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越挫越勇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1631 2016-11-28 10:38:01

  当初有些事,让我们刻骨铭心;

曾经有些人,令我们难以释怀。

我们一路走来,告别一段往事,

走入下一段风景。路在延伸,风景在变幻,人生没有不变的永恒。

走远了再回头看,很多事已经模糊,很多人已经淡忘,

只有很少的人与事与我们有关,牵连着我们的幸福与快乐,这才是我们真正要珍惜的地方。

入睡前门被敲响,开门后居然是子恒,还来不及说话,他已将门带关,愤怒地将子染一拳打倒在地,“子恒你!”子染挣扎着站起身来,捏紧拳头想要反击,但那一瞬他脑海里浮现墨锦鹏的脸,握紧的拳头不由地又松开了。

“说,你今天对Loreta做了什么?”他拎起他睡衣的前襟,压低了声音。

“子恒你不要闹了好不好?Loreta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他挥手挣断了他的掌控。

“你的女朋友?”他冷笑道,那为何上次我问你的时候,你笑而不答,这才过了几天啊!你就迫不及待地将她纳为已有了。”

“什么上次?”他烦躁地倒梳额前的短发,“我们一直相爱的,彼此心照不宣说不说出来又有什么关系。”

“一直相爱的?”他咬牙切齿地重复着这句话,“我倒要看看你们会如何一直相爱下去。”

“子恒,你要干什么?”子染的心纠结着:“你不要伤害Loreta。”

“怎么?是你对她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啊!”他狰狞一笑,“如果是我想得到的东西,就没有人可以阻挡得了?”

“子恒,你疯了是吗?她是你哥我的女朋友啊!君子不乘人之美这个道理你没听过吗?你身边的嘤嘤燕燕还算少吗?我警告你,离Loreta远一点,否则……”他握了握拳头。

“怎样?”他怒视着子染,眼睛里崩发出想要杀人的冲动:“我好意思说是我哥吗?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你只是一个孤儿被我爸好心领养的弃儿而已,你还有脸在这里跟我谈君子之事,如果你觉得要报答我爸养育之恩的话,我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看着他阴冷的眸光,他几乎猜到了。

“把Loreta让给我。”他得意非凡的淫笑着。

尽管猜到了他要说的话,但从他口中亲耳听到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子恒只是蛮横无理而已,不想经过六年的洗礼他更加蜕变得如同海盗般的强取豪夺。想到才刚拥有的幸福就要面对如此的考验,他的心深深地纠结着。

“我给你时间考虑,在这之间你做为一个君子,必须离Loreta远一点。”他加重了君子两字,嗤之以鼻地转身准备离去,却被子染叫住:“不用时间考虑了,我现在就可以回复你。”

“很好!”他转过身阴冷的眸光残酷地注视着他。

“我不可能放弃Loreta的,更不可能让你伤害Loreta,请你死了这条心。”他坚定地直视着他的眼眸。

“你……”他愤怒地再度冲上前,揪起他睡衣的前襟咬牙切齿道:“活得不耐烦了,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爸爸,让他赶你出家门吗?”

“我无所谓。”他风淡云轻地带过,“你尽管告诉爸爸吧。”

“你。”他愤然地收手,“你走着瞧。”话毕砰得一声关了房门,像只发狂的野兽消失在走廊处,突如其来的巨响震惊了睡眠中的Loreta,她惶恐地翻身下床,不顾穿着睡衣的自己,赤着脚奔跑道子染的房间。

黑暗中,看见他嘴角边触目惊心的血丝与咧开的嘴角,“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微摇头,却掩示不住已存在的伤口:“我好象听见子恒的声音,你们……打架了吗?”她抬高他的下巴细细地检查着他的伤口。“有药箱吗?”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不可以,淤伤不处理明天就会肿起来的。”她赤着脚满屋子找药箱,他感动地看着她细心地为他清洗伤口涂上药膏。

时光仿佛又回到了六年前,只是对象逆反了身份。唯一不变的感动与空气并存在两个人的心里。“谢谢!很晚了早点去休息吧,记得关好房门”他感激地握着她的手,微微叮嘱,因为他担心,他不知道子恒会做些什么?

“嗯!你也是。”她温和地扶他上床,温柔地替他盖好被子,“呃!”她略有些迟疑。

“怎么啦?”察觉到她的疑问。“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感觉你跟子恒还有之菁阿姨之间,好象不太和睦。”

他安抚拍拍她的手背,在她额间印下深深地一吻:“子恒今天喝醉了,他们都是面冷心热的人,别想太多了早点休息,否则长出熊猫眼就难看了。”

“嗯!晚安。”她俯身也回给了深情的一吻,碎落的发丝垂下,扫过他英俊的面容,丝丝清香,扣人心弦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