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第二章 门内大比

仙寒 清风逸阳 3315 2016-09-20 12:39:24

  旭日东升,天渐渐的亮堂了,当第一缕阳光落在山头时,山峰中已生起一层薄雾,似美人遮纱欲显还羞。远处望来草树娇嫩欲滴,百花兴荣绽放,隐匿在这云山雾海之中,真如仙境一般美不可言。

轻鸣的虫鸟声又为这如梦似幻的场景凭空增添了几分生机,几只刺猬野猴也在上蹿下跳找东西吃,场面热闹至极。

若是有哪个文人骚客有幸到这种人间仙境来游览一番,怕是免不得要大肆赞扬。

清风吹拂,空中逐渐聚集起一片云霞,不同于普通白云,这里的云是特有的紫云。

阳光透过紫云,把大片的薄雾也染成了淡紫色,看着更多了一分神秘。

山腰那颗松柏又高又大,老远都看得到它的影子,枝叶茂密就连光也透不过,冒出地面的根部都有小孩手臂粗,看样子应该也是几百年的老树了。

王胖子就坐在树根旁,和身边的松柏比起来,他可算是苗条了,可能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喜欢坐在这树下。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天彻底明亮了起来,峰顶的雾被晒得更薄了,神秘的身影几乎要全部显露出来了,此时的山峰就像沐浴的少女,最后一块遮羞布也快要脱掉了,诱人得很。

这时,王胖子双手微抬,收起了功法,缓缓睁开双眼,精神无比。

“哈,舒坦!”

伸了个懒腰,靠着树干站起来,借着山边的露水洗了帕脸,他望着山顶喃喃道:“嘿嘿,差不多时间了,现在上去刚好能在正午前下山。”

——

“呼、呼,终于到了,累死我了!”

踏完最后一步台阶,他再也走不动了,倒在地上大口的呼气,甚至连抬手擦汗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满身的大汗流淌。

休息了好大一会,他才勉强站得起来,不过走起路来双脚还是有点打颤。

依着竹竿放眼望去,峰顶是一片竹林,一阵风吹过,竹叶飒飒作响,几米高的竹竿也跟着晃动。

因为环境的影响,这里的竹子竹竿呈紫色,由上往下颜色逐渐加深,最底端的竹根部分紫得发黑。

山上的风很凉,王胖子又穿得单薄,吹得没几下就开始发抖了。

好在他也是修仙之人,体力法力稍一流转,这种发凉的感觉瞬间就被清除了。

靠这竹竿走了几步,身体才算彻底缓过劲来,看着这七拐八弯的竹林,也不发愁,当即双目微闭运转法力,去感悟周围的一切情况。

不多时,像是已经有了结果,他睁开眼睛头也不回的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走了大概百来步,隐隐可以听见潺潺的流水声。

又走了几十步,水声越来越大了,周围紫竹渐疏,但却根根挺拔,分布的位置也很奇特,有点像是有人故意让它们长在那里。

再往前走了几步,眼前顿时豁然明亮,刺眼的光照得人睁不开眼,扑面而来的水汽透着清凉,几只山雀在溪上喳喳叫个不停。

“大师兄!”

王胖子眨巴了几下眼睛,刚睁眼就看见溪水中的方石上,盘膝坐着一人,白发白衫白靴。

他双目微闭,眉间泰然,脸上的表情透着自在,双手重叠放在膝间,就像一个入定的得道高人,神游天外,无所欲求。

王胖子叫了一声,他没有回应。

胖子也不催促,索性也跟着坐在地上,只是看着水中那人心里不知想着什么,脸上一阵阴晴变化,眼神渐渐升起一丝异色,越来越浓,越来越重。

嫉妒、羡慕、不甘、不服,还有一些沮丧。

运气,这都是运气。

不止他王胖子一个人,包括紫云派的所有人,都是这样认定的。

他们的大师兄羽莫,就是靠着逆天的狗屎运,才有今天的地位。

他们都知道,羽莫是个孤儿,甚至是个弃子!

就是因为他运气太逆天,逆天到碰到了当今的紫云派掌门紫云道长风谷子。

因为修仙本事逆天而行,所以修士少有子嗣,修为越高越是这样。

风谷子也一样,终身无一子一女,所以当他在荒山上碰到出生不到一月就被抛弃的羽莫时,才会大发慈悲把他收养,认他为义子,倾心传授他道法,给他开了无数的后门,光是可以随意进入这紫云峰修炼这一项,就羡煞的无数同门,这可是掌门和长老才有的特权!

更别说私下指不定给了他多少丹药法器。

不过明里暗里骂羽莫废物的人也不少,因为就是有这样的待遇,修炼了十六年也只不过有开光期九层的的修为,别说和他同岁的人已经有人侥幸进阶到筑基期,就是一些天赋好点的,稍微比他小一两岁的都已经和他同样的修为了。

这也是他经常被嘲笑的话柄。

这样想着,王胖子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虽然羽莫平常为人不错,和他相处得也不算差,可他心里多少有些别的感觉。

“嗷——”

还没回过神,后脑勺又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疼得他眼睛水都流出来了。

他面前也突然多出一颗桃核一样大的石头来回跳动。

不用说,这就是伤他的凶器。

“死松鼠,老子今天活剥了你!”

不用想他就知道是谁,朝着身后的竹林一声虎吼,惊得林中山鸟扇着翅膀‘扑扑’的全飞走了。

“吱吱——!”

松鼠虽然小巧,却也毫不示弱,对着王胖子又是做鬼脸,又是拍屁股。

只不过细小的尾巴现在是焦黑一片,看着不怎么可爱了。

“你给老子站住!”

王胖子忍着疼,跳起来就朝松鼠跑去,看样子是不打算轻饶它的。

松鼠的动作也不慢,龇牙咧嘴的做了个怪相后,顺着竹竿就往上爬,动作灵敏得让人咋舌,比起猴子来也不逊色多少。

“你给我下来!”

王胖子抓着竹竿猛摇,顿时竹叶飒飒大响落下来无数,竹竿也不摇的不成形状,眼看就要断了,松鼠蹬脚一跳,又跳到其他竹竿上,朝着王胖子‘吱吱’大叫,顺带又朝他丢了颗石子。

“狗日的别跑!”

胖子又急又怒,追了松鼠大叫。

就这样,一人一鼠围着这竹林,又跑又跳,王胖子看着笨拙,真追起来,动作却灵活的很,有几次都差点抓到松鼠,不过却始终差半点,最后累的不行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又急又气朝着松鼠大骂。

“你想干嘛!”

看着松鼠手上拿着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王胖子惊恐的吼道:“我警告你啊,别乱来啊,小心胖爷我真把你红烧了!”

“吱吱——”

“不要啊!救命啊!”

“住手!”

眼看石块已经举起,架势已经做好,就差扔出去了,溪边传来一声轻呵斥,同时一道寒光闪烁,不偏不倚,正好打中松鼠手中的石块。

石块被打成碎末,松鼠也吓的不轻。

‘嘎嘎’怪叫,从竹竿上摔了下来。

“好哇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看老子今天不把你的皮剥了做成手套好过冬。”

胖子拔脚起步,迅速捉住松鼠,掰着它的双脚倒挂,松鼠一阵乱舞狂叫,却怎么也挣不开。

胖子转头笑道:“谢了啊大师兄,回头我也给你做一只。”

羽莫迎着风走来,白发被风吹得有点散,容貌俊逸,挑不出一点瑕疵,剑眉星目,看着自有一股潇洒脱尘。

此时却是摇头轻笑:“那你也得先把它捉住再说。”

王胖子咧嘴说道:“嘿嘿,我这不是——”

话说到一半,低头去看,手中哪还有半点松鼠的影子,分明就是一根竹棒,惊道:“咦?我操,怎么变成竹子了!”

“吱吱——”

刚说完,那松鼠就跑到羽莫肩头,朝王胖子龇牙大叫。

羽莫依旧一副轻笑的表情说道:“青松毕竟是妖兽,又擅长幻术,你刚没注意,已经着了它的道了。”

听完王胖子脸一红,又羞又恼的指着羽莫肩头的青松:“你个小畜生,你给老子过来,看老子这次不宰了你!”

青松自然不会过去,舞起爪子朝胖子一阵狂舞怪笑。

“好了!”羽莫收起脸上的笑,一脸严肃的对着青松说道:“你也是,这次玩过火了!看把他给砸得!要是真把那块石块丢他脑袋上,那就真是谁也救不了你了。”

“吱”

青松这次不叫了,低头看着手指,活脱脱像一个做错事被家长教育的小孩。

羽莫又转头对朝青松做怪相的王胖子说道:“师弟,今天是来给我送饭的吗?应该还有几天才是时候吧?”

“哦?啊!不是,对了大师兄,是敬吾师祖命我来叫你下山的,今天下午就要开始开始十年一次的门内大比了,说是这次也让你去参加。”

羽莫皱眉说道:“二师兄?门内大比不是下个月吗?怎么突然提前了?”

王胖子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上面也是前两天才通知说提前的,现在那些人一个个急的跟猴似的乱成一锅粥,不过我是无所谓,反正这次我也不准备参加,等下次再去。”

“怎么不去试试?奖励可是很丰厚的。”羽莫饶有兴趣看着他说道。

“算了吧”王胖子打了个哈哈,“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我现在才开光七层,去和那些开光九层、十层比,不是找死吗?”

羽莫道:“也好,不过门内大比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就算不参加,多看一点不论是对修行还是实战都有好处,毕竟我等修仙之人不是每天打坐修炼就能有所精进的,和人斗法交手也是不可避免的。”

王胖子则是咧嘴大笑,拱手作揖道:“是,谨遵师祖指教。”

羽莫摇头笑道:“你呀,说过不许再叫我师祖,又来拿我打趣。”

胖子憨厚笑道:“哪有?我哪敢拿大师兄打趣,嘿嘿。”

羽莫看了眼天色,道:“算了,少贫嘴,时间不早了,现在下山应该还赶得及。”

说完也不啰嗦,两人径直朝下山的路走去,留下青松在林中无聊,追着麻雀慢山坡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