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力不丛心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1455 2016-11-30 10:38:02

  寻香棹上凝烟寒

青鸟踏雾探绿源

浮云身后十余年

茶韵前生见温热-

江南多情的春呵,茶树隐藏在撩人的风里,闭上眼睛仿佛都能够感受到空气里传来茶叶的清香。

墨锦鹏坐在沙发间优闲地泡着功夫茶,突然间听到脚步声,不由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面容是子恒,而不是子染。他转瞬又看向墙上的挂钟,才凌晨八点你这是大阳打西边出来,头一遭啊!

“子染呢?”他臭着一张脸坐下,看不到Loreta倩丽的身影,突然间有些想念但口事心非地问,这一问句更让墨锦鹏跌破了眼镜,“你……发高烧才醒啊!现在才想起要关心你哥。”

“爸。”他厌恶地翻翻白眼:“谁说他是我哥啊!你这只是一个儿子那就是我好吗?”

“混小子。”才刚有些欣慰就被他气得又说不出话来,正争论着子染与Loreta双双下楼:“爸爸,不好意思起晚了,我上班去了。”

子恒贪婪地看着未施粉黛素言的Loreta在一套合理的连衣群装扮下,高挑的身材显得清纯脱俗,他热情地迎上前去殷勤道:“我送你去上课吧!”

但她冷漠地摇摇头,匆匆跟叔叔打了个招呼,跟着子染走过玄关换鞋。“子染,你嘴角怎么啦?”墨锦鹏一眼瞄到那抹於青:“昨天喝多了,然后……”他瞄了一眼子恒,吞回后面要说的话。殊不知这欲言又止被墨锦鹏误会到:“喔!”他恍然大悟:“没关系,没关系的,年轻人冲动的时候要该要火辣一些,才够有激情嘛。”

“爸。”他尴尬地偷眼看向Loreta,好在她初级中文没听懂,“不是你想得那样啦。”

“哎呀,这个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们都是成年人了,我们也老了都希望你们早点定下来,我跟你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爸,你越说越离谱了。”子恒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爸爸的话:“如果你那么想要抱孙子,那你应该指望的是我,而不是他。”

“指望你。”墨锦鹏乐呵呵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车影,再转头对着子恒嗤之以鼻:“你不要三天两头在外找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回来气爸爸,我就很开心了。”

“爸,那是以前。我现在已经改了。”他慎重宣布,“以后我会全心全意对待一个人,而这个人也是你喜欢的那个。”

“什么意思?你小子把话说清楚了。”

“没别的意思,”他耸耸肩打着呵欠:“起得太早还是不行啊!得再去小睡一会。中餐不要准备我的,我要出去。”

看着他上楼的身影,墨锦鹏也没多想继续阅读着晨报,近来生活悠闲了反而更加觉得身体越来力不丛心了,是时候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了。

墨锦鹏努力压抑住颤巍巍的身体,强装镇定地从诊所出来,“检查结果好吗?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啊!”

他默默地摇摇头假装淡然道:“我没事。”但更令之菁忧心仲仲道:“到底结果如何啊!”

“你好!墨先生。”

他连忙起身用沙哑的声音:“我们院长想跟您谈谈。”

“好。之菁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他温柔地安抚妻子:“锦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连院长都要见你呢?”

“只是谈些生意合作的事情,没什么的。”他随着医生步入了电梯,才敢将内心的恐惧无声地释放在空气里。

“墨先生,知道你是忙碌的生意人,但自己的健康真的要多留意才行啊!从X光看他的肝局部位有些硬化了,而且已经到了晚期。治愈的机会是很小的,但我们会心全力来医治调养,希望你也能全力配合我司的治疗工作。”

“当然,当然。”他频频点头;“那……这个会不会危及我的生命。”

“如果立刻进行医治,短时期应该不会,但长远来看就很难说,具体还是要看治疗后的检验结果。”

“好!”他沉重地叹了口气:“我还有一个请求,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家人,我不想他们为我担心难过。”

“可是墨先生,你现在这个情况应该要让你的家人知道,让他们为你分忧解难,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我明白。”他点头称是,“但真的不要告诉我的家人,我会全力配合你们治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