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四章师叔(上)

仙寒 清风逸阳 2509 2016-09-20 17:45:06

  试灵台地处北端,位于紫云派腹部,站在试灵台往上望去就是巍峨紫云殿,如天降神人傲视众生一般俯视着试灵台。

试灵台中心有一根通体玄黑的玉柱,玉柱高十丈,直径一丈,上面刻有金色铭文,密密麻麻覆盖全身,铭文中隐有霞光流转,不过内容却是苦涩难懂,像是一篇玄奥的阵法。

七张擂台呈北斗七星之势分布,分别称做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

每张擂台上分别有一位裁判驻守,他们个个面色冷傲,对台下的喧哗视而不见,从他们的灵力波动来看,竟个个都是筑基修士!

他们的主要任务除了判定胜负外,就是确保每个参赛弟子的安全,毕竟开光期的修士斗法,不可能每个都做到收放自如,一点小的伤损也就罢了,常有人因为对法术的熟练不够,全力施展后不能收手,出现有人再也下不了擂台这种事,他们的任务就是在一方已经认输的情况下确保他的安全。当然,要是有人看不清形势,对自己自视过高,明明败局已定,还死撑着不肯认输的话,这些裁判是不会管的,他们不会去介入比赛。

越来越多的人聚拢在试灵台,等到太阳升到正空时,密密麻麻的差不多聚了三四千人,人挤人脚踩脚,像是乡野小镇赶集一样,热闹之极。

不过这些人,几乎全都是开光期的修士,而且开光七层以下的占了绝大多数,有将近八成的人,余下的人,又有九成多是开光期的,最后筑基期的修士不过五六十人,这些人都是天之骄子,周围讨好献媚的人无数,就连那敢和羽莫对着干的李康张权两人也是跟在某个筑基修士屁股后面一个劲的拍马屁。

在修真界,只有实力是唯一说话的东西,其他的什么都不算,想要别人对你讨好,就得拿出绝对的实力来,这也是羽莫为什么一再容忍的原因。

羽莫辞别了几个一同飞来的同门,一个人朝着试灵台最深处走去。

熙攘的人群中有认出他的,主动给他让出路来,一口一个‘大师兄好’叫着,他都依礼点头,对于有几个嗤鼻冷笑的,他也只能视而不见了。

穿过人流,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开阔地,种有几颗柳树,树下有张大的长桌,坐着十几人闲谈。

有人眼尖,见羽莫走来,老远就起身叫道:“大师兄来了!”

其他人纷纷看向这边,神色各异,有几人让出位置,道:“来,大师兄这边坐。”

“不用了”羽莫含笑摇头,“这边还有位置,我坐这就行了。”

“那怎么行,那可是末座,来来来大师兄,这边来,好久不见可得好好聊聊。”

一个头戴紫金发冠,身穿大红长袍的人拉着羽莫就坐在他原先的位置上,给他倒上一杯清茶,然后大手一挥,一跟玉石小凳凭空出现,自己坐在旁边。

羽莫推脱了两句,也是实在拗不过他,只得顺着他的意坐下,嘴里笑着说了几声‘多谢’。

倒是有人看不过去,冷笑道:“哼,这世道可真有意思,一个开光期的小辈,见了我们不说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师叔长辈,怎么也得叫声师兄,现在倒好,居然还要我们给他让座,叫一声‘大师兄’!哈哈!有意思,这可真有意思!”说着,周身上下竟散发出一股滔天灵力,离他最近的瓷杯‘啪’的一声被震得粉碎,身旁柳枝似被大风吹拂,枝叶狂舞摇摆。

其他人倒没什么异样,从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他们竟都是筑基修士,只是坐在上首的羽莫不怎么好受,大口喘着粗气,脖子通红,脸上虽然有点泛红,不过依然如镜光湖水,无波无澜。

“住手!”为羽莫让座的红袍男子一声怒喝,身上同样喷涌出一股汹涌灵力,如山洪暴发一般势不可挡,生生将那人的灵力压了回去。

接着猛的一拍桌子,喝道:“关雄,你什么意思!”

这人羽莫也认识,叫关雄,是修仙大族‘关家’的嫡系子弟,和羽莫同岁,不过两人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主要是由于他看不惯羽莫在派中的地位。听他的同族说,他平时娇生惯养没吃过半点苦头,仗着自己天赋高,父母又是族中掌管重要权势的人,所以平常在族里都是横着走,除了修为比他高的修士,其他人谁见了都得对他恭恭敬敬的,稍有不如意就是非打即骂。

可自从被送到紫云派,他的优越感被大大的打击了,这里比他天赋还好的弟子多的是,在还是开光期时还前五十都进不了,虽然仗着族里的关系和灵石拉拢了一批追随他的小弟,不过比起在族里的呼风唤雨,他也就只能这样找点威风感了。后来知道了羽莫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后,他的自豪感更是被打击得所剩无几了。

不过现在筑基成功了,羽莫还在开光期徘徊,而且还是在拥有很多资源的情况下输给了自己,自然证明了自己比他优秀很多,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充斥着。若要此时对一个开光期的修士恭恭敬敬的奉迎,自然是万万做不到,打了个哈哈,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体内的法力有点闷得慌,放出来透透气,怎么云龙师兄,小弟这点灵压吓着师兄了?那可真是罪过,对不住啊!”

“透气?”穿着大红袍子的云龙厉声斥道:“关雄,大师兄在这里你也敢放肆!我看你是被那些马屁拍的昏了头!连点自知之明都没了!”

关雄也不示弱,一脸怪笑道:“大师兄?呵呵,据我所知咱们筑基期的大师兄可是黑墨师叔的大弟子李冰师兄,羽莫算什么?不过一个开光期的小辈,也敢自称我们大师兄!而且说到拍马屁,师兄你现在的功夫也不赖嘛。”

“放肆!”云龙手臂青筋暴起,一掌拍下,大理石做成的长桌竟也裂出丝丝裂痕!

其他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争论,不参与到任何一边,见关雄继续冷笑道:“笑话!修真界人人皆知辈分是以修为来划分的,他要是有筑基修为,哪怕只是筑基初期,我也认了,自会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师兄,可他一个开光小辈也敢自称我等师兄?要是传出去还不让外人笑掉我紫云派大牙!”

“关雄!”

云龙指着关雄话还未说得出口,却是缓过劲来的羽莫开口说道:“恭喜你,半年不见,你竟成功进阶到筑基期了,我紫云派又多一位高手了。”

他这话说得有气无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要不是云龙手快搀着他,怕是要直接摔倒,就像是大病初愈一般。

嘴角没有一丝血色,惨白的脸上带着一抹浅笑,似是在真心恭喜关雄,搞得在座的人一时有点昏了。

“哼!”

关雄竟毫不领情,继续紧逼:“既然知道我现在是筑基修士,那还不赶紧给我磕头行礼,叫一声‘师叔’!我心情好说不定会放你一马!”

“什么!?”

“关雄!”这话一出,其他几人也是一惊,没想到关雄如此张狂,嘴上斗几句嘴这种小事他们可以看热闹,要是羽莫真的跪下了,那事情就不是他们能控制了,纷纷喝道:“别太过分了!大师兄好心恭喜你,别得寸进尺!”

“关雄!这不是你关家,由不得你胡来!”

“还不给大师兄敬茶赔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