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八章 阴阳盾

仙寒 清风逸阳 2682 2016-09-26 07:59:36

  张权顾不得额头上的汗粒,惊恐的望着台上的王胖子,那张熟悉的脸发出的笑声让他背脊一阵发麻。

十几丈的身高,加上膀大腰粗的身材,站在跟前,赫然就是一座大山!而且是一座危险的山,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他布满的蝌蚪符文流着霞光,却也有许多青黑色的斑斓,随着他身体的变大,那些青色斑斓也是巨大无比,有盆口那么大,上面附着浓厚的血雾,正‘滋滋’作响,蚕食着他的骨血。

不过胖子对这丝毫不在意,甚至瞧也没瞧一眼,只是用一种古怪的笑看着满脸死灰张权。

“狗日的王八蛋!老子今天一巴掌拍死你!”

话音未落,他突然猛的抬起双手,卷起一阵刺耳的劲风,对准张权‘砰’的一声拍下去,顿时掀起一股肉眼可见的滔天气浪,夹杂着尘土枯叶狂舞不止。

‘呼——!’

台下众人心跳也是骤然加快,在看清王胖子透着血红的身形后一个个表情面若呆鸡,张大嘴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一些功法在九层、十层的弟子,对此却不已未然,脸上还有一丝讥笑的意思。只是不知道是在笑张权空有开光九层的法力,面对只有开光七层的王胖子居然还处于下风,还是在笑王胖子的功法空有声势,却没多大威力。

至于羽莫和李康两人,前者面无表情神态自若,后者则是凶神恶煞盯着巨无霸般的王胖子,眼中狠厉之色表露无遗,不知在想什么。

灰尘渐散,张权狼狈不堪的半依在地,表情痛苦到抽筋,嘴角还挂着一丝血,大口的呼吸着,身前浮现着一块盾牌,盾牌两面各不相同,一面漆黑如墨光滑无比,一面却是洁白无瑕却又凹凸不平满是麻子。此时正是那漆黑光滑的一面,滴溜溜的旋转不停,将张权完全覆盖。

“哼!看来你身上的符咒还挺多的嘛!”张权强忍着痛楚站了起来,透过破烂的衣袖可以看见左手臂上缓缓流下一条鲜红的细线,仔细一看,却是一条鲜红的血线,沿着血线往上望去,肩膀上有个不小的伤口,正淌淌的冒着血。

王胖子嘿嘿一笑,道:“不多,收拾你个王八蛋刚好!”说完又是一掌打下,光是那只手,就有一个山丘那么大,猛的落了下来,真犹如山石压顶一般威不可挡。

‘砰——!’

黑白盾牌毫无畏惧,直挺挺的迎上巨掌,盾掌相接,一股莫大的能量顿时激荡开来,逼得王胖子生生退了三四步,‘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来。

王胖子竟因为用力过大,受不起那反震之力而被反噬受伤。

王胖子稳住身形,仔细瞧了眼那面毫不起眼的盾牌,看那成色居然是少见的中品防御法器,心底一阵愕然,嘴角竟有些抽搐,没想到张权也有这样厉害的法器,居然同时加持了‘金刚玉符’和‘巨神灵符’两张中品符咒都破不了他的防御,看来那面盾牌,即使在中品法器中也是难得的精品,还真是小瞧了他。

其实也不能说是王胖子小瞧了张权,张权所在的家族自是拍马也比不上王家,但张权本身修炼天赋不论在家族还是派中都算是杰出的一类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越发厌恶羽莫这样天赋不出众,还占有比他多无数倍的资源的人,在他看来,要是这些资源能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落在自己身上,那筑基是绝无问题,就连结丹得道也不是毫无希望。

可偏偏就有一些人,天资不行,却仗着长辈的庇佑得到了无数修炼资源,将整个修仙界的资源几乎全部给霸占了,让他们这种出生贫寒但天赋出众的人得不到该有的修炼资源,只能一辈子困死在低阶,永无出头之日。

越是这样想对羽莫这种不懂得珍惜资源,浪费了大把资源的人越人憎恨,有时甚至在想要是这些蠢猪都死掉才好,这样修仙界的资源就可以被他这样的‘天才’充分利用,也因为这样他才会勾结李康一群人,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狂揍王胖子。

可他却没想到,他再差也是出生在修仙家族中,从小就有人教他修炼,功法、灵石、丹药、法器这些东西多少还是有的,比起那些机缘巧合半路出家的野修,只能一个人瞎摸,别说丹药法器,可能就连功法也不全来说,他的条件可谓是好到天上,只是他是不会想到这些的。

不过,就算家族再拮据,拿出一点灵石,加上门中赏赐和自己平时累计,买一个中品法器还不勉强可以。

“看来,是我太大意了,我本来还在纳闷,平日见你挺机灵,现在居然敢出来和我正面对打,现在看来,你是仗着身上的符咒多!哼,既然这样,我也不用再用六层法力陪你玩了,就让你见识一下,你我之间的绝对差距!”

说道最后,他眼中冒出根根血丝,恶毒之色溢然而出,双掌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嵌入肉中也不自知。

澎湃的法力从他体内汹涌喷射,一身蓝色的大袖长袍无风自鼓,那妖异的血红葫芦漂浮在半空,里面传出‘沙沙’的声响。

这话一出,王胖子也是收起嬉笑,一脸郑重之色。

王胖子当然知道他刚才没使出全力,因为他一个开光九层的对战一个开光七层的,一上来就火力全开的话自然能轻易取胜,不过那未免也太欺负人了,今后难免会被一些同门嘲笑,所以他才一开始想只用六层实力对付自己,那样的话赢才算正大光明,就算有人嚼舌根也无从说起,毕竟是已经让了四成。

但他现在要火力全出,就算身上有‘金刚玉符’护体,一般法术伤不了自己,不过也并不是全部,身上的青黑斑点就是最好的证明。

想到此处,王胖子脸色变得有点不好看,大步朝前跨出两步,猛的又是一拳哄下,看来只有在对方大意的时候,才能勉强有那么一丝胜算。

‘轰!’‘轰!’‘轰!’。。。。。。

台下七八层以下的修士看着台上狂风暴雨般的拳脚,疯狂的打在那两色盾牌上暗自咂舌,心惊不已,似乎每落下一拳,他们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猛跳。

黑色一面开始还能安然接下这狂躁的攻击,可眨眼之间就落下百十来拳,每一拳有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开山裂石碎玉断金都不在话下,那盾牌闪烁光晕瞬间暗淡了一半,平滑的表面被打得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就连在里面的张权也是晃动不停。不过又是一呼一吸之间,那盾牌彻底暗淡下来,发出‘嗡、嗡’沉闷的声响,跟一般凡铁相差无几难看至极,胖子见此心中大喜,心想至多再有几拳,这个难得一见的精品中品法器就要彻底报废,心中得意之余,手上拳脚不觉又快了一分。

‘叮——!’

王胖子飞舞拳脚,眼中只能看见个模糊的大概,在那一瞬间,那本来已经被打得丑陋不堪的黑盾似乎诡异的变了一下,变得白如雪,亮如霞,还有些密集的麻子。

不过他的拳太快了,快得眼中所见还没有传回脑子,猛烈的拳脚已经打在盾上。

‘啵——!’

这一拳很轻,太轻了,轻得猝不及防,这一拳少说也有万斤之力,就是打在泰山之上,也能让它抖上一抖,可王胖子没有这样的感觉,眼前的盾牌如同空气一般,对这一拳没有丝毫阻挡,王胖子去力太大,一下没了着力点,身体瞬间失去平衡,脚步踉跄,眼看就要跌倒。

突然!

‘嘭——!’

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股莫大的力量从白盾上冲击而来,沿着手臂蔓延全身。

‘咔’、‘咔’

他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刚刚那一拳,竟毫无保留的反弹在自己身上!

那盾牌,竟是一面阴阳盾,黑色阳面坚硬无比,能御水火;白色阴面奇妙异常,能反弹所有攻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