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六章 生死擂

仙寒 清风逸阳 2685 2016-09-21 18:12:30

  “云龙。”羽莫双手倒负,望着不远的擂台。

“啊!?在,师叔!”云龙诧异的看着他,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应答得有些急促。

羽莫转过身来,看着有点拘束的云龙,样子有些滑稽,心想或是被自己刚才的反差吓着了吧,心下也觉得有点搞笑,摇头笑道:“叫我师兄即可。”

“是。”云龙鞠腰作答。

看着他拘谨的样子,羽莫心里清楚,他这是在忌惮自己,也不想过多解释,只得无奈的叹气,道:“这次大比是你和谁主持?”

“回大师兄,是我和云龙师兄两人主持。”未等云龙开口,一个光膀大汉先上前一步作答。

这个大汉名叫狄裘,乃是一名筑基中期的修士,因修炼功法的缘由,他浑身的肌肉暴起,双臂结实,胸前胸肌如磐石一般坚硬,不动法力,光是一拳就可以打碎山石,这种力量实在少见。

羽莫看了他一眼,点头示意,口中说道:“恩,你们准备得怎么样?”

云龙道:“回大师兄,全部事宜都已准备妥当,绝尘阵已布置完毕,各个裁判已就位,还有就是——”

云龙和狄裘两人将相关大小事宜一一禀告,羽莫负手而立,听着他们的汇报,只是有几处细节有问题的地方,稍加嘱咐了两句,其他人等则是规矩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的汇报。

——

烈日当空,虽有秋风伴凉,还是稍显闷热。

好在在场的都是修士,不论四季,只要稍微运转法力,都可将温度调到自己最喜欢的程度。

只不过拥挤的人潮还是让人难受,有些仗着目力超常的人,干脆飞在四周天空或是山坡上,避开人流。

有人被晒得满头大汗,干脆脱了衣服来擦汗,嘴里不住埋怨道:“这特么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开始!不是说的正午开始吗?这时辰早过了,还不如回去睡大觉!”

“哎,谁知道呢,好像是说因为王胖子和张权要打一场生死擂台,所以先然他们解决完再开始。”

“生死擂?”他惊讶叫道:“这特么有病吧,这都要开始内门大比了,到时候直接上去打一架不好?非要在这出幺蛾子,这不耽搁功夫吗!他——咦!?慢着!你说谁?王胖子和张权?”

“对,就是他俩。”

“我草!我记得这王胖子才开光七层吧?张权那小子可是开光九层了!而且听说最近买了丹药吃,不知道有没进到十层,王胖子这是找死吧!?”

“谁知道呢,不过他们在说大师兄羽莫也要先和李康打一场。”

“谁!?大师兄?不会吧!!!”

“怎么不会,不然你以为大比为什么耽搁了?就凭王胖子和张权?”

“我草!李康活腻了吧?敢搞大师兄?”

“这有什么,只要不是私下打杀,这种擂台比武师祖们也是支持的,而且李康这小子最近越来越嚣张,大师兄也容着他,真么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草,管他怎么想的,我就想知道怎么还不开始,这种好戏可不是常见的。”

“你看,中间的天玑台上,张权一个人在上面,王胖子还没出来。”

“嘿嘿,多半是怕了吧!”

——

天玑台上,张权双手环抱,嘴角高扬,因为得意脚自然的抖着,看了一圈低下吵嚷的人群,全是看热闹瞎吆喝的:

“要打就快点,热死老子了!”

“王胖子在哪!?别认怂,快出来!”

“嘘,有人怕咯,不敢打咯!”

。。。。。。

听着这些声音,他脸上笑得更得意了,扯着嗓子吼道:“王胖子!躲着算什么本事,你刚才的气质呢!?现在不敢来了,怕了吧?看来你是想给我当孙子吧!哈哈!我可不收你这样胖的孙子!”

“王胖子不敢来,那以后得管他叫王孙子了!”

“王孙子怎么行,人家张权可是姓张,得叫他张孙子才对,哈哈!!!”

“对对对,张孙子,张孙子,哈哈!看我这记性。”

“张权,狗日的当爷爷了,妈拉个巴子的你小子不会还是个雏吧!?”

“去你大爷的!”

“哈哈——!!!”

台上台下,一片哄笑,又是一会,还是不见王胖子身影,台上裁判似是等的不赖烦了,道:“王磊!我数到三,要是再不出现,就视为弃权!”

“一!”

“切!真没劲!”

“二!”

“嘿嘿!我说他不敢来吧,来,两块灵石拿来!”

“呸!狗日的孬种!”

“三——”

“等等、等等,瞎唠叨什么,胖爷我不就是睡了个午觉嘛,看你们这一个个的,至于吗?又不是娶新媳妇。”

说话的正是王胖子。

裁判‘三’字还没说出口,就见远处一个矮胖的身影缓缓走来,长得跟个肉球一样,嘴里胡咧咧骂了两句,好像是在骂这鬼热的天气还有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这么多人,弄得他浑身都是汗。

他太胖了,本来围在下面的人都主动给他让路了,可那点宽度根本不够,要用挤才能过得去,不过这种出场方式就不怎么帅气了,开场白还是蛮潇洒的,就是左挤右插的样子加上他胖矮的身材看着有点滑稽,还有汗臭味有点大。在挤到靠前一处地方时,见一个二十来岁的修士握着两块灵气充溢的灵石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胖子瞧了他一眼,把他已经放在另一人手上的手掏了回去,咧嘴说道:“看什么看,他还差你两块,记着找他要。”说完也不管两人的反应,继续往里挤去,留下他俩个眼珠子都快冒出来了,那个打赌王胖子不敢来的人,使劲的揉着眼睛,骂道:“我草,还真有不怕死的傻子!”。

“嘿嘿,有好戏看了!”

一路挤过来,王胖子累得够呛,身上的汗留得太多了,把衣服都打湿了,等他蹑手蹑脚的爬上擂台后,直接就睡在擂台上,大口的喘着气,挺着的肚皮全是脂肪肥肉,油晃晃的。

胖子气还没顺,底下又有人开始起哄,吼道:“打呀!怎么还不打!”

“快点,我们都等着呢,别耽搁时间!”

胖子靠了栏杆爬起来,咧嘴骂道:“狗 日的慌什么,等胖爷我喘口气再好好收拾这不孝的孙子!”

听了这话,张权也不恼,只是咬牙冷哼道:“好、很好,既然你敢上来,我就让你嘴上占点便宜,来,生死状我已经签了,把他签了吧!”说着单手一反,手上多出一个玉石白简,直接扔给胖子。

胖子打开玉简,里面内容不多,只有:‘擂台比武,点到为止;刀剑无情,生死各安天命’十八字小楷。

在最下方还有一滴血印,还没干,应该是刚滴上去不久,胖子也不多说,咬破手指,在靠近同样的位置把自己的血也滴在上面。

血刚接触玉简,洁白的玉简突然泛起红光,两滴血交织融汇形成一个小小的太极图。

之后红光溃散,又变得纯白无比,好似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有那个小小的太极图提示着生死状已经生效了。

签完后,胖子将玉简递给擂台上的裁判,他也不多说,直接收在怀里,随后双手各掐法决,擂台四周竟发出耀眼光辉,无数跟金色细线交织缠绕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的网膜,三根玉柱同时射出一道红色激光,冲天而去,在空交汇一处,发出‘嗤嗤’声响。

这擂台竟被阵法保护,一经催动立刻运行。不多时,不论金色细线还是红色激动,颜色渐渐暗淡下去,最后完全消失,这也标志这阵法完全催动成功了。

“比武的规矩我也不多说了,只有两点我要提醒一番:第一,除非你们自己认输,否者无论怎么我都会出手相救;第二,虽说签了生死状,生死各由天,但若是谁故意下杀手,门规之中自有处罚。明白了吗!”

“明白!”王胖子和张权各自盯着对方,同时答道。

“好,开始吧!”

这话一出,他便退到最边缘的裁判席,冷眼相看,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