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泪散纷飞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1451 2016-09-20 00:34:59

  这个时间应该是子染回家的时候,Loreta坐在马车里一眼不眨地盯着小区的门,生怕错过了他俊朗的身影。她的翘首以待令Tracy也不免心生疑虑,也从马车帷幄下偷窥着,终于看到他几近苍白,越显削瘦的身形,那东方面孔的脸在人群中犹为显著:“子染,子染。”

Loreta迫切地呼唤,可马车隔得太远喧哗的街道离间了声源,眼看他的背影即将步入小区,Loreta急切地想要奔下马车,追随而至。

然而,大胡子的脸就这样张扬地显露在人群,如同不是带了帽子,她的行踪必览无遗。她狼狈地收回想迈出去的脚,万般无奈地退回马车,呆呆地透过帷幄注视着子染。看到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她泪如雨下地忘记了抽泣。

“Loreta,你为何不去追他。”看到她伤心欲绝地掩面而泣,Tracy不明所以,片刻稀嘘之后,Loreta小心翼翼地从帷幄再度打量着周边,却更加触目惊心地看到大胡子深遂地打探着子染的公寓。然后意味深长对着二傻交待:“该相信了吧Loreta确实死了,如果她还活着,她怎可能放着让这么优秀的人暗自伤神,你也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二傻看着灰暗的天空,万般无奈道:“那为什么要我去乞讨?”他的愚蠢令额头吃了沉重地一记暴粟,而眼前是大胡子近距离放大的脸。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二傻咽回未说完的话,屁颠屁颠地逃开大胡子,生怕不经意中又再吃一记暴粟。

时光匆匆而逝,未曾改变的,是人的本性。

亦如爱情匆匆,未曾领悟的,是彼此真心。

至少看到你过得还好,没有受到困扰,我也就放心了。

或许是该时候说再见,我们本该如此,也就不必强求。

Loreta轻轻地擦干腮边的泪水,恋恋不舍地看着子染的公寓,多希望在阳台能够再次看到他的身影,可目入眼帘的只有那阴暗的天,飘摇的风,忧郁的雨。

子染,我走了。

在不经意中,对你挥挥衣袖,未能带走一片云彩。

子染,再见了,

希望所有对你无情的伤害,都可以因为我的离去,而烟散云散。

子染,如果能再见,

我会让你知道,我能带来你的,不仅仅是悲惨与痛苦而已。

只是,能否再相见,

命运如何安排,我无从得知,但你将永远烙印在我的心里。

“Tracy,我们走吧。”Loreta深深将自己蜷缩在椅背上,却依旧敌挡不住瑟瑟寒意,“缘来缘散,缘如水。”

“确认走了吗?那给我的答案呢?”看着她心灰意冷的表情Tracy不忍在她伤口散盐,但与其让她痛苦难过,又不如让幼小的她明其心志。”

“我答应你。”她扬着梨花带泪的脸:“在我未做到巴黎歌剧院白天鹅之前,永不再相见。”

“嗯!”Tracy颇为满意地点头,突然间对这一个身世凄凉,意志顽强,艰苦耐劳的女孩有了多一丝的怜悯,对她崎岖的人生经历饶感兴趣。但此时看到她伤心落寞的哭泣,所有的好奇心与疑问只得按捺住,等下次再探。

子染忧伤地推开门,一个月的颓废令公寓惨不忍睹,一路走来触碰到脚边的啤酒罐叮叮铛铛,或许酒精是可以麻痹大脑,让人短暂地忘记忧伤,然而醒来依旧是无边的悲伤。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啊!”

子染沉重地叹气,或许是该时候让自己清醒地面对伤痛,一个男人如果连这么一点挫折都经历不起,又如何……

他忆起讲师的教训,第一次当着全班人的面,讲师狠狠地严阵以待地批评一个来自异国的学生,正所谓恨铁成钢,他的颓废令讲师痛心疾首。不忍一个青年才俊如此荒废,才会出此下策的用心良苦,他又岂会不知。

可是心中的痛,无边的自责,挥之不去。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如果只是遇见,不能停留,不如不相见。

子染靠在阳台的落地窗边,沉痛地闭上了眼睛,泪水茫然未觉地淌落,当流泪流下来,才知道爱的份量有多重,心的真诚有多深。

或许我们的相遇就像是流星般的转瞬即逝,在那交汇的一点,迸发出令人惊羡的光芒。再见了,我的法国女孩。Loreta,我将永远把她珍藏在我的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