岳封,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虽说淡淡说道:“带他下去疗伤吧。”

“是!带他下去!”

云龙应了声随后朝着身后吩咐了声,四个修士自觉的将浑身是血的岳封抬了下去,只是现在的岳封,左臂已经齐臂而段!

台下的人看不清具体情况,只知道岳封伤的很厉害,浑身是血被抬了下去,不然不知会不会又引起一阵骚动,毕竟他们是一群没见识过修仙界血腥的小孩。

云龙清理干净擂台后,按照程序,又有一个开光十层的修士上台挑战,他的法力虽然有十层,但实战经验明显不多,上台打的就是趁羽莫法力不济捡漏的主意,哪知羽莫用黑蛟剑直接逼得其投降,最后灰头土脸的下去。

之后的人都聪明得很,一个个都想让人再去消耗羽莫一些法力,等他彻底没有法力了再去捡漏,可这些聪明人都想到一块去了,没一个人上台,在云龙叫了三声后,就直接宣布结束了。

这些人在暗自懊恼错过这个天大好事的同时,也是惊讶羽莫的法力,其他不说,这个岳封在低阶弟子中,是公认的前十,当然,这不算最近一批各大家族提拔的新秀。能打败他,而且是在先战胜拥有顶级法器的李康,法力所剩不多的情况下,这也证明了羽莫的实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