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十一章 烟花亦冷

仙寒 清风逸阳 2616 2016-10-01 08:15:11

  紫云派某座山峰之中,有一座阔气的房间,装饰得极尽奢华,室中墙壁左侧刻满祥云万丈,右方雕有吉瑞圣兽,均是栩栩如生,灵动威武,似要越石而出,腾驾于天地之间。

又有金石铺地,白玉为柱,顶板还镶嵌了无数紫红色的水晶,使得整个房间是金光四溢,就连几个毫不起眼的烛台也是由碧绿的宝石铸成,更别说几张千年紫檀木做成的桌椅茶几了,还有无数玲珑剔透的小玩意。人间皇室,怕是集几代帝王之力也造不出如此宫殿!

正前方两扇厚重的大门,均是由纯金打造而成,厚约四五尺,长宽各有二十来尺的样子,不知费了多少金子才铸造而成。

门上刻有一龙一凤,闭合时,龙凤jiao媾,祥瑞万兆,开启后却又是另一番景象,龙吟凤怒,海啸火起,龙凤对立而视,似有不共戴天的大仇一般。

‘隆!’

随着沉重的响声,紧闭的纯金大门裂开一丝缝隙,一缕白光透过缝隙窜了进来,反射在房间中,竟形成无数道明亮的射线,不知被施了何种法术。

而那门上龙凤,随着大门的敞开,刹那间也由如胶似漆的恩爱,逐渐变得狂暴愤怒,直至最后成为你死我活的大仇。其中曲折,让人悲,让人哀,更让人叹息不止,亦如世事万千,变化难测,但求回首往昔,不负初心!

金门大敞,一个身穿青色素袍的青年缓缓走进,他看着不过二三十岁,走起路来却有四十岁汉子才有的稳重霸气,衣带卷起阵阵劲风。白皙俊俏的面容,连那些所谓的美女也要嫉妒,还有双锐利如刀的眸子,更是能让数不清的少女疯狂,放在凡间,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美男子。

他走在这金玉满堂的房间中,连瞧也没瞧一眼,对这些可抵一国之力的财富都不屑一顾。

他径直走向房间正中央,神情肃然的对着那张梨花紫檀木后的老者鞠躬作揖:“拜见师尊!”

这人正是羽莫的二师兄,紫云派稀有的金丹高手敬吾!

而在那张不知是用多少年份做成的素雕方桌后,满头花白,留着白须的老者,赫然就是紫云派的当家人,收养羽莫的义父,元婴大修士风谷子!

远处看过去他的样子少说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可走进细看,脸上光滑细腻比起新生的婴儿也丝毫不差,哪有六七十岁老头脸上该有的皱纹,笔直的身躯虽不是虎背熊腰,但也是孔武有力,只有从他沧桑的眼中可以窥探出他过经历过漫长的岁月,风霜雨雪,生死离愁,都沉淀在那双深邃睿智的眼中。

“恩”

他头也不抬的应一声,用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道:“事情办得如何?”

“禀师尊,都已安排妥当,不过叶家那边表面没什么动静,可我估计他们不会一直这么安分,多少会有点动静。”

提到‘叶家’两字,一向自信的敬吾少有的皱起眉头,双眼迸发出精光,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些年我们太放纵他们了,让他们不断膨胀,现在已成尾大不掉之势了。”

“尾大不掉?”风谷子依旧低着头,看着桌上的水晶球,嘴里淡淡念叨着。

“至从一百年前叶灵子修为达到金丹上后期巅峰后,这种现象就更明显了,特别是最近三十年,他们光是输送进门内的弟子一年比一年多,而且多是资质达不到入门要求的,在低阶弟子中,叶姓修士就侵吞了一半的资源。照这样下去,怕是过不了百年,整个山门都要改姓叶了。”

说到最后两句话,敬吾悄悄抬头瞧了一眼聚精会神低着头的风谷子,见他脸色没有异样才敢说出来,而且说完后心还在发抖,生怕他怪罪自己口不择言。

不过风谷子显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甚至如同没听到一般,毫不做声。

直到敬吾等的有点着急了,他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这个敢当面挑战莫儿的李康,你怎么看?”

“呃!?”

风谷子的突然问答倒使得敬吾微微一怔,不过金丹修士是何如人也,不过刹那间就回过神来,答道:“这李康不过是个小人物,平时仗着小师弟为人和善才敢口头上放肆几句,不过今天居然敢和小师弟约生死擂,怕是身后有人怂恿才如此不知死活。”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看来是有必要敲打一下这些低级弟子了,别让他们以为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越来越放肆!”

“敲打?”风谷子婴儿般的脸上发出淡淡的笑声,漆黑如墨的眼睛让人有望着天宇一般的感觉,深奥无比,“比起这个,我倒是更期待这几天的比试,毕竟莫儿也有七八年没和人动过手了,不知临敌经验有没有退化。”

说完这话他就闭口不言了,只是静静的低着头,看着桌上的水晶球。

敬吾往前踏了两步,才看清球上画面,是一张巨大的擂台,周围聚拢了密集的人群,台上有两人,其中一人满头白发,搭配着纯白的布衫看着清秀脱尘,如仙人下凡一般不染红尘。他淡然的神情,即使面对对面势如长虹的飞剑,也丝毫未变。

这人正是羽莫!

此时他对面站着的李康,正全力操纵着空中那把发被红色光晕包裹着的飞剑,如毒蛇一般从刁钻角度飞射而来。

从他脸上恶毒的表情来看,是准备给羽莫留点记号了。

羽莫暗自摇头叹气,心想自己太天真了,如果不是自己一再容忍,李康今天有怎么敢如此张狂?

当下也不再犹豫,双手各掐法决,口中吐出一连串拗口的咒语。

“遭了!”

“飞剑!”

“大师兄当心!”

咒语还没念完,飞剑冒着红光,转眼就到了他跟前,眼看就要一剑斩下,直中腹部,周围观战中人,不少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几个胆小的都蒙上眼睛不敢直视了,仿佛下一秒就是极度血腥的场景。

“凝!”

‘挡——!’

飞剑来势之快,远超平常,由远及近不过半个呼吸时间,羽莫堪堪念完咒语飞剑已然及身,随着他一声大喝,一朵冰莲凝聚在腹部位置,在离腹部不到三寸距离刚好挡住飞剑来势。

若是再慢半分,下场可就难知了!

不过即使挡住了飞剑,腹前冰莲也是碎成冰渣,散落一地。

羽莫眉头微皱,看着李康即是得意,又是可惜的样子,心头疑虑顿生。

李康不过和自己一样是开光九层修为,要说李康法力比他自己精纯那绝对是扯淡,周围数千里之内,怕是没有几处灵力有紫云峰浓厚的,可他隐隐感觉李康的修为要压他一头,难道他已经到了开光十层?

不过随即就给摇头否定了,如果真有十层修为,那绝对瞒不过自己。

“给我去!”

李康见一击没能得手,双手伸出,在空中比划起来,那被红晕包裹的飞剑随着指引,掉头转向,从羽莫后脊处直射而来,发出刺耳的破空声,肃杀之气铺天盖地漫卷而来,来势比上一剑还狠厉一分!

‘挡——!’

这一次不等羽莫有何动作,一朵晶莹剔透的冰莲自动凝聚出来,离羽莫有一尺距离,位置恰好挡在那道长虹之前,将它挡了回去。

不过这精致的冰莲,在刹那间也碎成冰屑。

“不可能!”

眼见自己的飞剑第二次失利,李康不禁惊呼出来,同时指挥飞剑猛的掉头,从各个方位猛击羽莫,举动疯狂到发指,顿时间剑如雨下,声势滔天!

‘挡——’‘挡——’‘挡——’。。。。。。

一连串清脆响亮的撞击声,每一声中都有一朵盛开的冰莲凋谢,飘洒的碎屑被耀眼的阳光映成五彩的霞辉,亦如燃放的烟花一样光彩四射,只不过这股美丽的烟花透着寒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