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出轨质疑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1902 2016-10-26 10:32:02

  一场红尘恋,一份千年缘,几缕隔岸相思,隐逸了多少楼台旧梦?

在水一方,乘一叶兰舟,划过秦时明月,穿过唐风宋韵,

寻你在烟波浩渺的西子湖畔,

只想,为你巧笑嫣然,抹去你一生的尘埃;

只想,为你筝韵轻拨,拂去你眉间的隐愁;

注定,与你无缘,你再强求,最终都会离你而去;

有些人,只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

你再留恋,到头来所有的期望终究成空;

不属于你的,那就放弃吧;

大千世界,莽莽苍苍,

我们能够拥有的毕竟有限,不要让无止尽的欲求埋葬了原本的快乐与幸福。

如果你想什么都抓住,最终只能什么都抓不住;

Jessica站在落地窗前品尝着未加糖咖啡的苦涩,心在昏钝之中一片淡然,原来为不可能的执着而执着,是一种钻牛角尖的愚蠢。不管未来的路如何,而现在,是该要放手的时候了。她终于理清了凌乱的感情,如释重负地嫣然巧笑。

她的人生从此不会有他任何的痕迹。

无论恶梦抑或回忆里都会将他忘却。

她深深地吸着气,对着无边的云层许下承诺。

而在这一切看来,在Jeff的眼睛里格外刺耳。

“该死的。”那嘴边上会心的微笑来自于内心的甜蜜,即使是隔着玻璃看到,但对于情场高手的Jeff又岂会不知,他重重地一拳捶打在办公桌上,脸色铁青地冲到了她的办公室。

两人对视三秒,谁都没有先开口,倒是他迎面扑来的熊熊怒火令她心慌失措想要逃跑,她匆匆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生怕它会被殃及鱼池。

才放稳地下一秒,他将这样横行霸道地冲过来,风一般的敏捷惯性几乎让他们紧贴在一起,“Jeff,你想干吗?”

她连忙后退试图拉远他们的距离,而他却步步紧逼,都等不到她推到墙壁,他就长臂一伸紧扣她纤细的腰肢;“昨天,你应该很享受啊!”

“昨天?”她被问到不明所以。“我感冒了,能享受什么?”她的直白令他目瞪口呆,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那一幕,令他怒发冲冠得快要爆炸,他狠狠地恰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他锐利的眼神:“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疯了吗?你知道什么?”他眼神散发的赤红危险信号令她感到害怕,但腰身又被他扣住无法知难而退,似乎顷刻之间全身唯一能够活动的只有嘴巴:“你怎么每次都神经病一样的质问我,你是我的谁啊?你放开我,我又不是你的囚犯。”

她也一定是疯了,才会口不择言如此大逆不道地顶撞自己的上司,她该知道,他有足够的理由决定她的去留,亦有足够的权力改写她的职场生涯甚至人生。

她锋芒毕露的叛逆像一把明月弯刀深深地割痛他的心,他深深地一声闷哼像受伤的野兽,“你就这么爱他吗?为了他甚至不惜口不择言地骂我?”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原本因感冒昏乱的头被他绕得快要爆炸,她烦躁地想要踹他两脚,但像是有心电感应的,她刚要抬起脚,他就更紧地拥紧她,她纤细黄金比例的美腿映衬在他修长的身形之下,宛如在演泽炫丽且儒雅的华尔斯。

“你不明白,很好。”他深沉地吸着气压抑住心里排山倒海的心痛:“你们在漆黑的夜里没开壁灯,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挤在同一张巴掌大的沙发里。我这样说算不算明白?”

“你跟踪我?”这个想法瞬间挤进了Jessica的脑海。“那你还看到了什么?”她的反问更让他怒火从烧,有这么一瞬他想要不顾后果地扭断她迷人的颈项。“你还嫌这些不够香艳刺激吗?还是你觉得一个男人满足不了你?还是你需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炫耀你曼妙的身姿。天使的面容。”

“啪!”意料之中狠狠地清脆地一巴掌重重地挥在Jeff的俊脸上,瞬息万变间居然印上了一个巴掌印,Jessica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然后痛心疾首地指着门:“门在哪里,你给我滚。”

他以为他是谁?这个世界的主宰吗?

他凭什么干涉?她修女般的私生活!

又有什么权力?绯磅她清白,

他以为她像他,缺少了爱情。

就活不下去了吗?

真是荒缪无知,愚昧可笑。但是为何心里委屈的苦涩无法令自己强装欢颜,她强忍着脆弱到要落泪的冲动,像只明明伤痕累累却要假装骄傲的孔雀。微微地转过身去,将背影留给无助的他。

只是那瘦弱的双肩在颤抖,令人兴起想要保护的冲动。“Jessica,对不起。我是因为……因为妒忌才会口不择言,我不该对你这样?但我真的克制不住,我无法忍受你跟别的男人亲近,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那一幕时,我的心有多痛?”

他从背后圈住她的纤腰,但却她向前一步躲开,他的手尴尬地僵持在空气里,像是垂死的人做着最后的挣扎。

“所以呢?你就要编出一些故事来伤害我吗?”她冷漠地开口,言语里冰冷得不见一丝温度,“或许你真的看到了些什么?但那不一定是真的,或许那完完全全是一个巧合,就像如果刚才的那一幕被任何一个人撞见都会要产生的误会一样。你并不是我的谁,我也无须向你解释太多,只是我不想被人误解。”

她深深地吸着气,努力地一个字一个字坚定地发泄着自己的愤怒:“我 请 你自己风流成****爱情就好,不要把身边所有的人都想得跟你一样!”

话音刚落,她就淡然地退出门外。一切又重归安静,宛如先前波澜不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