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五章 师叔(下)

仙寒 清风逸阳 2589 2016-09-20 17:45:36

  “停!停!停!”关雄一脸无所谓的挠了挠耳朵,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说的,既然知道我现在是筑基修士,那修真界的规矩你也应该懂吧?”

“关雄!你——”

“慢!”云龙满腔呵斥的话还没说出口,羽莫摆手制止道:“我从小生在修仙门派,修真界的规矩我自然懂!”

“那好!”关雄更加得意了,似是马上就可以一脚把这个一直凌驾在自己头顶的人踩在脚下使劲蹂躏了,“你说这‘师叔’你是该叫不该叫!”

“该叫!”羽莫剑眉横竖,眼中霸气四溢。

“大师兄,这——”云龙话未说完,却见羽莫摆手制止,只得把余下的话吞了回去。

“关雄你放肆!”

“大师兄这叫不得!!!”

其他人也是心惊不已,纷纷劝阻,不过这两人显然都不为所动。

“唉!”

有人心知大事不好,脸色一阵阴晴变化,眼珠子咕噜转了几下,不知在想什么。

平常他们嘴里讽刺挖苦几句,就算是再骂上几句这都是小事,只要不传到门中师叔师祖耳中都没事,而且从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羽莫也不会主动拿这些事去烦那些老人家,毕竟他们常年闭关修炼,时间宝贵的很,一般人也接触不到他们。

但要是真的又跪又叫,那是真是乱了辈分规矩了,说是大逆不道也不为过,就算惊动掌门老祖他老人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到那时候,后果可不是一般的可怕。

越是想到这,浑身越是发冷,有两个机灵的瞧了众人,趁他们不注意脚步开始往外移,恨不得马上跑得远远的,离开这个是非地。

此地剑拔弩张,空中却突然传来一声呼声。

“小师弟!”

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眼前一阵白光闪烁,耀眼得很,刺得人睁不开眼。

等稍微好一点,身前凭空冒出一人来。

一袭青色素袍,腰间悬挂一块翠绿吊坠,手中戴着四个戒子,其中右手食指一个墨绿戒子最是耀眼。他身高约有七尺,面容俊秀,特别是他的鼻尖,高挑得很细腻,一双眸子锋利得一把快刀,让人不敢直视。

“二师兄。”

“敬吾师叔!!!”

这人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打扮也朴素得很,放在人群里不过是个吸引妇人小姐多看两眼的俊哥儿,却没想到竟然是个许多人可望而不可求的金丹修士!

看清来人后,几人如惊弓之鸟一般大慌失措,连忙起身准备跪拜。

“不用了!”敬吾大袖一挥,这些筑基高手下跪的身子顿时一顿,再也下不去了,一股亲和的力量将他们托起。

“哈哈,小师弟,好久不见,恩,修为又有精进了!”敬吾大笑着走到羽莫身旁,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

羽莫笑道:“二师兄过奖了,我这哪算得上精进,不过算是把现在的修为巩固了一番,离精进还差得远。”

“蔼,小师弟,修炼本就是循序渐进的事急躁不得。不过我看你气色不好,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这话一问,身后规矩站着的几人不自主打了个寒蝉,腿都在发抖,头也不敢抬一下,特别是关雄,脸上直冒冷汗,不过羽莫没工夫注意他的异色,只说道:“没事,只不过这几天修炼有些疲惫,休息一下就好了。”

“呼——”几人在心里舒了口气,脸上却还不敢表现出来,只不过都是冷汗直流。

“哦?这样啊,来,我这有几颗丹药,虽不是精进修为的,不过对缓解疲劳还是很有作用的。”敬吾反手一抓,手中平凭空冒出一个青花小瓶。

羽莫也不客气,口中称谢几句,就接过小瓶收在怀里。

敬吾接着问道:“你们几个在聊什么?看样子热闹得很。”

“这个、我们——”

“吞吞吐吐!有话就说!”敬吾对几个筑基修士的态度要差得多,云龙本就心虚说得结巴,被敬吾冷眼一瞪,更是说不出话了。

还是羽莫开口解围,道:“没什么,都是些小事。二师兄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敬吾这才态度一缓,道:“没什么事,就是师尊让你在比武结束后去找他,好像是有什么事要给你交代。”

羽莫喃喃道:“义父?”

敬吾道:“恩,记着别忘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对了,小师弟比武可要用点心,师尊对你的期望可是很高的。”说道最后眼中神色一变,哪还有半点锐利,尽是慈爱,如兄长看着弟弟一般。

羽莫也是神色肃穆,重重的点了下头,还没说话,敬吾就已消失不见。

见敬吾走了,几个筑基修士才大大的松了口气,金丹修士的威压,绝不是他们几个筑基修士可以承受的。

云龙调整了状态,放缓呼吸,上前一步作揖道:“多谢大师兄!”

这话说的诚恳,羽莫也不多说,只是微笑颔首以示回应。

还没等云龙等人说话,羽莫又先开口道:“好了,二师兄走了,我们的事也该接着聊了。”

“聊、聊什么?”被刚刚那一吓,关雄一下失了胆,哪还有刚刚不可一世的样子,连话也说不清楚。

羽莫淡淡说道:“看来你的记性不怎么好,那我提醒你一下,刚刚我们聊到辈分这个话题上了。”

“辈分?”关雄楞了一下,像是想起来了,说道:“哦、哦,那、那好,看在你今天识、识趣的份上,叫一声师、师叔也、也就算了,下跪、跪就免了。”他被吓得不清,现在双脚都还在打颤。

“关雄!你别给脸不要脸!以后休得提这种话,否者我要你好看!”其他人惊魂未定,正愁没地方发泄,现在正好把火全撒在他身上,他本就没回过神来,现在又被群攻,一下子失了方向,左右张望却说不出话来。

“够了!”羽莫摆了摆手,说道:“免了?那怎么行,规矩还是要的!远了不说,就拿敬吾师兄,我称他一声‘二师兄’,你却要我称你做‘师叔’,那岂不是说你也是他师叔,比敬吾师兄还高个辈分!和掌门长老并肩!是也不是!!!说!!!”羽莫这话字字钪镪越说越急,说到最后气势雄壮,犹如万马奔腾,吓得关雄一屁股倒在地上,口中大叫:“不敢!不敢!”

“哼!不敢!?”羽莫紧逼不放,厉声喝道:“既然如此,你说该称我做什么!”

“我、我——”关雄被吓得不轻,一屁股坐在地上,眼中尽是惊恐。

“说!!!”

最后一声历喝,彻底吓破了他的胆,连滚带爬的跪到羽莫脚跟前,抱着羽莫的脚惊恐叫道:“师叔、师叔、师叔!!!”如此一边磕头一边惶恐乱叫,哪还有半点筑基修士风范,就算寻常有点气节的凡人也不如。

一旁的云龙等人更是看傻了眼,眼前这人,哪有往日的和气儒雅,分明就如帝王临世一般睥睨天下。

萧萧秋风,柳叶纷飞,日月星河,浑浑宇宙,和他比起来,也是黯然失色。

倒是羽莫,此时看着脚下的关雄,眼中没有半分得意,竟充斥着无限忧愁和怜悯。

说不出为什么,可能是在可怜关雄一生娇惯,毫无磨练,心智如此之差;也可能在感慨门中修士如此德行,为门中前尘担忧。

“哎!”羽莫摆了摆手,朝身边说道:“农泉师弟,将他带去刑法堂吧,三十雷鞭他是免不了的。”

“是!”那叫农泉的修士瞪地上的关雄一眼,一把提起他,像是在提小鸡一样。

直到被农泉带走,关雄还一直重复念叨‘师叔’、‘师叔’,样子即是可笑,又是可怜。

“哎!”

羽莫轻叹了口气,清风吹过,白色发丝飘扬,身影竟有分悲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