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美人心计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2032 2016-09-20 00:34:59

  Loreta在经过路途的颠簸后渐渐清醒,意识到自己被套进了麻袋被二傻扛在肩头即将带回到魔窟,才刚刚摆脱的乞儿生活又将重蹈复彻她不甘心。上半身垂直向下的弧度让她胃里的酸水上涌,难受得想要彻盆而泄。

混钝之间,她突然忆起书上不经意看到的一段话。一个人只有一个心脏,却有两个心房。一个住着快乐,一个住着悲伤。不要笑得太大声,不然会吵醒旁边的悲伤。是否这些天有他陪伴的快乐太过于张扬,所以才会……

她搭耸着头似乎有些屈服与认命,但子染眸中那份挥之不去的坚定又无时无刻不在充沛着她的思想。

他陡然间牢牢地扣住她的手,将其移至胸前用坚定的目光:“跟我走,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地方,让我照顾你好吗?”

“可是。”她担忧地看向窗台。

“没有可是,相信我。”他向前一步近距离强大的气场将她全然笼罩,试途驱散她所有的恐惧与担忧。

“不是我不相信你,就算逃出去也一样会被大胡子抓回来的,反而得遭受更重更痛的毒打与教训,这一带都是他们的人,不管逃到哪个角落都会被抓回来的。”

“不会的,我会想办法保护你的。就算结局会被他抓到,但起码我们也要试一试。难道你甘愿这一生就伸手向天,乞讨度日吗?”

他的话被深深地刻印在脑海,一如既往深深地震憾着她幼小的心灵。

“Loreta不要放弃,不要放弃。”她努力睁大美眸不让湿了眼眶的泪珠挡住自己的视线,可麻袋里一片漆黑暗无天日,肮脏的臭名昭著,随着这一路的颠簸似乎离瓦棚区越来越近了。她该就这么认命了吗?她甘心吗?

她清楚地明白,接下来要面临的狂风暴雨般的殴打与欺凌,大胡子会用木根在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留下逃跑惩罚的印记。 “啊!”一声发自肺腑惨痛的尖叫脱口而出。惊心动魄地吓倒了二傻,终于另他停住了脚步将麻袋横放在地,郁郁葱葱慢悠悠地替她解开袋口。啊!自由的空气。

她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窃喜,可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酸水: “哇!”一古脑儿全都吐在了二傻身上, “啊!”二傻始料未及没能逃开这个宿命: “Loreta,你要吐为何不提前说一声,你看你……”

但看到她脸色苍白难受地蜷缩着身子,他又于心不忍地没了下文,踮了踮肥肥的肚子:“我不是怪你,哎你好些了吗?”

她充耳不闻紧惕地打量着四周,“大胡子呢?”

“hey,你不要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怕他好吗?你放心等会我帮你求情,他会从轻发落的。”他得意地眉飞色舞,在看到Loreta小美女的装扮,更让他心花怒放,呆椤得不知该如何表示。

“谢谢。”她试图站直身子,但是发软的腿无即于事,这在攸关之际他伸出手肥胖的手臂:“我扶你。”她难为情地看着他一脸污秽:“对不起,我们去湖边洗洗吧。”

“前面就到家了,回家再洗吧。”面对她温柔的表现,二傻喜出望外:“可吐得满脸都是,万一被别人看见会笑话你的。”

“说的也是,那我们就去塞纳湖畔边洗洗吧。”二傻赞同率开大步向湖畔走去,却没见后面有跟上的动静,他诧异的回头:“快点走啊,回去晚了大胡子会骂的。”

Loreta示意捆绑的绳子,“这样的绑法让我根本挪不开步子,要不你帮我解开了吧。”

“解开也可以。”二傻略有些紧惕地打量着Loreta,“但你要保证不会逃跑,即使你逃跑了我们也知道你的去向。”他阴森地嘴角微微上扬:“不要再想着那个有钱人会保护你,大胡子不对他下手已经是种仁慈了。

他的恐吓如同晴天霹雳,点醒了她心底最深的担忧,她不能不想也不可以连累一个真心关爱,诚心呵护她的人。面对他的体贴与关怀,她怎能带给他的,仅仅只是恶运而已。她拼了命的摇头,想试图摆脱到那些可怕的思想。

“不同意是吧,那我们还是早些回去。”二椤蹲下身准备再度扛起Loreta。“我摇头是表达绝不会再逃跑了,请相信我。”在此千钧一发之际,Loreta真诚令人怜悯的眼眸终令二傻信服。

除去了绳子的捆绑,Loreta四下寻找脱身的机会,但二傻近在直尺之间想要脱身又谈何容易。难道真的要这么放弃,Loreta忧心如焚伴随二傻一步一步走向塞纳湖畔,每走一步似乎就觉得离悲惨更近了一步。

犹如上断头台的悲哀与无助,明知是死路却又不得不一步一步将自己送上生命的终结站。可叹可泣啊!

塞纳湖畔绿郁成荫,春光明媚应是旅游好时节,但只此今日站在湖边Loreta心有千千结,不知道如何去解。

逃还是不逃,湖畔就在那里。

挣扎还是认命,真相就在那里。

只是不途经此时,无从得知结果。

或许,是重蹈复彻再度沦为乞儿,她低下头看着自己清洁的衣衫,再看看二傻。在他的身上她看到自己的缩影。为何要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那么的难?

或许,豁出去拼死一博,就算死亡也是轰轰烈烈的精彩。突然有这么一瞬,她有一种宁愿轻生也不愿苟活的冲动。即使回去也是被大胡子打得死去活来,还不如……

她望着眼面微波凛凛的湖面,看着全神贯注清洗衣衫的二傻凄凉一笑,转身竭尽全力向隐密的湖畔飞奔而去。待二傻发现异样回头张望,她已奔出十米之外: “Loreta,你答应我不跑的,你这个骗子。”

呼呼而啸的风声,丛来没有这一刻,她可以跑得如此飞速,可为何身后的脚步声循循跟进,只近直尺的紧迫,有好几次似乎都可以感觉到魔爪扣住了她的衣衫。

“砰。”她一头轧进了湖里,拼命地滑动着双臂向未知的方向前行。“Loreta。”身后尖叫声连绵不断。但她充耳未闻全神贯注用命在拼,未知的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