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碎叶东风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1607 2016-09-20 00:34:59

  “我就说嘛,如果不是漂亮美眉怎么可能勾起你的怜悯,大发慈悲不计后果将她救身于水生火热。”清晨学校一照面,TOM就不忘大放厥词地恶损一翻,“是是是。”只损得子染连声称是,连话都不敢多说。

“你真的打算送她去上学?你上次说有人在找她,她出去露面会不会……”这正是子染忧心之处,“但整天让她呆在家里也太闷了吧。”

“或许,”TOM试探着问,“她愿意关在笼子里当金丝雀?子染抿嘴一笑,一拳打在TOM左臂上:“你小子话中有话,她当然想上学啦。”

“如果出去露面怕别人认出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变妆容啊!现在美容科技这么发达,想整哪样就哪样,只要有Money一切都no problem。”

“你除了出馊主意,还可以给些别的建议吗?子染没好气地说,说来奇怪我今天出门后,心有余悸总感到不安,好象有人在黑暗跟踪我一样,但频频回头又什么都没有看见。”

“是你美女在房心花怒放没休息好,导致的精神恍惚吧,哪有人哪么无聊大清晨爬起来跟踪你到学校啊!讲师来了。”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TOM立刻奔回自己的座位,胆颤心惊地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忙碌的课程一门接着一门,殊不知在这全神贯注之际,家里却是另一波惊天动地的景象。

大胡子站在阁楼上阴沉地看着子染走出房门,消失在转角处对着二傻子交待:“难怪找不到人,原来被金屋藏轿在这里,二傻准备好工具,开始行动了。”

“您好!我们是水电修理了。”大胡子扛着麻袋毕恭毕敬地站在大门外,“是哪栋住户通知你们过来的,从未见过你们啊!”

“应该是。”大胡子的脑海里拼命回忆着目忆住宅的地址,A座301他说漏水比较严重,让我们赶紧过来修。”他的穿着让保安有些怀疑,正巧一辆车开过,在这一瞬间的空档,大胡子趁早钻了进去,转身对着保安陪笑:“他说房间里还有人会给我们开门,时间紧迫我们就先去忙啦。”

看着他脏兮兮的样子,忍不住让人鸡皮疙瘩跌落一地,保安心想居然进都进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得挥挥手极不耐烦地说:“快去快回,最好不要给我添什么麻烦,要不然就……”

“老大,这层楼有好多间喔!你确定是A301吗?”

“说你是个笨蛋。”大胡子从窗口探出头比对着刚才看到的位置:”你先趴下,没我通知不可以起来。”

“为什么?我这么胖蹲着很难受了。”大胡子极不客气地一脚将他半驱的腰踢倒,“哎……”哟字还未发出,就被大胡子杀气腾腾的眼神成功吓住,叮咚,叮咚。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子染啊!记得子染给他的吩咐,Loreta踮起脚想透过猫眼打量外面,但猫眼似乎坏了里面一片漆黑。门铃声一直催促着,门居然也被焦急地敲打着,会不会是子染上学忘了带什么。

她终于打开了门,大胡子狰狞可怖的脸就一览无遗地出现在她面前,在她还来不及发声喊叫,一记木棒成功地将她敲昏:“二傻,还椤着干什么?赶紧把她用麻袋裹起来,扛出去。”

“我扛。”二傻呆椤地指着自己,犹豫之际额头上已被大胡子敲了一记响钟:“动作麻利些,呆会被人发现了就有你好瞧的。”大胡子贪婪地打量着这间小公寓:“哟,果然是个有钱的公子哥。”他快速地翻箱倒柜收集着值钱的东西,然后目光落在那件外套身。“把这个也带走,可以给我当毯子。”

二傻胆颤心惊地扛着麻袋走在大胡子身后,生怕麻袋里的Loreta突然清醒,他假装镇定地昂首挺胸,却又不得不麻袋的重量而累得满头大汗:“等等,麻袋里面装的是什么?”这一吆喝成功地吓倒了二傻:“没……没什么?”

“没什么?你废得着满头大汗,谈吐恍惚。说是不是偷了什么东西。”守卫的保安站起身准备走过来检查,“刚帮A座301维修,这麻袋里面是维持更改的垃圾,客人让我顺便拿出扔了。”

“不管是不是垃圾,先打开给我看看。你们这个人很是可疑。”保安执意到。

“是洗手间更换的马桶设备很臭的,如果您真的要看。”大胡子目光闪烁弯腰向前一步:“那么请吧。”他身上难闻的酒味,臭味顿时扑面而来:“啊咳咳。”呛得保安满面通红:“好了好了,赶紧带着东西走。真是臭死了。真的不明白A座301是什么样的住户,请这样的人修漏水,不怕家里被熏臭留虱子吗?”

大胡子嘴角阴冷地上扬,领着二傻快速地消失在拐角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