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百孔千疮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1461 2016-09-20 00:34:59

  “为什么要拿外套?”子染的目光定格在那件不成衣形的外套,想到她挣开手跑进屋的情景,不由地忍俊不禁,当时他以为她不相信,要放弃跟他离开的想法,现在想来是过于天真。

“这是你送给我的,既然我决定离来,当然也不能留它在那里受罪。”她将外套抱在怀中如同珍宝般的呵护,她的直言坦率让他倍感窝心,察觉到她疲倦的面容,

子染起身温柔地替她调拭好温水:“先冲个凉把这套衣服换上,你等下进去后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我。”Loreta面露尴尬僵在原地,意识到有些不对之处,一向连沉稳冷静居以自傲的子染也不由得连忙的解释:“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你身上的衣服太烂太旧太脏,不能再穿了,明天我会给你买几套新衣服,今晚就先将就一下穿我的睡衣。”

真是越描越黑,看到Loreta微皱的眉心,子染慌忙不迭地解释:“我没有要嫌弃你的意思,只是冲过凉之后你就开始新生活了,再也不是那个伸手向天的乞儿,这套衣服我帮你丢掉,就当作舍弃过去,重新开始的标志不好吗?”

她微微感动地吸着鼻子,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令子染顿然手足无措,“好了,水快冷了赶紧进去吧,你脱下衣服放在门口就好等下我去拿。”话毕他就消失在玄关之处,进了自己的卧室。待听到水声他才出来,果然一堆破烂的衣服整齐的放在浴室外,他微微一笑,上扬的笑弧不知觉中渗加了些许温柔的甜蜜。

他下楼扔了衣服转身去了药店,想得到她面颊的淤青红肿,手腕处的勒痕,手臂上悚目惊心的伤痕,他不敢想像她浑身上下到底有多少道伤痕,而这些药是不是真能治愈得了她的疼痛。比起子恒给他现在的冷嘲热讽,儿时的拳打脚踢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他推门而入正碰到她推开浴室门,空气里刹时迷漫着醉人的沐浴香,水蒸气散发的浓浓雾色,令她如同笼罩在仙境中的公主,带着腼腆的笑容,一步一步走进他的世界,

这一幕,让年仅十八岁的子染突然间口干舌躁,他丛来都不知道那个勾起他怜悯之心的小女孩在经过沐浴的洗礼后居然如此芬芳美丽,她仅仅才十三四岁啊!

他深深地呼吸试图让自己找回理智,他温和微笑将毛巾递给她:“用这个把头发擦干,然后我把帮你上药。”

“上药。”她下意识打量睡衣下的自己,“还是我自己来吧。”

“背后的伤口你能看到吗?即使看得到你也够不着啊!我帮你吧。你放心我不是坏人,相信我。”他的眼神是一如既往地透着坚定,令她想不信都难。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的关心过她,从记事来她的人生字典里只有命令与服从,没有反抗与斗争,面对凶恶的大胡子她尽管心怀愤怒,也曾试途逃跑,可又如何?

可他的要求不同,尽管坚定,却字字句句,扣动她的心扉。

她点头默认慢慢地抬高睡衣的后背,却又小心地护着前胸,看到她生活在那个环境却还如此洁身自好,子染的心再起波澜。当他的目光停落在后背上那遍体凛伤的伤痕时,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他那黄金般的泪一滴一滴和着药水一并落在那些悚目惊人的伤疤上。

皮肤上传来药物腐蚀灼伤的疼痛让她紧皱住眉头,双手握拳地却又毫无怨言的挣扎着,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才发现因为疼痛握拳,已让指甲在掌心刮出了血丝,他心痛地俯身下手用柔软的双唇吻上她碎裂的掌心,无比心痛地抬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记得以后痛一定要告诉我。”

她含着眼光微笑着点头,其他地方你自己擦吧,因为很多地方都破了皮涂上药会比较疼,你要忍耐,他触及到她尖长的指甲:“你等我一下。”

他取来指甲钳,温柔地替她修理着指甲,那么的专注,细腻。

他的温柔化作甜蜜的养分滋味着她坚如冰窟的心,也许是沐浴的催眠效果,也许是醉人的纷香,也许是他的呵护倍感窝心,有生第一次,她蜕下了刺猬的刺,卸下了所有的防卫,完然地放松自己放入只有甜蜜没有痛苦的梦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