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九章 胜负

仙寒 清风逸阳 3237 2016-09-26 17:19:54

  王胖子捂着手狂叫不止,撕心裂肺的痛传遍全身!

只是在这之后,那阴阳盾的光霞也彻底消散,化为一块小的盾牌飞回张权手中,看来没一段时间的保养,是不能再用了。

张权收起盾牌,看了眼满脸痛楚抽筋的王胖子,也不理会他杀猪般的吼叫,看着眼前飞舞的血红葫芦,狰狞大笑,眼中闪过一丝的疯狂的恶毒之色。虽然这一切发生不过瞬间光阴,不过却刚好足够他完成术法!

“血绞杀!”

只听他一声低喝,无数血雾化成藤蔓大小的触手,疯狂涌向王胖子,每个触手顶端,都有一个清晰可见的鬼头,狰狞的舔着舌头,‘嘎嘎’直笑,声音干涩刺耳。

‘嘭’‘嘭’。。。。。

这些触手灵活异常,打在王胖子身上,如同打在精铁上,回音清晰响亮。

在猛烈的攻势下,王胖子顾不得伤势四处逃窜,肥胖的身材上蹿下跳看着滑稽的很,一点还手的余地也没有,虽然暂时还没能打破他的‘金刚玉符’,但一个下品法器‘血葫芦’在张权手上,居然能有如此威力,也让胖子意识到自己和张权的差距。

“呃!”

眼看无数触手如张牙舞爪的恶魔贪婪的朝自己涌来,刚准备跳脚躲闪的王胖子突然手脚抽搐,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怎么回事!?”

王胖子又惊又怒,心急如焚的查看自己的状态,低头一看,那些触手顶端的鬼头不知何时附着在自己身上的青黑斑斓处,正大口的吞噬着精血,而且越吃越大,转眼就有拳头大小。

“我草!你特么当胖爷我是人肉大餐啊!吃了还长个!”

王胖子猛的一惊,跳脚大骂,鬼哭狼嚎的声音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抬起手来就要把那些鬼头给拔下来,可他无论怎么用力,那些鬼头如同长在他身上一般,怎么也拔不下来。

“狗 日的还赖着不走了!胖爷的血好喝是吧!”

鬼头诡异的干笑了两声,声音像是磨刀一样刺耳,吸允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眼看着那些鬼头越来越大,快要赶上正常人脑袋那么大了,而王胖子的脸上则是惨白无比,看不到一点血色。

眼看自己快要连站都站不稳了,王胖子不禁带着哭腔说道:“大爷,我求求你们。差不多就行了,你别看我胖,我那是虚胖,尽是肥肉,身体弱得很,我长期贫血的,没多少血的。”

“我从小身体不好,老多病了,您老吸这么多血去,万一传染你多不好,要不咱就停下吧?”

“大爷。。。。”

王胖子快要哭出来了,皱着眼睛,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惹得台下围观群众捧腹大笑。

“我草你大爷的!好话说了不听是吧!”

见这些鬼头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再这样下去,迟早变成干尸,王胖子心一横,一咬牙,深吸一口气,胸膛提起一口真气,无数光点涌向他面前,凝聚不散。

‘喝——!’

王胖子突然大喝,一声雷霆之音迸射而出,犹如神威怒斥,响彻苍穹。此音之下,世间众生皆为邈邈,一众低阶弟子,竟生起膜拜之心,如果不是最后关头,体内法力流转进入脑中,让他们保持了最后一丝清明,怕是真的要闹出一场笑话,只不过还是未能免得了气血逆行之苦。

离他最近的张权虽然有意凝神防护,可还是吐血不止,脑中撕裂般痛苦不止,双脚屈膝跪地,表情狰狞恐怖,瞳孔有铃铛那么大。

身上的鬼头和漫天藤蔓,在刹那间化作一团血雾,灰飞烟灭,最后只来得及发出几声磨刀石般干涩的声音。

“火凤涅世!”

张权强忍着痛楚,结完最后一个法印,随着一声怒喝,一只比王胖子山岳般体型小不了多少火凤傲然而出,展开的双翅足有十丈长,高昂着头颅,露出一片红艳的脖颈,神态高傲无比,不愧为百鸟之王!

“高级法术!”凤凰刚出一现,就有人惊呼不止。

“难道张权筑基成功了?不可能啊!”

“没错,这庞大的灵力波动!绝骗不了人!”

“呵呵,胜负已定了。”

。。。。。。

这下不止开光修士,就连几个筑基修士,见火凤姿态,也是颇为惊讶,纷纷放出神识前去查看,站在羽莫下手的云龙修为较高,率先将火凤打量清楚,不禁叹了口气,道:“单从术法来看,这的确是高级法术‘火凤涅世’,不过除了外形是一般无二的大小外,体内的灵力波动和破坏力,不过只有这个法术的四分之一,只能勉强算半个高级法术吧。”

羽莫修为不够,虽然知道这个法术和完整的‘火凤涅世’一定有差别,但具体情况并不知道,听完云龙的话才渐渐明白,道:“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高级法术毕竟要筑基修士才能施展,他能勉强施展出来,并具有相当威力,在开光修士中已经是难得。”

云龙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没再接话,继续把目光转向擂台。

台上那傲世而立的火凤轻蔑的瞧了一眼体型如泄了气的球一样正在缩小的王胖子,一声轻鸣,猛的一扇翅膀,顿时卷起一股热浪,热得王胖子直冒汗。

王胖子再次发出那声雷霆怒吼后,不知为何,身体就开是渐渐变小,现在只有刚才一半大小,但也有一半山丘大,不过还在继续缩小。

王胖子心里清楚,这是因为他暗中又使用了一张‘叱咤神符’,耗尽了全部法力所致。

想到这,王胖子就一阵肉痛,特别是那最后一张‘叱咤神符’,那可是他最后一张了,这种符咒由于比较神秘稀少,所以就算有钱也没地买去,就这两张,还是他花了大价钱才弄到的。所以台下这么多人都没认出这两声怒叱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王胖子修炼的某种功法,毕竟这种类似于吼声的功法还是多得是,就是那些筑基期修士认出来了,也不会去主动解释。

要是这些低阶修士知道王胖子一次擂台就用了一张上品符咒,和三张中品符咒,会不会嫉妒得吐出,冲上来代他长辈收拾他这个败家的不孝子。

“热死老子了!”

突然之间,周围温度又骤然升高,连空气也沸腾起来,正当王胖子回过神来纳闷时,那只不可一世的火凤猛的俯身冲了下来,直奔体型已经完全恢复的王胖子!

“我草!”

王胖子哪还来得及多想,拖着肥胖的身材上蹿下跳,在台上四处瞎蹦,可那火凤之势那是那般容易避开的!

“救——!”

王胖子求救的话未说完,那势不可挡的火凤飞射而至,直击王胖子!

“轰隆隆!”

似是一轮骄阳烈阳绽放开来,盛开着无数火红娇嫩的浪花。

“呼——”

看着漫天火光,所有人不禁哑然,这场景太美了,美到令人窒息,就是那落日红霞也不及这壮丽。

甚至让人一度忘却这是一场擂台,那滔天艳丽的红光中,还有一个人,生死未知!

“救人!”

一声令下,不容置疑!

羽莫单手一挥,足下发力跳上一柄寒光四射的飞剑,如箭羽一般直奔天玑台。

还未接近擂台,一道蓝色的光幕骤然亮起,上面隐隐波动着灵力。

羽莫并未理会这用以隔绝的阵法,速度丝毫未减,只是在接近擂台,阵法开始发出阵阵灵力阻挡进入时,这时一道激光飞射而过,打在光幕之上,光幕在接收到激光后,瞬间裂开一个口子,并且还在逐渐扩大,直到彻底消失。

没了阵法阻挡,羽莫一路长驱直入,直接飞入擂台,这时擂台上的熊熊火焰也已经被熄灭。

那从比武一开始后就没说一句话的裁判,此时拿着一个椭圆的绿色光盘站在台中,那光盘散发着淡淡的灵力,隔着老远都感受得到,看样子火势就是他给灭的。

“大师兄!”

他站王胖子身前,见羽莫和云龙两人飞来,恭敬的鞠了一个躬。

“恩”

羽莫只是点了下头,没有多说什么,急忙的跑到浑身焦黑的王胖子前,此时的王胖子还是胖得像个球,不过衣衫都被烧得差不多了,就连几处私处都露了出来,身上密集的蝌蚪符文虽然还隐隐发亮流着霞光,不过也是残缺不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溃散。羽莫一手按住他的脉搏,一手放在他的鼻下,直到感受到他微弱的呼吸和脉搏后才松开手。

“看来那金刚玉符也不是浪得虚名的,虽然受了些伤昏迷不醒,不过都不打紧,只要好好休息两天就可以痊愈了。倒是那张权,虽然胜了,不过代价可是大得很呀,没有几个月的静养休想恢复,这次大比是参加不了了。”云龙收回神识,淡淡说道。

“为了一时之争,白白错过了这十年一次的机会,愚不可及!”那裁判也是对他们的做法不以为然。

倒是羽莫,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他们都是修士,应该都知道修仙界的残酷,选择和机遇和并存的,没有人能例外。”

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张权,继续说道:“把他们都带下去吧,张权胜了生死擂,该他的奖励一并给他,按最高的等级发。至于王磊,他多少是因为我才受此罪的,把我这月的丹药领给他,算是我对他的补偿吧。”

“是!”

那裁判恭敬的应了声,走到张权身旁,喂他吃了颗淡红的丹药,等他吞下丹药,恢复了些力气能够站起来后,领他走到台中,清了清嗓子,环视一周,用不容质疑的声音说道:“本次生死擂台,胜者,张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