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有惊无险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1291 2016-09-24 10:16:03

  帷幕拉开,成千上万,喔不!成万上千,也不是,那么多人,密密麻麻如同缩小的蚂蚁,天啊!就这是万众瞩目的舞台,心如同击鼓般地超出了正常的跳动,浑身的血液不受控制地疯狂奔腾,这一瞬感受自己飘在空中,脚发软,心似雷声,轰隆隆,震得人六神无主。

“不用看台下,就当作自己在排练。”Tracy的话适时而止,终于给混乱的头脑注进一丝清醒的理智,可是就算不看台下,那疯狂的掌声,尖叫声,口哨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这是是舞台,不是幕后,这是表演,不是排练。

深呼吸,再呼吸,可气息为何依旧如此急促:“你只是一个芭蕾舞蹈中不起眼的陪衬品,跟着舞者走出然后在最前面摆个pose而已,如果连一个肢体模型都做不好的台柱,那你怎么能够让那些取笑过你的人,对你刮目相看。”她强迫自己回想着痛苦的记忆,甚至这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穿着破履蓬头垢面,伸手向天受人白眼的乞讨。

没有尊严的生活,注定暗无天日,

没有保证的物质。只能饥寒交迫。

没有自主的权力,就会被人压迫,

没有逃跑的本领,才会受利于人。

往日的种种,不堪的往事,如同电影一幕一幕。

“Loreta,发什么呆?”昏钝之中不知谁好心提醒了她,该上前摆Pose了。这是她唯一一个亮相的机会,而考虑到她年资经验太差,Tracy只给她设计了一个双脚立起,两手摊开的致礼动作,然后就退回舞群后面扮演台柱,只到舞蹈结束。这的确是一个极其简单的动作,但在她上前致礼的时候,队形发现了变化,与彩排时完全不同。

Vivi 与 Phoebe站在舞台正中,完全遮挡住她要亮相的空间,如果转道而行又会碰撞到各站其位的舞者,她们的有意叨难,意在令Loreta进退两难然后尴在原地,沦为笑柄。

但出人意料的,她如同一只轻盈的小鹿跃过她们设立的阻碍,面对场上的千万观众深深地弯腰致谢,她甜美的笑容挂在脸颊,毫无畏惧的勇敢尽收眼底。再回转身用从容不迫地目光微笑着打量着她们。

阻碍无声息地卸下,一如先前设计一般,

繁华依旧,掌声依然,这其中的小插曲,

不置身于其中,又有谁会去懂?

台前幕后,谁能保证始终如一!

Jessica惊心动魄地看着这一幕怒发冲冠,纵然知道Vivi狂妄任性,得意忘形,但鉴于当前状况,不得不仰仗重用,但她万万都没有想到,她会将对Tracy的恨转移到这个无辜的孩子身上,甚至不顾今天的公演,皇室的观赏。

她完完全全就不在乎这场演出能否获得成功,让这样一个人当芭蕾剧组的领舞,是多危险多提心吊胆的一件事啊!

可如果不用她,现在又有什么选择呢?明明知道答案,却依旧忍不住悲伤,无可奈何的伤痛啊!却又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啊!

好在Loreta沉着应对,一切化险为痍。这一瞬令她对Loreta的好感又加深了几分,也许正如Tracy所言,她身上刻苦的印记,执着的追求,会令这一切悄然改变的,或许该拭目以待。

Tracy百感交集地坐在观众席上,忐忑不安地祈祷着演出成功,当看到Vivi与Phoebe的有意叨难,她几乎要失声尖叫,她的手紧紧地交握着,下齿在紧崩神经的驱使下,在红唇上自虐地印下齿痕,唇边丝丝的血腥没能清醒她的大脑,反而在退居舞台,隐沉在观众席上的她萌发出一种置身世外的感叹。

看舞台上一场场繁华,一幕幕悲欢离合。

黯淡中的思绪,静坐中的寂寥。

只然往事如梦,断续中的回忆。

被拨动的心弦,被触碰的感受。

失落抑或温暖,磋跎梦的虚幻。

如同昔日自己,浓缩梦的剪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