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胃的牵引

在巴黎与北京之间 LoretaYu 1479 2016-09-20 00:34:59

  推开门子染喜出望外地看到餐桌上摆着丰盛西餐与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你居然会下厨?”她腼腆地笑笑:“很简单的制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味口。”

“可是冰箱里除了火腿,面包,泡面,青菜,冰冻肉就空空如也啊!你从哪里变出这么多丰盛的花样?”

“这些原料就已足够,在我的人生字典里能吃饱就已经很满足了,所以你不要期望这些佳肴有多美味,可能你会吃不习惯或是嫌弃。”她垂下头。担忧上了眉头。

“我不会的。”他温和地抬高她的下巴:“如果你尝过我做的火腿泡面,你就会知道世上比难吃更难吃的词语是什么呢?”

“哈哈哈。”他的幽默成功地逗笑了她,“那么洗手吃饭吧。”待她转身步入厨房之际,他轻轻地环抱住她纤细的腰,而她居然也没有反抗,只是近距离的接触让她怦然心动,红扉双颊。正当手足无措之际,他略带磁音低沉地声音:“我帮你把围裙拿下,看看房间整理得那么清洁漂亮,都知道你辛苦了一整天了。”

“闲着无聊所以……”她低声细语:“你可以看电视,上网这样时间会比较容易打发。上学的事情我已经请朋友帮忙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着落了吧。”

“真的。”她欣喜万分清澈的眼睛更显明亮,他含笑着点头迫不及待地大夺快颐:“嗯,好吃。”

“真的吗?”看他不顾形象上演饿狼扑食的画面对任何一位用心烹饪的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优雅的肯定与温馨的回报呢。“谢谢。”

“谢我?”这一惊非同小可,几欲让子染形象倒地,半晌才克制住惊吓得要喷饭的冲动:“应该是我谢你吧,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晚餐了。”

“你喜欢,那我天天做。”Loreta喜上眉头。子染笑而不答:“这个是牛肉吗?我冰箱里好象没有买这个?你今天出门了吗?”他担忧道。

“没有啊!这个是用你冰箱里的冰冻肉做的。”

“怎么可能?”子染放下勺子跑去冰箱看:“那一小块冰冻肉果真化作浮云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我怎么吃得口感是牛肉的?看来真是赚了。”

“什么?”看他欣喜如狂地模样,Loreta不明所以:“你不知道西部的黄牛肉有多贵,是猪肉的好多倍啊!如果以后开个餐厅,你都能把猪肉做成像牛肉的味道,那我们不是赚了是什么?”

“哈哈哈。”她开怀大笑,带动着额前顽皮的刘海微微抖动着,第一次见到她发自内心如此纯情的笑容,那一瞬,如同万紫千红的昙花一现,都比不过她的一颦一笑,这一笑深深地印刻在子染心中,难以忘怀。

“我脸上有什么吗?”他眼神中异样的情感如同泉水细细流动,令他答非所问的感慨:“你的笑很美,以后要记得多笑。”

眉目中的无声传递中,情丝在细细地游动,只是两个幼小的心浑然未觉。

“你的伤口真的每天都有在按时涂药吗?”子染轻触眉头忧心仲仲地看着背上那一道道褪色的伤疤,修长的食指轻触间的冰冷令Loreta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还痛吗?”

Loreta摇头示图想解释什么,但又欲诉无语。“背后涂不到的地方可以找我帮忙啊!这些伤口再不及时处理,会留下伤疤的?”子染长声叹气轻轻地用棉签替她缚药:“要我怎么说你呢?别的女生都会把皮肤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唯有你。”

这是第一次他将她与别的女生相提并论,这无心的言语,却深深地刺痛着她脆弱的心灵,在她人生十三四岁的生命里,荒缪而又可笑居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生日是在哪天?她丛来都未奢望过有一天,自己可以过着不用在挨打受骂中醒来,不用带爬带滚地巡街乞讨,也丛来都未憧景过有一天,自己也可以从美梦中自然醒来,恬静地坐在梳妆台前整理妆容。

她的沉默让他意识到错误,一连串的道歉油然而生:“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对自己好一些,不要让自己再受到伤害了。”

“谢谢!”感激中却又透露些许的生份,让子染的心有如冰火两重天,冷暖难知。他垂下墨黑的眼帘,细心地擦拭着惨不忍睹的遍体凛伤。似乎每擦拭一次,心痛就加深一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