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比我想象中爱你

莫名其妙的相遇

比我想象中爱你 金昭 3601 2016-09-20 00:22:39

  这时候初夏还津津有味的和咖啡店老板的梦滢姐聊的正兴,殊不知现在天色渐晚,想想都知道她现在还有一个半小时才能赶到那里,期间不能耽搁,可是……啊!初夏一阵大呼,坏了坏了,碰掉了一旁的正浓浓飘香的咖啡杯。

  “你赶快去吧,这里我来收拾,都怪我,和你还真是投缘,下班了还揪着你不走,”梦滢刚刚意识到,歉疚得跟她说。

  “怎么能这么说呢?是我忘了时间而已,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情,没事的,”初夏一把握住她的手,“能认识梦滢姐,就算是丢掉下个工作能怎样?机会有的是啊,不是吗?”

  梦滢姐被她这么一说,惊讶之余又有几分欣喜抿嘴微笑“赶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毕竟生活不易。

  停靠在咖啡店门外一辆兰博基尼里,成郁鹏默默注视着从咖啡店急急忙忙跑出来的初夏,他知道她现在再急什么,低头看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直至那抹清丽的背影几近消失时,“跟上!”似不带任何人违背的命令。

  刘管家虽早已习惯楚少爷的一贯作风,可是毕竟自己在楚家呆过的几十年时间,虽不外高权重,但是一向是被人尊重的,就连成郁鹏和他说话也是一向柔和的,这次很不一般,少爷的心越来越难费解。

  “你怎么做事的啊!!!从第一天工作就开始迟到,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以走了!”经理嗔着一副恶狠狠怕是要吃人的样子,喷的初夏满脸的口水,为了工作忍了,可是当听到他这句话,初夏立即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想说什么但是话一到嘴边就咽下去了,有的时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初夏知道自己也无心在这里,正好趁此机会离开这里,自己再找份稳当点的工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从酒吧里面出来,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初夏在门外踱着脚步,眉头紧皱着。现在好了,难道要淋着回去吗?

  没过多久,博雅给她带来了雨伞,情绪有些失控的落了泪,情人时走时来,到最后在身边的也只有友情。

  每个人伤心了就会哭泣,困了就想睡,以此大不过天地,而现在呢?呵,不想了。道别后,初夏匆匆打开雨伞,消失在博雅视线。

  大雨如落线泼墨,任其飞溅,乱如措线,湿湿冷冷的感觉时时刻刻在刺激着初夏。眼前刺眼的光线刺得她的眼睛很不舒服,她不明白单单是在旁若无人的路上,有路不走为什么非要挡在她的面前。

  初夏还在恍若之余,竟是呆呆直直的站在那里没有走开,算了不管那么多了,自己走开不就是了,为什么固执的跟他过不去。当初夏快走过时候,手上的暖暖的感觉席卷全身,莫名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个男人。他,不会是坏人吧,可是看样子应该是有钱的阔少吧。挣脱不开,初夏急了扬起头来“喂!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啊!快放开!”在这样光线暗淡的夜,看不清他的脸,只是他的衣服应该尽湿了吧,一分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啊!”初夏被其反抱。出其不意的举动让初夏慌了神,不停的喊打着他,无济于事,最终上了兰博基尼。任其初夏怎样拍打他,甚至是在他的手腕上留下清晰的牙印,成郁鹏更是无动于衷,等到初夏心平静下来的时候理清了自己思绪,镇定得看着眼前这个人振振有词的说“为什么这么做?”听起来意味像是好朋友对话般的语态,连初夏自己都被自己的吓了一跳,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我不想看到你狼狈的样子!”薄唇亲启淡淡的说着。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初夏迟疑着。

  换来的是沉默还是沉默,初夏呆呆的看着他,不知是被他那俊俏的面貌蛊惑缘故,竟忘记自己身处何地。

  失去的,亲爱的,遗憾没法预见未来景色,等每大一岁,旧布景都倒退,是否记起,曾经伴侣。蹉跎战胜了懦弱,流光荏苒磨灭旧色,好记忆,坏记忆,浮游,沉溺。

  车里的空气像是凝结般,令初夏透不过气来,低头看着因为挣扎被禁锢的双手被温暖包围,很久没有过的感觉,这触碰缓缓有种恍若隔世般的亲切,说不出的感觉。她知道这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给予过,并承诺过。晃晃自己的头颅让自己清醒,只是才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车就停下来,初夏不知道从现在起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不会是什么好事情,抵触,当车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初夏有预谋般逃脱楚郁鹏的禁锢,只是没跑几步,自己被身后的一道力击中,疼痛席卷全身,一种不祥预感接踵而至,该怎么办,眼前模糊的身影,越渐模糊的声音,一切,隔绝。

  雨中,楚郁鹏小心翼翼的抱着她,一旁的管家赶紧为其撑伞,其余门口守卫之人则恭恭敬敬迎接。

  “郁鹏!”楚世熊(楚郁鹏的祖父)正兴致的在客厅品茶,不巧,头一次碰见郁鹏竟会抱着女人进来,以前好说歹说介绍了多少上流社会的名媛,现在看着这一身落魄的人儿,勃然变色。

  楚郁鹏看了看身上昏迷的人儿,“不需要解释,请您不要管了,明天您老去意大利望玩的尽兴”说完径直的上了楼,将初夏轻柔的抱入舒适的大床并嘱咐下人为其湿漉漉的她洗浴等等。

  楚世雄尽管对他的态度司空见惯,但是难免有些不悦,饮尽眼前茶水,罢了罢了,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去掌握,自己也不是把公司酒店所有事情全部转交与他?享享清福是关键啊,嘴角边露出难解的丝丝笑意。

  凌晨,楚郁鹏刚刚从浴室出来,微湿的发丝滴落的水滴滴滴沉入其胸口裸露的魅色,抿着嘴边这杯红酒走在黑暗的卧室,幽深的眸子像往常般望着落地窗外的霓虹之景。最后还是悠悠的踏出这卧室,来到初夏的门外,久久不进。

  她,应该还没有醒吧,那会看到她因疼痛而揪紧面庞,自己的身心都不由的疼了一下。推门,来到床边温柔的抚摸着床上依然昏睡的人儿的颊,脸上的疼惜之色展现无遗。应该很痛吧,自己那时候只是想让她安静下来不要逃脱,或许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吧,心里竟有些后悔那样做。初夏,我的初夏……

  翌日清晨,阳光穿越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洒满世界。它伸出漫暖的大手,摩挲的床上的人儿浑身舒坦,“阿嚏!”一个喷嚏打乱了这一室的寂静,初夏慢悠悠耳朵睁开双眸,白色,白色?自己在猛地一起身,不经意间发现旁边还有人的存在,抬起手在床边熟睡的男人面前摇了摇,仔细一看是昨晚那个野蛮把她抱上车的人,快逃!咦,身上的睡衣是谁换的啊!呼呼,管不了那么多了,还好旁边有一件完好的衣服,身手敏捷的穿戴齐全,要打开屋内门。

  “啊!你!”初夏吓呆了。成郁鹏在初夏穿衣服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突发的好兴致来欣赏更衣秀,虽然他见识到不少裸露的限制性画面,毫无上心,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成郁鹏饶有兴致的打量眼前手忙脚乱的初夏。当看到初夏欲开门走掉的时候,三步并成两步将初夏围困在他和门之间,暧昧的气息流转,他与她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倔强的回应着似在反抗,“该放我走了吧”初夏冷嗤,眼神犀利的瞪着成郁鹏,不过,他似乎是心情出奇的好,天上要下红雨了,向来放荡不羁,对任何事宜都不屑一顾的他笑了“你可以走了”

  莫名其妙的早晨,莫名其妙的人,不过一切仿佛归于平静,一个星期后百般周折之下,初夏终于应聘到一个符合她大学专业的职业—旅游管理,在T市数一数二的五星级大酒店工作,当然如若要混出个模样也先要在基层做起,在初夏看来已经是很安慰的事,知足常乐。母亲也痊愈了出院了,真是令人高兴的事。不过离家就很远了,回家的话一连好几个小时吃不消的,在找了距离酒店不久的便宜房间里落了户,麻雀虽小,可是五脏俱全,初夏和将所有爱惜的物品搬进来细心的安置,收拾,额角浸出了汗,看着眼前终于忙活完的一切,满意的笑了,看看窗外的阳光明媚,会心一笑,原来生活是这般美好。初夏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浴室冲了个澡,荡荡悠悠的走到床边,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倦了,笑着睡了。

  骑着单车,微风拂面,骄阳散漫,延边的花儿朵朵,争相怒放花香扑鼻,初夏来到酒店的换衣室,负责人张女士拿了件基层人员的服装递给她,交代她分内的事情以及注意的事项,字字牢记。“哟,新来的啊,张姐”某人G一脸鄙夷的瞅了一眼初夏,“可是我没听说最近人手不够啊,也没听说在招新人啊,这不是抢我们的饭碗吗”。张姐有刚才的笑容满面变得严肃起来“有些话说说就行了,新来的人什么都不太懂有些事不要太过分”周围的人听到此话战战兢兢,某人不甘心的撇了撇嘴,“我就是这么说说,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是吧?”讨好的语气说道,并且碰了碰一旁人的胳膊示意,旁边的一席人也跟着点头回应。虽然初夏心里听得还是有丝丝的不舒服,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后来她知道原来带头说话的人是张姐的表妹,人长得还算禁看,说话吗就有点口无遮拦但毕竟是亲戚,难免关照些,张姐对于她的蛮横只要不出格,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过好在在这里的日子还算平静一切顺利。

  忙碌之余,初夏刚刚意识到有久都没有去梦滢姐那里叙叙旧了,不巧,下班的时候遇到了以前的同学紫衫,还是一样的花枝招展,风采艳丽,大学时她们是上下铺的室友,不过君子之交罢了。她家世好,去了国外留学算算日子,想必也是刚回不久的。看见她的时候出奇的惊讶,世界真是小的可以,紫衫亲昵的抱了抱她,“怎么?好久不见,不认识我了”看着处的正发呆的她调侃着。一番客套话之后,留了号码,本以为只是打打官腔,第二日,快下班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有空吗,出来叙叙旧吧”紫衫久违的声音,不好意思拒绝“下班的时候吧”话音刚落,“好!”爽朗的声音还未让初夏反应过来,耳畔传来嘟嘟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