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七章 胖显神威

仙寒 清风逸阳 3245 2016-09-23 08:22:13

  张权冷眼瞧了眼还喘着粗气的王胖子,嗤笑道:“我本以为你有点自知之明,现在该躲在哪个墙角发抖不敢出来,没想到你还真敢来送死,哧哧,这可怪不得我了。”

“呸!”王胖子吐了口唾沫,骂道:“就你这鳖孙?还能吓着你胖爷?看胖爷我今天怎么收拾你个孙子!”

“哈哈,好!”张权不怒反笑,表情狰狞无比,眼神恶毒至极,恨不得把王胖子连人带骨一口吃下。

“哼!”

那种表情让他很不舒服,真想马上冲过去过张权两巴掌。

“看招!”

张权笑声猛的一顿,大喝一声,双手上扬,数个黑影激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空而来。空中残影如刃,还未看清黑影是什么,‘唰’的一声就已到达跟前。

好在胖子也没闲着,从比试开始那一刻他就随时防备着,眼见张权有所动作,也不多想,当即一把捏碎早已拿在手中的玉符,随着一声清脆的‘啪’响,无数蝌蚪大小符文蔓延全身,顿时肥硕的身体霞光大盛,密密麻麻的符文如纹身一般嵌印在满是油脂的皮肤上。

‘铛——!’

光霞还未褪去,黑影早已及身,十几个黑影毫不客气打在他头部、胸口、腰腹等要害位置,但却并未洞穿他的身体,反而发出一连串的金属响声。

王胖子身上的蝌蚪符文流转不停,如同精铁锻造的铠甲一般,将他护得严严实实。

黑影被反弹开去,落在地上‘啪’‘啪’滚动,这才看清他们的真面目,是一颗弹丸大小的珠子,上面凌乱的插着无数钢针,正前方的钢针长短不一,呈锥形摆布。

看清黑影的面目,王胖子倒吸一口凉气,后背一阵发麻,想到要是刚才动作慢了一步,万根钢针就会把自己心肺肝肠扎成筛子,不禁气得跺脚大骂:“好你个狗日的王八蛋,居然敢用‘噬心珠’这种毒器,老子今天非要扒了你皮!狗娘养的畜生!”

说完双手猛搓,一合一开,掌心隐有雷鸣闪动,‘呲呲’作响。

不止王胖子后怕,张权看清他身上的纹身,也是眼角一颤,眼中狠厉之色更浓。

“金刚玉符!”台下有人认出王胖子身上的符咒,倒吸一口凉气惊呼。

“王家不愧是有钱人家,这等玉符放在平常人身上,那还不得当传家宝一样贡着,也只有王家可以随便拿给族人用了。”

。。。。。。

张权冷眼瞧了一眼,也不惧他,单手一反,手中抓着一个血红色葫芦,妖异的外表让人看着就心生忌惮。

看着台上两人的表现,特别是地上那十几颗不起眼的珠子,羽莫微微蹙眉,额间有一抹黑线,看得出来他现在很生气。

那噬心珠他自然认识,是一种极阴极毒的法器,上面不断淬有剧毒,而且一旦进入人体,上面的钢针就会立刻四射开来,刺穿人心肺肝肠,因此一旦中了此物,那是十死无生的下场,而且死前还会有一段痛不欲生的经过。

没想到张权一开始下手就如此狠毒,倒超出羽莫的预料。羽莫原先想来,就算王胖子不敌张权,最多受点皮肉伤,不至有性命危险。不曾想张权居然敢下死手,这倒让原先想让王胖子多点实战经验,去切磋一番的羽莫有点后悔了。

望了一眼另一边人群中同样在观战的李康,羽莫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这些年的大度与慈善,倒助长了一些人的气焰,筑基期的关雄是这样,开光期的李康和张权也是这样,看样子有必要改变一下了。

这样想着,目光又重新移到台上。

此时王胖子浑身冒着汗,两手中各有一团雷光激荡,周身上下也‘嗤嗤’作响,闪着电光,突然,他双掌化拳,猛一跺脚,整个人跳了起来,离地两三丈,肺中发力大喝,双拳狂风骤雨般的向前打去,团团雷电奔涌而出。

几乎就在他起跳的同时,他原先站的地方,冒出一股血红的烟雾,触手一般交织缠绕,如同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在嘶声哀嚎。

张权此时隐匿在浓郁的血雾中,看不到半分身影,那沸腾的血雾贪婪的吞噬了胖子打出的全部雷鸣,竟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偶尔在血雾表面掀一点波澜。

“该死!”

眼见就要落了下去,底下的血雾向上蔓延,像千万只手掌一样抓来,王胖子不禁有些心慌。

虽然不知道这些血雾是什么,但绝不是什么蜜糖甜点,沾到了绝不会有好处,想到此处,口中默念法决,手中戒子飞出一道金光瞬间变大,化成一张大的芭蕉叶,在空中旋转一周,猛的飞到脚下,将他托起。

王胖子由于太胖,一般的飞剑他怕是站不稳的,也是有芭蕉叶这样大面积的飞行法器能拖稳他了。

乘上法器,第一件事就是升高高度,远离那些鬼知道是什么的血雾。不过这样一来,他体力的法力也在疯狂的消耗着,短短片刻,就消耗近半了。

‘咻——!’

还未站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王胖子突然一惊,猛的向左倒开,一根细小的‘红绳’直接穿过他原先的位置,定睛一看,这哪是什么红绳,分明就是那忌惮万分的血雾,上面隐隐还可以看到无数细小狰狞的面孔,青面獠牙,哀声怒吼,似要吃了他。

‘咻!’‘咻!’‘咻!’——

成百上千的血绳铺天盖地的压来,它们也不伤人,只是将王胖子围成一圈、一圈、又一圈,直到将他包裹得如蚕蛹一般才罢休。

这时张权身边的血雾已经完全消失了,他又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只见他拿着那个血色的葫芦,看着空中的血色蚕蛹,得意的笑道:“渍渍,死胖子!你要是现在认输,叫我一声‘爷爷’,给我磕头认错,我还可以把你放下来,不然这‘断魂血蛹’的滋味可是不好受的。”

“我草你祖宗!你等着,敢用这么恶心的东西来围老子!看老子出来不把你狗爪子给剁了!”

王胖子也不认输,在血蛹里破口大骂。

“好!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了!”张权满脸恶毒,发青的眼珠子盯着半空转也不转。

“去死吧!”他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双指呈剑飞速在手中血色葫芦上狂画不止,不多时,空中血蛹异变顿生,表面溢出鲜红的血滴,融在血雾中,更是妖异。

到了此时,台下的李康也是得意,下意识的望向一边,那里羽莫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似是察觉到李康的目光,转头看了过来,四目相对,李康不禁打了个哆嗦,赶忙把头转开,看着那双眼睛,竟有一种臣子看帝王的感觉,打心底生出一股恐惧和臣服的感觉。

“轰——!”

又是一声滔天的爆炸声,听着声音,羽莫把头转向擂台,虽然他用灵识观察到了王胖子暂时没事,不过心中还是担心,甚至考虑在必要时阻止这样比赛。

擂台上空,无数雷电闪烁,缠绕的血蛹随着雷声凹凸变换不停,被打得坑坑洼洼,但却始终保持的围聚的状态。

“呔!”

一声狂怒嘶吼,听在众人耳中,竟犹如赫赫神威,让人心生胆寒,恐惧之心油然而生。一些修为差点的,顿时感到一阵头昏目眩,双眼一黑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就连修为较高的张权李康等人,脑仁也是针扎般疼痛不已,脚步踉跄走了几步,似乎随时都会摔倒。

‘嘭——!’

张权敢站稳脚步,还没完全清醒,耳边又传来一声巨响,猛的一惊,抬起头来望向天空,却见空中血雾弥漫,哪看得清看分事物。

定是王胖子打破血蛹,导致血雾四散,他又惊又怒,不及多想,伸出左手飞快结出法决,将自己的隐匿起来,以他高出王胖子两阶的修为,只要他特意隐藏,王胖子是察觉不到他的。

果然,一阵灵识从周遭一扫而过,洞穿他的身体也没有发现他丝毫,张权不禁得意笑道:“死胖子!你王家财大气粗,连那号称非筑基修士打不破的‘金刚玉符’的符咒也给你随便挥霍,现在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找到我!”

“哼!”

声音充满不屑,未等张权得意多久,就感觉周围血雾一阵沸腾翻涌,似有一根巨大的棍子在使劲的搅动。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一个巨大的模糊影子朝自己这边快速扫来。

那影子宽约一丈,长约四五张,还有五根粗细不同却也大的惊人的棍子。

“给我去!”

不论是什么,张权都不会让他近身,双手一变,无数火球飞天飞出,发出‘嗤’‘嗤’的低鸣,一口气全打在那影子身上。

不过这些火球只不过微微让它一顿,随后是更疯狂的舞动,血雾翻腾不止,在那巨大影子的搅动下,血雾也渐渐单薄。

仗着王胖子不知道自己的具体方位,他左右腾挪,躲过了巨影,不过也郁闷的很,因为他同样放出灵识,想要找到王胖子,找遍了却也没找到,只发现在擂台中央处有一个大的离谱的东西,好像就是王胖子,但随即又给否定了,王胖子再怎么胖,也不会这那种程度。

他的困惑没有持续多久,巨影搅动不止,虽没有将血雾完全搅散,但看清事物还是可以的,特别是那样一直巨大的手。

没错,就是手!

张权惊愕的盯着这只手,手掌、手指、甚至手心的纹路,都清晰可见!

这是何等大的人才有如此大的手!

张权背心发冷,顺着手掌向上望去,手臂、肩膀、脖颈、还有那张脸,那张朝着自己嘻嘻发笑的脸!

王胖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