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十五章 狂人岳封

仙寒 清风逸阳 2531 2016-10-12 23:03:53

  “是他!”

“狂人岳封!”

“凭他的实力,就算是参加后面的大比,也一定会有个名额,没必要现在和大师兄打擂台吧?岳封可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岳封是野修出生,虽然修为达到了十层,不过这回那些世家可是出了大力,不光是法器、符咒拿出一大堆,而且还用丹药硬生生堆出一大堆九、十层的高手出来。看,全在那边山坡上看热闹。”

“我知道了!肯定是为三月后的事做准备,这样看来,岳封虽然法力不弱,不过我见他用过的最好的法器也才是个下品法器,还是他修炼勤奋发的奖励,和那些大族拿出的法器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孩的玩具。这样的话,只有趁大师兄这会法力不济,才能勉强拼一下了,而且就算不行,想来恢复一下,也能参加后面的比试。”

“正是如此!”

那叫岳封的粗壮汉子一脚踏上擂台,顺手扯下衣衫,露出让人震惊的身躯,虽说有八块凹凸有致的腹肌,不过整个上身满是蚯蚓般蠕动的伤痕,还有胸口处碗口大的疤痕,狰狞恐怖,像是个獠牙恶鬼。无数伤痕,从伤疤往外延伸到全身,中心处是密密麻麻无数条细线,越往外线越细越长,就像一拳打在玻璃中心,裂开无数裂痕向外绵延。手臂上的纹龙,这才发现,那纹龙躯体的几条主线和十来条细线,都是从胸口伤疤延伸出来的细线,其余整齐有序的勾勒,竟都是一道道蜷曲的刀痕!

“大师兄,得罪了!”

岳封抱拳鞠躬,先行了个礼,粗糙的面孔一脸郑重。

虽说他的法力远高于李康,而且他自信,就算是在李康有顶级法器的情况下,自己也能胜他,不过肯定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可他最不怕付出的,就是代价!

想他当年还未入门时,只是一个野修,哪天不是腥风血雨过来的?别说为了药草灵石这些修炼资源,就是一个安稳的挡风遮雨的地,他都能和人大打出手,怕是死在他手上的人,比李康见过的死人还多,和人动手的次数更是不计其数。

争斗经验是何其丰富,哪是李康这种表面嚣张,手上一滴血都没沾过的人能比。

可现在对上羽莫,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站在擂台外围处,尽量远离他,并且放出全部灵识笼罩着他,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郑重其事的样子,竟不比以前对上生死大敌来得差。

羽莫正在打坐恢复,听见声音后,便知道来人是谁。

缓缓睁开眼睛,眼中带着少有的疲惫,看来刚刚那一战确实损耗不小。现在身上剩余法力不足五成,又要对战法力比自己还要深厚一分的岳封,一种力不从心的疲惫感打心底冒了出来。

云龙见状,心里明了,可想到上面下达的命令是‘只要有人挑战,就要即刻应战’,想要劝羽莫再休息一会的话强咬着牙吞了回去,面无表情的说道:“比试开始!”

看着四周阵法再度运转,羽莫苦笑着摇了摇头,强打起精神,自嘲道:“照这样下去,早晚会被累死,看来只有强势一战,才能震慑住他们,不然这车轮战是完不了了!”

这样想着,羽莫也不啰嗦,单手法决一掐,四周空气霎时骤降,浓浓的雾气升腾挡住了视野,原本干燥的地面瞬间结出厚厚的冰层。

冰层以羽莫为中心,沿着擂台四处蔓延,眨眼间就到了对面岳封脚下,看着冒着丝丝寒气的冰层,岳封也不慌张,双腿屈膝发力,猛的一下弹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接着一道红光从手上戒子飞出,化做一张圆形荷叶飘到岳封脚下,稳稳的将他接住。

同时双手一合,空中大喝一声,顿时只觉地动山摇,站立不稳,台上冰层在晃动中裂开手臂粗的口子,数十根土黄色尖利的锋刺‘蹭蹭’冒出,有人形那么高,尖端虽是岩石,却冒着寒光,比起利刃来差不到那里去。

这还没完,岳封张着大嘴,用力吸进一口气,呼啸的大风拼命往他嘴里窜,当他把肚子吸得圆鼓鼓时,再猛的呼出,数道月牙形风刃激射而出,绕过尖刺,瞬息间破空而至!

正在躲闪尖刺的羽莫顾及不暇,无数冰莲争相凝结,在空中形成绚丽的风采。

虽然每朵冰莲都轻易的挡住锋利得石尖,让它们寸步难进,可奈何土刺一根接一根,多不胜数,冰莲虽然能从各个方位密不透风的保护羽莫,但数量却远不及地上的土刺多,羽莫刚刚一不注意,手臂就被划开一个口子,这让他在闪避的过程中更多了一分小心。

突然!

一道寒意掠过脖颈,带着丝丝凉风。

羽莫心头一凛不敢小视,猛的弯腰俯身,同时一柄玄黑长剑出现在手中,剑身寒光凛冽,散发阵阵杀气。

正是那柄黑蛟剑!

由下往上反手一剑,只听‘伉呛’一声,右手虎口先是发麻,后是发裂一般疼痛不止,就连剑也拿不稳,差点被震落下去,那可真是笑话闹大了。

不及多想,羽莫左手向后一撑,双脚发力,才堪堪勉强稳定向后倒下的身形,数道风刃接踵而至,一道快似一道,一道急似一道!

周遭冰莲光是抵挡土刺,数量上就有些吃力,更别说这速度更快威力更大一些的风刃了,除了面前这第一道被凭空冒出的冰莲挡住去路,在震荡中和冰莲化成清风冰晶外,其余风刃势如长虹一涌而来,大有一下将羽莫斩成两截的意思。

羽莫心头一惊,这岳封不愧常年走在生死边上的人,光从这一番出手就可以看出,虽然他的法术不像李康使用黑蛟剑一样强势,冰莲阵能够勉强挡下来,可他也一眼看穿了冰莲阵的弱点——不像盾牌护罩一样能同时防御过多的攻击。所以一下子就铺天盖地的攻了过来,打乱了羽莫防御。

而且他下手果决狠毒,招招都是打算置羽莫于死地,绝不似李康那样,想要下重手,却顾忌得多,怕这怕那,倒束缚了自己的手脚。

羽莫知道岳封的事,也知道岳封的斗争经验远不是门中那些从未出过山门和人经过生死搏斗的人可比,却没想到岳封比他预计还要毒辣几分,看来自己也只是个金丝笼的小鸟。

心中感慨诧异,手上的动作却不敢停下,左手发力,整个人驴打滚般的朝着地上滚去,同时法力一动,右手飞剑‘唰’的一下飞了出去,直接斩向风刃。

黑蛟剑何等威力,在空中黑光大盛,即使在浓雾中也是清晰可见,剑身蛟龙更是摇动舞动,似要腾飞出来,‘伉呛’一声,黑蛟剑一剑斩下,第一道风刃应声被斩成两段,化成一缕清风吹散。

只是这黑蛟剑也摇摇晃晃的,像是喝醉酒走路的大汉,随时都会倒下,羽莫和岳封两人都清楚,这是因为刚得到法器,不熟悉所致。

岳封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珠子,虽然有浓雾看不清,但靠着灵识也能辨别事物,灵活的指挥着剩余的风刃左右躲闪,从侧面直奔羽莫而去。

风刃虽快,可顶级法器岂是浪得虚名,就算羽莫不熟悉法器,导致黑蛟剑摇晃不止,加上风刃有意躲闪不易追赶,但也能后发先至,眨眼间就追上三道风刃,将他们一一斩碎。

却有一条漏网之鱼!

以其余风刃为诱饵,引开黑蛟剑注意,绕过黑蛟剑,直奔羽莫面门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