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寒

仙寒

清风逸阳

  • 仙侠

    类型
  • 2016-09-20上架
  • 7749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紫云峰

仙寒 清风逸阳 3546 2016-09-20 12:39:24

  “我叫羽莫,是个孤儿。我不知从何处来,亦不晓往何处去。”

——

此峰是紫云峰,此林是紫竹林。

山峰俊秀,直插云霄。一条青石小道盘桓而上,直通山顶。山中奇异俊石颇多形态各异,或呈剑状直指苍天,或做伏牛姿态垂首听教。奇异花草香飘四溢,飞鸟走兽各相争鸣。山腰有一颗七八人才能合抱的百年松柏。千米之外远观,松柏好似拱手作揖,笑脸迎客,走进细看,却又似怒目金刚,威不可犯,当真奇妙。

林中秋风瑟瑟作响,带起金黄的枯叶随意舞动,一抹紫霞洒在林中,交相辉映犹如诗画。

竹林西侧有条小溪,虽是秋季,水面依然冒着丝丝寒气。溪水清凉透亮,水底岩石的纹路也能清楚看见,几条手掌大小的鱼在水中惬意摇摆,不时吐出几个水泡。

竹影摇曳,秋风送凉,潺潺水声更是沁人心脾。

若是此刻临溪而坐,再生一炉炭火,舀一勺清水,煮一碗香茶,赏这秋霞晚景,听这飒飒竹音,倒也是别样人生。

竹林之北,溪水之源,特有的紫色霞光慵懒的散下来,照在溪中一块耸立的方石上。

石上一人,白发白衫白靴,双目轻合盘膝而坐,似是风流才子在感悟自然,又似老僧入定,绝迹红尘。

——

一条青石小道,有两人肩宽,由底到顶共计两千四百步台阶,每步高一尺,宽三尺。

台阶上散落一些枯叶松果,似是许久没人打理了。有的松果上还残留着一些齿印,应该是被某种动物咬过剩下的。

从山腰往下看,一个圆形的球正缓缓的朝着上面移动,细看后才知,那哪是什么球,分明就是一个人,只不过他又矮又胖,身高和体宽根本不是正常比例,几乎都快一样了,加上脑袋小脖子短,所以乍一看就像一个球。

每走一步,他都要停下来喘七八口粗气,然后才能有力气抬腿走下一步,之后再停下来接着喘气,如此循环,怕是地上爬的蜗牛都比他快了。

饶是这样,他身上的汗也是多的出奇,说他刚从水里爬出来,怕也不会有人怀疑。

胖子名叫王磊,因为他太胖了,所以大家都习惯叫他王胖子,或者直接叫他胖子,王磊两字,怕是记得的人不多了。

王胖子虽然胖,但要是有人敢指着他鼻子骂他胖子、死胖子之类的话,那可绝对是不死不休的结局,所以一般同辈师兄弟虽然打哈哈胖子胖子叫个不停,却也没人敢真惹毛他。

他所在的门派名叫紫云派,千年来立足于紫云山,紫云山因终年紫云袅绕而得名,不过究其缘由,却是鲜有人知。

紫云山美景千里闻名,慕名而来文人游客多不胜数,不过却只能窥得冰山一角。

因为早在数千年前,一位一心开山立派的大能者,偶然闲暇路过此地,见此地景色不凡,便驻足停留了片刻,稍加感悟竟发现此地竟灵气不凡,绵延百里不绝。再一细看,周遭青山环绕,绿水长流,又有紫云奇观,当真是个立门立户的绝佳好地,当即拍手称好,惊呼:“天赐我我也!”

随后便在此地立下山门,创建‘紫云’一派。当时也有几个小门派在此地立足,虽说都是些无名小派,但百年基业一朝被占,也是着实不甘,所以密谋着联手反抗,不过后来一夜,在两个带头的门派被灭门之后,其他的门派自然成不了气候,要么弃山而逃,要么归顺门下。

从此以后紫云山也就只有紫云派一家,既然是仙家门户,凡俗子弟当然不能随意踏入,所以除去几处偏僻山林,其余地方都被阵法笼罩,禁止凡人踏入。不过好在紫云山也考虑到要和凡人和睦相处,毕竟以后还要从凡人中挑选新鲜血液作为传承基业的弟子,所以这个阵法只不过是个简单的迷阵而已,在里面晃荡个七八天也就自动出来了,不会伤人性命。

不久之后紫云派的名声就流传开来,由于前面的门派怀恨在心,大肆抹黑,周围居民开始对这个新冒出来的门派惧怕不已,有胆小的甚至举家搬迁。毕竟是仙人之流,又在一夜之间用铁血手段灭了两个扎根此地上百年的门派,这些凡人怎能不怕。

不过在从紫云派只用迷阵困住凡人不伤性命,不像以前要是误入仙门之地,下场十死无生的对比来看,紫云派的作风要正得多。

没过多久又恰好赶上周围几个村庄遭遇百年罕见的大旱,连续三月骄阳烈焰,庄家颗粒无收,田野道路殍尸满地,当真是名不聊生。

最后实在活不下去,有人大着胆子连闯十余次迷阵,最终引起紫云派注意派人查看。见有仙人驾临,那人心一横,将山下情况告知来查看的紫云弟子,哀求他救救山下百姓。

那紫云弟子也是心善之人,听后,当即给他一些野果果腹,并将情况告知山门。

那位创派大能得知此事后,当即猛拍大腿,怒斥门人对山下时事了解不够。随即也不多说,亲自施法将山中水源引入周围村庄,又带队给难民分发食物种子,为他们施法疗伤驱除病患,并派门人弟子长期留在山下,随时照顾村民,直到旱情解出。

此番时候,村民们对这紫云派,除了敬意,再无其他,这等做派,不是名门正派又是什么?

等到第二年开春,旱情消解,村名们又过上了正常安康的生活,但却没忘记帮助他们度过难关的紫云派。他们自发组织了上万人,来到紫云山山底,朝着山顶叩首膜拜,口中大呼:“紫云道长万岁!”

当天虽没人见到一个紫云派弟子现身,但从山顶发出万丈霞光,上达苍天,下通幽冥!

众人都知,那是仙人在山顶看着。

之后,那位开山立派的大能,对外就自称紫云道长,真名却是无从考察。因此‘紫云道长’也成为了紫云派历代掌门的特别尊称。

而从此以后,紫云山和周围村庄城镇相处和睦,每年都会为紫云派送去那么一批优秀的弟子,并且在周围五百里之类,要是有谁敢说紫云派半句碎语,就会成为全民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而紫云山只要在周围村民需要帮助的时候,也会适时出手相助。

这紫云峰,在门中也是一处特别所在,乃是紫云派历代掌门的坐化之处,也是紫云山灵气聚集最为浓郁之所,只有门中掌门长老,才有资格在其中修炼。

不过既然是历代掌门的坐化之地,其意义自然不凡,若是门中弟子得恩准登山,虽不说要三步一跪,九步一叩。但也是禁止使用飞行法术,以示对先辈尊敬。

加上峰中布有阵法,传讯法术也使用不得,所以每每要通知峰上的人,只得步行而上。

这也是王胖子上山的缘由。

只见他步履蹒跚的踏出最后一步,身体摇摇晃晃似是站不稳,眼睛也有些昏花了,不过脸上满是兴奋的望着眼前的松柏,就像在荒漠中见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不自主的伸手去抓。

‘嘭’

脚还未落地,身体却先倒下了,扬起一阵尘土枯叶。

“呼——呼——”

王胖子倒在巨大的松柏跟前,背朝青砖面朝天,大口的呼着气,像是快要窒息一般。

松柏左右近十米的枝叶随着风飒飒作响,挡住了最后了余晖。

“呼——累死老子了,这狗日的紫云峰,早晚有一天,等胖爷我得成大道后,要把你轰得渣都不剩。”

“吱吱——”

“哎呀!”

他刚吐出几口气,稍微缓过点神来,眼前突然划出一条黑色的弧线,如流星陨落般打在他额头,瞬间冒出一个手指大的包来,疼得他在地上打滚。

细看后发现,地上多出一颗硬得出奇的松果。

“死松鼠!你别跑,给我等着,胖爷今天要活剥了你!”

“吱吱——”

一只棕色的松鼠对着他拍了几下屁股,‘吱吱’怪叫了两声,又一个松果扔来。

虽然见到松鼠扔果子的姿势,不过他太累了,累得躲避的力气都没有,眼看着松果朝自己飞来,一点办法也没有。

“哎呦!我草你祖宗!”

“你个烂屁言的!”

他两手各捂着一个包,疼的不行,满地打滚,嘴里还不停的胡咧咧。

“吱吱——”

松鼠又得意的朝他怪笑,像是在笑话他的笨重一般。

“好哇!今天不给你点厉害,你还真把胖爷我当盘菜了!”

他最恨的就是别人朝他怪笑,像是在笑他胖一样,这下他真的怒了,忍住疼痛,浑身法力一提,双手各打法决。

“雷动!”

他口中低喝一声,半空中隐有雷鸣闪动。

‘轰!’

不多时,一道雷电轰然而下,直奔松鼠而去。

那松鼠和他接触和大半年时光,也是不傻,胖子刚一抬手,它就知道不妙,当即拔腿开跑,它虽然小巧灵动,可动作还是慢了半拍,尾巴根还是被雷电打中,被电成焦炭,恩?还有点香味。最后是疼得‘哇哇’大叫,上蹿下跳的朝着林中深出跑去。

周围鸟禽也被惊的不轻,‘喳喳’狂叫,上千只鸟朝着天上飞去,密密麻麻好大一片,分不清是什么鸟什么种类。

胖子也不管这些,见松鼠逃窜跑了,拍拍屁股咧嘴大笑。

随即又歇息了一会,等到呼吸稍微平稳了一点,头上的包也没那么痛了,才缓缓的爬起来,走到松柏后面熟练的掏出一张帕子,把身上的汗擦了干净,再熟练的把它放回原处。

这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再也看不清青山绿水紫霞薄雾了,只有聒噪的虫叫声回响不停。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见月亮已经慢慢的升起,嘴角勾起,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口中略有不屑的说道:“哼,一群傻瓜,都以为这是掉价的苦差事不愿来,还指派外门弟子来,我呸,这样好的差事胖爷我能让外门那群蠢猪来?看着吧,这里的灵气比起下面精纯了几倍,就算只修炼一晚上也顶的住下面的三四天,要是等到冲击颈瓶的时候再来这里修炼,哼哼,那可是事半功倍。这样的好事每年要争破头才有一百人能来一个月,现在摆在面前也不愿意捡,真是一群傻瓜。”

说着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

恍惚之间,见身后的松柏似乎瞪着自己,张牙舞爪怒目圆睁,好似威不可遏。

“看什么看,再看胖爷把你连根拔了当柴烧。”

满嘴胡咧咧了两句,竟进入沉思冥想的修炼状态,对外界不闻不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