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十三章 苦心

仙寒 清风逸阳 3078 2016-10-07 18:17:17

  急冻的空气透着寒气,吸一口进肺里,肺都有结冰的感觉。

弥漫着的雾气挡住了大半视野,就算是修士,视力比起常人要好上数十倍,也只不过勉强看得清个模糊。

天玑台上凝结半尺厚的冰层,还在不断蔓延,眼看就要覆盖整个擂台了,李康退了十来步,再后面就是擂台边缘,无路可退。

虚空不断凝结出冰滴,打在冰层上‘啪啪’作响。

李康顾不得这奇幻的场景,顿下身形,连忙掏出一张土黄色符咒,看也不看,‘啪’的一下贴在身上,顿时一道金黄的光幕显现出来,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

随后又抬手指着空中的黑蛟剑,在空中加速旋转,速度越转越快,越转越急,晃眼一看就像一个黑色的圆圈。

‘咔’、‘咔’——

李康手上动作未停,冰层已经蔓延到他脚下,当冰层和黄色光罩接触的瞬间,光幕产生一阵剧烈晃动,随后又爆发出一道更为耀眼的光亮,直照得人睁不开眼。

见蔓延的冰层被挡在光幕之外,沿着周围形成一个一丈宽的圆球,李康心中暗自松了口气,羽莫毕竟是掌门的义子,修炼的法术绝不是门中那些可供他们选择的低级法术,指不定是什么高级法术,能当下他的攻击,悬着的心也算放下来了。

不过他心中也是惊骇万分,身上那道符咒本身的光泽越发暗淡,只不过最开始的一下冲击,那土黄色的光泽就暗淡了将近三分之一。

李康心里清楚,这是符咒为了防护,超负荷使用本身的能量,造成能量的加速流失,本来可以持续使用三天的符咒,照这样下去,不过半刻钟功夫,就会彻底报废。

“大师兄?哼,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李康不再理会不断沿着光罩向上蔓延的冰层,也不管光罩上的光越来越弱,只是不停地加速旋转空中的黑蛟剑。因为他相信,要不了多久,只要在光罩彻底破碎前打败羽莫,他就是最后的胜者!

冰层沿着光幕底下,不断向上蔓延,每覆盖一定范围,光幕就会挣扎着亮起一阵闪亮的光,在光亮中,最顶端的冰层会裂开丝丝裂横,像蛛网一样交错纵横,随后破裂成无数冰块,落在冰层上。

之后又会有冰层向上凝结,这一次的高度比上一次要高一些,光罩发出的抵抗也要弱一些,看眼要不了多久光罩就会落得个支离破碎的下场,李康的术法却是完成了,他阴沉着脸,笑道:“大师兄小心了!”

随后剑指一挥,直指羽莫!

‘吼——!’

空中黑蛟剑黑光大盛,黑幕中传出一声震慑天地的怒吼,未等羽莫多想,一跳三丈多长的漆黑蛟龙腾空而出。

龙口大张,獠牙寒光,两颗拳头大的眼珠子似要滴血一般恶毒,双脚各有四个寒光咧咧的爪子,身上鳞片漆黑如墨,却又带着嗜血的殷红。

七八尺长的尾巴也覆满黑鳞,在虚空中猛一摆动,尖锐刺耳的声音似要将这无尽的虚空撕裂一般。

黑蛟俯身而下,直奔羽莫!

鳞甲交错,发出‘伉呛’的金属声,携带滔天气焰席卷而至!

眼看黑龙腾跃而至,口中流淌着粘稠的液体,羽莫不及多想,掏出一张青色符咒拍在身上,随后一个晃动人就消失在原地。

李康死死的盯着羽莫,不肯放过他一丝一毫的动作,见他开始掏法器,心里一阵紧张,生怕他掏出什么厉害的东西,可当他看清青色符咒的样子后,最后一丝担忧也放下了,嘴角冷笑,那不过是张最低级的下品符咒‘御风决’,只有那些开光三四层的修士,还不能御器飞行,才用这种低级符咒赶路,这符咒虽然能增加移动速度,但这点速度比起黑蛟来,简直不值一提。

四周的冰层因为施法的羽莫无暇顾及也停止了动作,心下更是得意,指挥着黑蛟猛一掉头,眨眼间便追上了消失的羽莫。

‘嘭——!’

黑蛟一头撞在冰层上,半尺厚的冰层瞬间破碎,出现一个大坑,露出擂台本来面目。

原本站在原地的羽莫又是一个晃动,出现在一丈之外。

‘吼——!’

还未等羽莫喘口气,黑蛟猛一仰头,又是直奔而来,地上冰层被搅动得破碎不堪。

一时间,台上冰块飞散,蛟龙怒吟,一片混乱。

因为蛟龙速度太快,直线躲闪肯定会被追上,所以羽莫尽量在小范围移动,腾挪辗转之间带出数道残影,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两次被追上,右臂和胸膛被抓开四道猩红的爪印,皮肉之间,阴森白骨隐隐可见!

“嘿嘿,大师兄,还是认输吧,不然这孽畜可是不认人的,被伤到了可不好!”

李康淫邪的笑声传到羽莫耳中,羽莫根本没工夫回答,只是那张平静的面孔带着一层寒气!

“不识好歹!”

见羽莫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反手动作更快,李康心头更是恼怒,又要调起法力注入黑蛟之中,可这会消耗,他哪还有多少法力可用,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自身法力就会消耗一空不战自败。突然,似乎想到什么,背脊一阵发麻,隐隐猜到了羽莫的想法,就是想等他耗尽法力,然后再收拾他,想到这里心头一慌,手忙脚乱的指挥黑蛟扑向羽莫。

得到法力补给的黑蛟气势大涨,更是嚣张,猛的龙口大张,里面喷射出无数漆黑的液体,上面冒着滚滚的黑色火焰,诡异无比。

不知名的液体夹杂着黑焰一落而下,覆盖范围极大,羽莫躲闪的小范围几乎全被覆盖,空中无数冰莲接连冒出,可都是刚一接触,就在一阵‘滋滋’声中化为虚无。

“大师兄小心!”

云龙大急,手中符咒就要祭出,这时耳中却传来一阵不急不慢的声音:“不得干预!”

云龙心头一凛,这声音,分明就是掌门老祖的声音!暗自吞了口唾沫,头也不敢抬一下,小声恭敬的答了声:“遵命!”

接着继续观看比赛,可他刚回过神来,就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顿时心头一冷,背脊发凉,急忙朝羽莫方向望去,等见到羽莫安然站在原地,表情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才放下心来,不慌不忙的朝着李康方向望去。

只见李康周围光罩已经消失,整个身体被冻成冰雕,面上表情尽是不可思议。

原来在刚才一瞬间,羽莫看那黑色火焰落下,心头就已明了,李康法力所剩无几,见黑龙已经跟不上自己,再化成飞剑怕是已经不能,才使用这种威力稍逊一等,但覆盖面积大的技能,当下便不慌不忙的施展早已准备好的手段。

虽然刚才疲于躲闪,无力破他的护罩,不过从最开始就没打算用这手段胜他,这只不过是障眼法,为的是不让他移动和挡住他的部分视野。

好让他看不清自己在后面动的一些手脚,这些小动作,怕是云龙这个筑基修士也没能发觉。

李康的注意全集中在自己这面,全没发现自己脚跟处有一条细小沟壑,里面流淌着纯白的液体,如果不是被冰层挡住视野,他一定能发现这些异样,那样一来,随便移动一下位置,或者施个小法术都能破的自己的计划。

就是小拇指粗细的沟壑,沿着光罩一路盘旋而上,如同绳索一般把他困得严严实实。

因为沟壑和里面液体都是白色,和周围冰层一模一样的颜色,又有浓雾遮挡视线,加上所有人的神识都集中注意着羽莫那边,才没发现李康这边细小的变化。

等到沟壑出现在李康视线内时,早已把他和光罩缠绕了大半,加上他本身法力所剩无几,一时之间根本束手无策,只得眼看沟壑中的液体在瞬间寒光大盛,之后被冻成冰雕。

其实羽莫本不用这样麻烦,这‘凝天冻地’的法术是何等霸道,只要稍一成型,立马就可以冰封李康,何必还要等到他法力耗尽才施展?

只不过因为被这法术冰封的人还可以继续施法,但如果有人意图施法破冰而出的话,必将承受极大的反伤,施法越是强大反伤越是厉害,像李康这样的开光修士,不明所以乱来,全力出手的话,那反伤之力瞬间就可要了他的命,就算稍好一点也是重伤难愈,四肢不全。

毕竟也是同门,就算李康有害他之心,羽莫也不忍伤他性命,毁他根基,最多给他一点小小的惩罚而已。

而且要说用其他雷霆手段取胜,羽莫开始就想过,不过考虑到后面还有不知几场比试,想多省点法力,所以羽莫才会故意消磨李康法力,使用有这种手段,可出乎他意料,李康法力也着实不弱,在使用顶级法器这种消耗极大的法器的同时,竟也将他自身的法力消耗七七八八了,让他大为咂舌的同时有有些无奈,外人看他只使用了一张下品‘御风决’,可那小小‘御风决’的速度启能快过黑蛟?

羽莫煞费苦心,一方面要保留法力准备接下来的比赛,一方面要教训李康却又不忍伤他太深,其中艰辛,又有几人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